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老板和劳斯同时走到我身边,问道:“这么说你们两个说过话了?”

“没错,我刚从圣约瑟夫来。”

“这可真是一个意外的情况!大家说他是个德国人,对吧?我们德国人真的是非常优秀。你知道他是德国哪个地方的人吗?”

“这一点我还真不是非常清楚,也没有问他。”

“当然!一般人不会问这种问题的。那他是要去哪呢?”

“这个应该没有人知道吧。”

“真是一个不幸的消息!”服务员叫道,“只要能让我跟他说上话,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不用为此而太过介怀,他好像出去只是做了一次旅行,还是会回去的。”

“是这样吗?那什么时候会回来?”服务员急切地问道。

“这个好说不准,好像他要在圣约瑟夫等温内图。”

“温内图也来了吗?这实在是太好了,我将会同时看到他们两个!麻烦你告诉我,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多高,多宽,眼睛是什么样的,声音和……”

“请停一下!”我笑着打断了他的话,“你一下子提这么多的问题我怎么能记得住呢?”

“不好意思,确实是我太心急了点。”他站起身,对着我鞠了一下躬继续说道:“原谅我的莽撞,尊长,我现在一个一个地问,他多高?胖瘦呢?”

“和我一样。”

“嗯!我一直觉得他要更高大一点!走路怎么样?”

“如果是走路的话,他会用两条腿;如果骑马,用四条腿。”

“噢,我可不希望别人开他的玩笑,他的胡子是怎样的?”

“小胡子。”

“他的衣服也和你一样吗?”

“麂皮的西装。”

“他的身上是不是也挂着人的头发?”

“没有,挂的是红色的皮革边穗。”

“应该是这样的,大家都知道,他并不喜欢像红种人那样以野蛮的胜利标志来装饰自己。在你们两个人的交谈过程中,都说了些什么啊?”

“我们也没有说什么。”

“你没有听他讲述他的西部经历吗?”

“没有,我们只是一起吃饭,一起去理发,在他的房间里和他一起写东西,和他一起出去,而且还用过他所有的洗漱用品。”

“你这是什么意思,尊长?没想到你们之间的关系这么好,这实在是太让人嫉妒了。希望你能够多给我们讲讲他的事情,或许他还会和您在一起?”

“没错。在他回到圣约瑟夫以后,我才有可能见到他。”

“你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吗?”

“没错。”

“我希望你能够把我介绍给老铁手,你会这样做吗,尊长?”

“他一般是不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的。而且我听说,他现在正准备与温内图两人出去旅行。”

“我相信他听了我的话之后,就会改变这种想法的。恳求你能够把我介绍给他,这样我就可以跟他说上话了!”

“刚才你说想让他带你去西部,可是你也应该想到,他是不会带陌生人的。”

“不是这样的,尊长!我非常明白,成百个战功赫赫的西部牛仔把可以陪他和温内图当成最高荣誉,可是我和那些西部牛仔相比一点都不逊色。如果他知道我怎么想,就不会把我远远地推开了。”

“那你想让他帮你什么呢?”

“尊长,请允许我先向你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海尔曼•劳斯,是一名德国籍理发师。我本来是因为自己能够在医学领域做出一番成就,可是因为我的父母非常穷困,因此我就选择了这么个职业。在我还是学徒的时候,我还在一直朝着我最初的目标而努力。住在老板这里的两个读书人帮助我学拉丁语,现在我已经掌握了一些医生所需要的一些基本的知识。我用有限的储蓄买了参考书,然后把自己所有的课余时间都放在了学习上,想要最大限度地吸收课本上的知识。”

他又说道:“因为没有足够的钱,我并不奢望能够进入大学里面学习。我想进专科学校,于是我就来到了美国。在汉堡,为了不用掏船票的钱,我在一艘去纽约的船上找了一份工作。之后我在美国找到了一个理发的工作。与此同时,我还可以去上哥伦比亚大学。尊长,半年前我已经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

在他介绍完之后,我握着他的手说道:“劳斯先生,你真是一个非常有毅力的人。我得承认,我现在对你充满了敬意。但是你是怎么想到来这里当服务员呢?”

“也许你无法理解这个事情,可是对于美国人来说就是一件非常普通的一件事了。虽然我是学医的,但是对于开药方我可是一点都不懂。我经常这样想:对于一个有病的身体来说,如果给它服用一种大家都并不陌生甚至有毒的东西,就会重新恢复健康。那么通过自然的调节,人们就会疏通那些因为疾病而造成的障碍。可是我的这些想法没有得到证实,无法证实这种想法能否对所有的病和治疗方法都行之有效。但是我决定我要继续研究这个事情。我认为,那些山里的人都是依靠自然而生存的,这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因此我才想要去西部,在任何一个印第安部落都可以进入我的研究。虽然我的资金并不够,可是我已经走在了这条道路上,而且在这里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工作,就是为了等待一个去西部的机会。今天我看到老铁手可能在圣约瑟夫,因此我才希望见到他,让他带我去西部。如果不行,就请他或者温内图给我介绍一个部落,让我可以到他们那里去,你觉得怎么样,尊长?”

“听了你的这番话,我倒真是对你刮目相看了。不过您想请老铁手带您一起去,我觉得恐怕不行,因为我知道他和温内图好像是往东部去的,而不去西部。”

“他们是要去东部吗?太让我失望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你还是可以找他!也许他可以给你想想办法。如果温内图听了你的计划之后,也许您从他们那里得到友好头领的图腾的介绍并不是不可能的。而且如果你能得到阿帕奇人的图腾,那样你不仅会受到非常友好的接待,而且他们可以给你提供非常重要的帮助。我的想法是这样的,至于老铁手怎么想,那是另一回事。”

“你不是和他认识吗。尊长,你可以给我写一封介绍信,让我带到圣约瑟夫给他。”

“当然可以?我非常乐意这么做的,可是我不确定是否有一定的效果。”

劳斯站了起来,说道:“实在是太感谢你了,尊长!结果是不用等待的。我的内心一直在告诉我,不管怎样我肯定会得到一个图腾的。您认为,这样一个阿帕奇部落的图腾对我来说是最有用处的?”

“没错,如果要是你去北边的那些印第安人部落里,你可以从那儿扩大旅行的范围。可是有一个问题我想请教你,你怎么能够在荒野中住下来呢?”

“噢,你可以看一下我的身体状况,富有毅力并且学会了骑马。而且无论到任何时候,我都牢记我自己曾经的梦想,在圣洛依斯,我还学习了武器的使用办法。因此虽然我不是职业的游牧民,但十发子弹我可以射中六七发。”

“非常不错,但是如果你看过一些西部故事的话,你应该就会知道,这对那些陆地上的动物来说,可以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这时候旅馆来了一位新的客人,我们的话被打断了。这人穿着黑衣服,胡子剃得很干净,看上去非常像个牧师。身边带着一个小手提箱,看上去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可是我感觉他的眼神总是有一点飘忽不定。

“啊,牧师!”老板向那个新客人伸出了手表示欢迎。

“是,牧师,”那个新来的客人带着浓重的鼻音说道,“在这个充满罪孽的世界上,牧师就显得尤为重要。每个人都想从上帝那里得到宽恕,可是人们走向了错误的道路。如果他们不想遭受第二次大洪水把所有有生命的物体都毁灭的话,就必须依从上帝的指示,改正自己的错误。在美国的西部地区,那里有各种各样的人,可以干出各种各样的事来,罪恶正在腐蚀着那里的人的心灵。”

“确实如此!”老板附和道,“你还记得吗?上次来的时候你说过,住在对面的商人卖掉他的房屋,想要迁居到孟菲斯。”

“这个我记不清楚了。”

“房子卖了之后,也就是在他启程的两天之后,他的钱被偷走了。”

这时牧师把手合在一起,善良地抬起头来,叫道:“这造了多大的孽啊!”

“这样的事情在皮茨堡也发生过,我还记得就是在一两天之前,普兰特尔律师要付给一位主顾2000美元,可是因为那人临时外出而没有及时把钱给他,之后钱就被盗了,你应该不认识这位律师。你那个时候应该是直接从皮茨堡到韦斯顿来的?”

“我走的路都是在神的指引下,以至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尘世上的路。这一次我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我能否住我上次住过的简朴的房间?”

“没问题,你可以住那个房间。”

“好吧,我看一下,看我今天住您的店是否有人施福。”

说着,他把一叠书从箱子里面拿了出来,走到我面前,摊在桌子上,问道:“你懂德语吗,尊敬的先生?”

我点头默认。

“这么说我们就是老乡了,魔鬼像一头咆哮的狮子到处乱窜,在到处寻找目标,我们现在还有机会避开它。所以你一定要珍惜这个机会,伸出手来抓住救命的岸桩吧,而这个桩就在这本书里面!”

之后他做了一个为我祈福的动作,转过身去,他又在桌子上面坐了下来,看我是否想看并且是否想买他的书。

美国人对宗教信仰是非常虔诚的,因此在美国有很多人买这些教人行善的书籍。而又很多商人都在从事这种职业,而这个牧师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虽然我的信仰高于尘世,可是我很讨厌这种推销方式。如果有人对我这么推销的话,那么我就会非常排斥,因为我的脑海里总浮现出那个披着羊皮的狼的寓言。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驱使我拒绝这些书,但因为店老板和那个服务员就在旁边,我只得拿起那本书,我不想让人怀疑我藐视宗教,于是勉强拿起这些书翻了一下。

这些布道词和宗教文章是用英语和德语写成的,还有祈祷书和歌集。我看到上面的标题就非常让人讨厌,如:《上帝拯救人世》、《五条心灵之弦的诗韵》、《布道坛前雷击该诅咒的人蛇》、《让宗教的望远镜帮你看清前行的路》。可能是我的要求太高了,可是看到这样的标题我确实非常生气。

在表达一些神圣东西的时候,就要用一些非常优美的词汇,可是这本书的语言确实非常低俗的。只有一个标题我感觉还可以:《六首圣诞节、复活节、降灵节的感人诗篇》。25美分,真是够贵的。

我拿起它,并没有打开,我连同钱和其他的几本放了回去。这时牧师走过来说道:“朋友,你买的也太少了吧,很多善良的基督徒都应该提供这种资助,你看起来迷恋尘世胜于天国,所以你应该知道,有一天你将会付出代价,您的吝啬将在天国里得不到奖赏。”

我真的不想再听到这个人说话了,可我实在是忍受不住了,便回敬他道:“这恐怕不需要你操心了!把这些宗教的建议留给您自己吧!”

他原本也想回敬点什么,可是他看到我的神情之后就觉得还是保持沉默的好,于是他高傲地走开了,然后他又拿了一本我买过的那个诗集递给了店老板,说:“这是我免费赠送给你的,希望这些诗句能够医治你的心灵。我善意地提醒您,因为其中一篇是我在韦斯顿搜集到的。”

“这本书上吗,是从谁那里搜集到的?”老板问道,并翻开这本小书。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