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在一栋漂亮的房子旁边,有一位妇女正在忙着修剪玫瑰花。可能是为了躲避阳光,她脸上罩着一块薄纱,所以我并没有看清楚她长什么样。

在我问她是不是希勒太太的时候,她问我是谁,想干什么。我对她说我的名字是麦,并向她解释,我只是有点小问题想要请教一下她,并不会浪费她多长时间。

“你先进屋里面吧,我马上就来。”说完,就又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过道的两边都是有门的,左门关着,我推开右门进去,我走进了一间很有个性的屋子。屋里挂着猎枪和印第安动物做成的装饰。我根本没有时间好好观察,因为刚才我在花园看到的妇女很快就跟了进来。坐下来之后,她说道:“我就是希勒太太,你想问什么问题,麦先生?”

这时候她把面纱取了下来。看着他的脸,我真的是惊呆了,说不出话来。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还是因为两个人长的太像了,我搞错了……不,我没有搞错!我终于知道这位妇女为什么要保存我的这首诗了,因为这首诗也勾起她对过去忧郁日子的一段回忆。

“你有什么问题要问吗?”就在我考虑怎么回答的时候,她又问道。

“在我看到你的那一刻,我的问题就完全变了,你应该不会对我不耐烦吧。”

“你问吧!”她充满期望地要求我。

“我们是不是见过面,希勒太太?”我试探道。

她的脸色突然变了,声音有点发抖,说:“看着你的脸色我确实感到非常熟悉,可能我们在这个国家里曾经打过照面。”

“不是在这个国家,而是在大洋彼岸,如果我的记忆没有问题的话,那时您叫瓦格纳太太。”

这时候她的脸已经变得非常惊恐了。她瘫倒在沙发上,两手叉在一起,眼神中充满着恐惧,叹着气说:“我的上帝!难道那段时间一直要追随着我们吗?命运就不肯放过我们吗,一直追随我们到荒凉的西部?我们还要受这种罪吗?过去的幽灵这么长时间了还要从坟墓里钻出来威胁我们?”

就在她还想要说的时候,我打断了她,说道:“你不要有这么多的顾虑,我真的是抱着非常友好的态度来找你的,而且我想对你说,我和您只是有两次短暂相见,我完全不了解您的情况。”

“啊!”她喘了一口气,“希望你真的是这样!我的心里真的非常害怕!你是在什么时候见的我?”

“已经过去了那么长时间,你没有认出来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那时我还只是一个小男孩。本来我是没有理由来拜访你的,可是我一直都是很关心你的。当我从别人口中听到关于你的事情的时候,我才知道希勒太太就是我祝她一辈子平安的瓦格纳太太。”

她的脸色马上又恢复了正常,眼睛也有了光泽,站起来说道:“当你不知道我是谁时,你为什么要来拜访我?您绝不是那种把闯入人家作为娱乐的人。”

“嗯……应该说是出于文学的原因。我是个作家,游览了很多地方,也写出了很多游记。在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我写诗犯了一个小小的罪孽,之前我以为我已经得到了宽恕,现在我才知道这种罪孽是没有办法抹去的。在韦斯顿的时候,我就受到了惩罚。我见过一位牧师,竟要我为我的罪孽付出25美分。幸好标题上的我并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而是一个迷途知返的罪人。”

我把诗集的第一页翻开递给了她,她看了之后,惊讶地站了起来:“我的诗……我最爱得这首诗怎么被翻印了,这是谁干的?”

“一个善良的牧师,他是从你这里抄走的。”

“我知道有这一回事,我从他那里买了一些书,那些书的内容都是非常华而不实的,我想必须让他注意,这种过分地夸张是非常不好的。可是他却说,这样的一种题材没有其他的表达方法。于是我就拿出这首诗给他。他对这首诗也是非常喜爱,所以当他提出要抄这首诗时,我并没有拒绝他,可是我没有想到他回去翻印这首诗,他不能做这样的事!早知道我就不允许他抄!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标题!这个牧师真的是丧失理智了。”

“他之前告诉我诗的作者是一个盗马贼,在临死前忏悔时写了这首诗。这样吧,随它去!因为这首诗的缘故,我才得以来拜访你。我想我们也必须接受……”

“啊,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她打断了我,“咱们不要再说这些了。重要的是……您不是说您是这首诗的作者?!”

“没错,是我。”我答道

她突然睁大了双眼,向我伸出了双臂,就好像要拥抱我一样,疑惑地问道:“这么说来,你就是我们在波西米亚曾经遇到的两个读书人中的一个?”

“是的。”我点点头。

“在我父亲死的时候你也在?”妇女追问道。

“没错。”

“你给予了我们非常大的帮助,当时我实在是太悲伤了,要不然我就………那是我生活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你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大的欢乐,你肯定不知道,我们是多么怀念你对我们的帮助。你那时给我们带来的幸福,我们根本是无以为报。”

说着她就想把边门打开,但是我阻止了她。“对不起,如果你还想让我在这里再停留一段时间的话,就不要再提我之前因为同情而做过的一些事情了……”

“这是什么意思?”她打断了我,霎地转过身来,“难道那并不是你想要做的事情吗?这不是真的!这根本就不是真实的你!我明白你在那个时候也并不是非常富裕。可是你还是都没有怎么考虑自己,而是把钱送给了更需要的人,自己从不后悔不断地去行善。就算生活再辛苦,你也时刻保持着一颗悲天悯人的心。我儿子现在没有在家,我们既然已经聊到了这个话题,我想对你说,我们现在确实已经有条件把钱还给你,但这样做是毫无意义的。”

她喘了口气,继续说道:“一个不富裕的读书人出于善心而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们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侮辱,它只能作为一种祭品保留着,相信上帝会给予回报的。可能他已经这么做了,因为把最后一枚硬币都交给邮差的一个读书人成了一个大男人后,那时候他所追求的就不仅仅是金银财宝了。正是因为有了那笔钱,我和儿子才可以顺利到达不来梅。我们从你这里得到了一个无价的礼物,这是地球上所有的财物集合起来都不能够偿还的。是你重新带给了我们希望,就像圣诞之夜的天空里飘来了您的诗句:

我宣布一个好消息,

你们都会从中得到好处。

你们的救世主耶稣基督,

今天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上!”

说到这里,她的双眼开始有了亮光,两腮绯红地站在我面前。她的目光看上去就像是在老作坊里看到的一样,要穿透墙壁望向远方,可是眼神所传达的那种意义却已经有了变化。之前她表情呆滞,目光冷漠,可是现在看起来却是充满活力,散发无限生机。那时她眼里看到的只是无尽的痛苦和可怜,可是现在看起来她已经从那种痛苦的境地中走了出来。她的眼神看上去非常明亮,这让她忘却了之前的苦痛。

之后她接着说道:“在那天夜里我们差点被冻死,那位贫穷的信差老妇人接纳了我们。在我的父亲离世的时候,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穿着那么破的衣服离开我们。当我站起来时,一股强烈的悲伤瞬时袭来,让我差点摔倒在地上,这时候,要把儿子抚养成人的信念促使我重新振作起来。面对着自己的至亲离去,我不知道他将会在哪里安息。我面前好像耸立着一块光秃秃的石头,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路将要怎么走,一块干面包皮,那就是我剩下的一切了!

“除了我那死去的父亲,我眼前什么都看不到。我看不见接纳我的那位老妇人,看不见我的儿子,当然也包括你。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你在我身边,只看到一望无际的沙漠,恍惚中好像听到了你的声音,我想要回答,可是自己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之后你就离开了。接着我坐在凳子上使劲地想找回自己。我的儿子当时靠在我的身边对我说,我的口袋里有你送给我的东西。我摸了一下口袋,听到了里面的响声!先生,钱是一个非常邪恶的东西,但是我要告诉你,当我看到这些钱币的时候也看到了一丝亮光。当时我们没有想到你是多么的伟大,可是我知道这些钱救了我的命。这钱对我来说就像是救星,我当时非常想哭。虽然对于未来我不可预知。可是我的手里拿着你的诗,跪在闪烁的炉火前含着眼泪念着您的劝告:

“主既会给予你痛苦,

也会赐予你重生的力量。

痛苦就给了你生活,

只要你能够坚持下来,那么你就能够重新收获希望!”

她停顿了一下又说道:“这是一个年仅十五岁的、贫穷的小男孩写的!这让我感到非常惭愧,我走出磨坊到森林里去走了一段。我在那里向上帝祈祷,祈求他能够赐予我力量。在我回到屋子里之后,我看到,那一切似乎都变了样子,痛苦不再存在,只有冷静和理智。老妇人对我说她也收到了你的钱,这样就不用担心第二天还会挨饿了。我儿子充满爱意地看着我,我看到我死去父亲的脸上也是一片平静祥和之气……

“当时我并不能够去追问你的下落。这与从美国来的信有关,出于某种原因我不能那么做。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瓦格纳这个名字是假的,我们必须要消失,而且是要悄无声息的。我们知道你现在已经长大成人,而且知道你的名字……”

“不对,你不知道。”我插了一句。

“诗歌上面署的有你的名字!”

“可是我在署名的时候少了一个音节,我叫安。”我笑着说道。

在看到我笑容的时候,她问道:“当一个诗人的作品发表的时候,应该不会署一个错误的名字。我反而觉得,他会因为看到自己的名字变成铅字而高兴!”

“看来你对德国的读书人还是有一点了解的,可是就算是这样,在韦斯顿的时候,我还是坚持我的名字叫麦。”

“我可以问下是为什么吗?”妇女追问道。

“不好意思,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你有自己的秘密,我也有我的秘密。不过,我在离开的时候会把我的秘密告诉你的。”

“那么你现在应该去见一下我的儿子,我叫他一下,不过我们可以直接去他房间给他一个惊喜,请跟我来吧!”

我们走到了一个非常简朴的小卧室里面,房间的装饰,可以让我们看出主人的身份正是一个西部牛仔。在一扇有窗户的斗室里面,有一排书柜靠在墙边,书柜对面放着一张写字的桌子,一个年轻人正坐在桌子旁边。在我们走进去的时候,他站了起来,用一种非常疑惑的眼神打量了我们一下。从他文雅秀气的样子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是个读书人。虽然他长出了一排小胡子,我还是能够看得出他就是当年的那个小男孩。

“你看一下这位先生!”他的母亲说,“猜猜看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这位年轻人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摇摇头,说道:“我肯定不是第一次见他,但是我猜不出来他是谁。可能是因为这位先生的肤色被晒黑的缘故,应该是一个猎人吧。”

“猎人?”她笑道:“谁说只有跑到丛林里面才会晒黑啊。麦先生还从来没有见过西部牛仔,因为他是……我还是给你一点提示吧,他是一位诗人。”

“诗人?麦……麦……麦……”

这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了一道喜悦的光芒,他把双手递给我,说道:“我实在是太兴奋了……麦!这可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我现在已经知道你是谁了,可是我却没有第一眼认出你是谁,我记得之前你非常瘦小,现在看上去差不多像个印第安人。我也迫切地希望能够成为像你一样的诗人,但现在请允许我朗诵您的诗句:

我宣布一个好消息,

你们都会从中得到好处。

你们的救世主耶稣基督,

今天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上!”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