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他们走了,店老板原本想免费让他们住在那里,可是他们没有留在那里。”

“那一定是因为他们的希望破灭了,觉得再到格拉利茨去没有多大意义了。可是她应该还是去那里了吧?”

“没错。”

“她走的哪一条路?”

“是朝着茨瓦达方向走的,具体的情况我也就不太清楚了。他们这样的可怜人,让人看了非常心痛。他们想一路要饭要到不来梅,可是不知道他们能否顺利到达那里。那位老人的情况不太乐观,我当时就觉得他会死在我的雪橇里呢。我也听到了她说什么船票,可是他们走的这么慢,说不定也赶不上日期了。”

这位牲口贩子的话让我们的心又揪了起来。我一声不响地从口袋里掏出那个信封并把它打开,我觉得我有必要确认一下日期。正如那位贩子所说的那样,这张船票是由一年前还在的不来梅航运公司驻纽约代表处出具的,船次是二月份的头几天,可能是因为那位妇女不懂英语,因此并不知道这一点。

和那位贩子告别之后,我们顺着一条小河开始往前走。一路上我们走的非常艰难,因为有的地方雪没过膝盖那么深。我们一路打听,了解到他们一行人曾请求别人可以留宿一晚,可是遭到了拒绝。这个地方的人生活本来就很困苦,现在又是冬天,他们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们看到前面有一个小小的、孤零零的、半斜半弯的锯木坊,冰已经封住了水轮,窗户上有好多裂缝,都在用纸糊着。在我们走到房子旁边的时候,一条瘦骨嶙峋的狗突然从雪堆后面跑了出来,用沙哑的声音一个劲地对着我们狂吠。这时,门打开了,露出一张憔悴年迈的妇人的脸。

我急忙说道:“您好,老夫人!请问这是您的房子吗?”

“不是的,这是一个作废很久的作坊,我是最近搬进来的,这个地方可不用掏房租。我是勃兰镇和格拉利茨之间的信差。”

“那就太好了,我们现在正在找是三个人。一个妇女带着一个老人和一个孩子,他们昨天在勃兰镇,想到格拉利茨去。”

“上帝啊,原来你们在找他们!你们来得太晚了,那位老人已经不能说话了,他实在是太虚弱了。你们找他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给是给她送她落下的东西的。”

“那赶紧进来吧,你们在我这里只能收获悲哀。”

接着我们走进了一个狭小空荡的客厅,墙壁破得不行了。穿过一扇破旧的关闭着的门,我们来到了一间像畜厩的房间。

那里面可没有点火炉,只有一些木块在一个用石头堆起来的灶上燃烧着,所发出来的微弱的火光勉强照亮了房间。房间里边还是非常冷。灶旁的地上放着一些炊具和碗碟,一个破旧的桌子摆在窗户边,两张头盔式的椅子,一张床摆在桌子的对面,马上把我们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只见床上摆了一层树叶,上面盖着一条破旧的床单,枕头是用破棉絮捆起来的,被子就像是一个被磨破了皮的大衣。老人躺在那个床上,小男孩坐在他的脚边。那位妇女正在用手臂托着他的头,没有抬头看我们。

这时候,小男孩认出了我们,于是朝我们点了点头。老人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因为屋里边非常昏暗,我们不能看出来他是否睁着眼睛,看样子像已经死了。我们没有弄出动静,只是默默地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面。

老妇人双眼盯着我们,悄声地对我们说:“你们也看到了,我这里实在是太穷了,在我的女儿死去之后,我的坏女婿就把我赶了出来,我只能住在这里了。我每月从乡政府领到四十克劳策救济金,有时候依靠送信来挣点吃饭钱,根本没有闲钱来添置一些东西。”

“他们是什么时候来到你这里的?”我轻声问道。

“在中午的时候。他们昨天一整夜都是在雪地里度过的,老人怎么可以承受住这个呢?他们请求我让他们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又怎么可以拒绝呢?”

“他们吃东西了没有?”我问道。

“吃什么?我们这里没有吃的东西,现在就剩下一块面包了,也吃得差不多了。听!”

我们看到老人的身体动了一下,断断续续地说道:“太冷了,我马上就要死了,把我放在升天的床铺上,盖上柔软的丝被。在我死了之后,你们也千万不要签字,否则他仍然会把你们绑在讨饭棒上!”

小男孩哭的非常伤心,那位妇女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房间里除了火苗的劈啪声,就再也听不到什么别的声音了。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老人又开始说话了:“请求上帝赐福,凡是相信结局……相信永恒的爱的人!寻求……在脱离苦海的时候……寻求拯救之星……可以得到主的恩泽!”

说完这句话,他突然大声叫了起来,手指着远方,然后好像要用全力站起来似的,用充满恐惧的急切声音叫道:“他来了,马上就要动手了,你们赶紧走。”

说完之后他又瘫了下来。哈噜咕噜地呼吸,而且一声比一声慢,就在我以为他已经停止呼吸的时候,他又说道:“亲爱的女儿,我就要走了,我只是身体离开了你,我的灵魂永远和你在一起,永远守护在你的身旁。我会在天上保佑你们的。主是你们的救星,是你们的保护伞!我一定会诚恳地为你们祷告的。谢谢你们,再见,你们这些善良的人……”

他最后的话没有说完,屋子里面一片沉默。那位妇女转过身,用一种非常沉重的语气对他的儿子说道:“斯蒂芬,爷爷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想哭就尽情地哭出来吧。”

这时这位妇女才注意到我们,她慢慢地站起来,神情恍惚地走到我们身边,低声对我们说:“你们怎么在这里?”

“您把船票忘在法尔克纳了,我们是特地来送给你的。”我回答道。

她把眼睛睁的好大,呆呆地说道:“非常感谢!放在那里吧!”

“二月初的时候那张船票就到期了。”我告诉她,因为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但我觉得还是有义务这样做,“你的父亲现在已经不在了,您可以到不来梅航运公司把他的船票钱退回来。如果是因为死亡的话,这张票的钱也会全额退给你的。”

她冷冰冰地回答道:“不知道我能否顺利地到达不来梅。”

“你一定要去。这是一位朋友让我给你的,快把它收起来吧。”没有人告诉我该说什么,可是我觉得这些话是一定要说的,接着从马甲口袋里掏出我自己的“钱柜”并把它交给了她。

那位妇女接过钱包,连看都没有看,好像我手里没有拿东西一样。

我又说道:“在置办丧事的时候一定要节省一点!您路上坐车用得着钱。”

“你放心,我一定会放好的。”她无意识地点点头。

“这里面的食物也是给你们带来的。晚安,瓦格纳女士。”

“晚安!”

我拉着小男孩一块走了出去,哑巴鱼和老妇人也走了出来。在外面,我问她:“我刚才对那位妇女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吗?”

“是的,你说的我都听到了。”

“您最好把这些话再对她复述一遍,因为刚才她好像并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您让她一定要把钱放好,不要让人拿走,这钱还要在她路上用。这里的乡政府可能会帮助处理丧事。请您一定要把这些事告诉她。请您伸出手来!”

她把手伸了出来,我把我们之前用来旅行的钱放在了他的手上,之后我们趁着夜色就走了。

就好像是命令驱使我这样做的似的,而且一点都不感到后悔。我的知心朋友却在我后面唠叨个不停:“在这个破旧的作坊里发生的一切,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的。你给了那女人多少钱?”

“我把身上带的都给他了。”

“你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那人了?上帝啊,你实在是太慷慨了!我可真是个小气鬼!如果我有钱的话也会把它们送给她的。那位老妇人拿了你多少钱?”

“咱们用来旅行的那部分钱。”

“那还剩下多少?”

“这个我还不太清楚。”

“真是服了你了,你把钱都花光了。你要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靠什么活下去?”

“那你还有多少钱?”

“我也不知道。”

“不用担心,咱们还是有钱在勃兰镇留宿的。”

“接下来呢?”

“然后我们再到法尔克纳去。”

“是要回到弗朗茨那里吗?这真是太糟糕了!他现在肯定还记着奶渣糕的事情,我们能不能避开他呢?”

我用力地握着他的手,用极其庄严的声音问道:“哑巴鱼,你应该还没有向别人借过钱的吧?”

“是的,从来没有借过!”

“我现在告诉你,咱们的旅行就到这里吧,因为我们没钱了。咱们又不会要饭,我得向弗朗茨借点钱,这样我们就可以回家了。你同意吗?”

“那到时候我们谁回来还钱呢,是你自己还是我们两个。”

“我一个人。”

“好吧,那我同意你的观点,可是你必须要自己开口去借,而且奶渣糕的事情让我很尴尬。”

“我会自己说的,走吧!”

“那就这样办吧。但如果弗朗茨为了借钱的事大发脾气,把我们从窗户里边甩出去的话,那我就不会再关注这里了,我宁可去寻找爱尔多拉多,那里的钱多的很。”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