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官场财经 > 一篇读罢头飞雪,重读马克思 > 第 4 章 “金箍棒”与“紧箍咒”:债务驱动的暴力
第1节 第一章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当然不是什么“市场经济学”,因为它是资本经济学,马克思研究和描述的核心问题当然不是商品市场、自由贸易这种老生常谈,而是资本市场、金融交易,是“债务驱动的发展模式”的兴起、危机与限度。

从马克思主义的视角看去,支持西方大国崛起的根本力量就是这些国家的军事能力—这就是这些大国手里的“金箍棒”,金箍棒的威力来自该国筹措军费的能力,它的基础则是战争国债制度。

战争国债制度是一个“紧箍咒”,而它则操纵在战争国债的筹集者(资产阶级)手里。战争国债制度—这个指挥金箍棒的紧箍咒,就是欧洲资产阶级在16 世纪缔造的“最伟大”的一个创制。

于是,一方面是殖民制度,是“负债的骑士”,是被债务逼红了眼的殖民者和冒险家;另一方面是他们的债主—小心谨慎的银行家和投资家、是战争国债制度,正是这两个引擎的奇妙结

合构成了欧洲资本主义起飞、西方大国崛起的根本动力。马克思说:

公共信用制度,即国债制度,在中世纪的热那亚和威尼斯就已产生,到工场手工业时期流行于整个欧洲。殖民制度以及它的海外贸易和商业战争是公共信用制度的温室。所以公共信用制度首先在荷兰确立起来。国债,即国家的让渡,不论是在专制国家,立宪国家,还是共和国家,总是给资本主义时代打下自己的烙印。在所谓国民财富中,真正为现代人民所共有的唯一部分,就是他们的国债(威廉•科贝特指出,英国的一切公共机构都被称为“皇家的”,但是债是

“国家”的)。因此,一个国家的人民负债越多就越富这一现代学说是完全合乎逻辑的。公共信用成了资本的信条。随着国债的产生,不可饶恕的罪恶,已不再是亵渎圣灵,而是破坏国债的信用了。马克思的这些话放在今天同样是真理。在今天这个世界上,哪个国家最富?美国。哪个国家的人民欠债最多?还是美国。今天,比亵渎圣灵更不可饶恕的罪恶是什么?就是破坏美国国债的信用。萨达姆本是美国的走狗,他为什么让美国给办了?因为他妄图使石油与欧元挂钩,妄图破坏美元的信用。

什么是国债?马克思说:“国债,即国家的让渡。”国家让渡了什么呢?让渡了它的税收权和发钞权。国家向谁让渡?向它的债权人。谁是国家的债权人?金融资产阶级。

第一,国家以税收为抵押,向“土豪”们融资,从而使他们成为国家的包税人。而国王把包税人请进议会,与贵族平起平坐,甚至使“土豪”坐在贵族头上,这就是议会民主。而由债权人代替国王管理国家,也就是由投资者担任行政官,这一决定性的改革促使了欧洲国家管理的理性化,代议制的实质无非就是让债权人管理国家。

第二,这样一来,国家的债权人成立了一家私人投资公司,它的名字就叫作银行,银行以公债(国家的债务)为准备金发行银行券。作为交换,国家承认私人银行发行的银行券为税收的工具,于是,这些银行券就成为国家法定的正式货币,国家也就是这样把发钞权让渡给了私人银行。

马克思说,作为国家的债权人,英格兰银行一方面通过放债向王室收取利息(利率是8%),另一方面又采用依托国债发行的银行券向社会放贷(利率也是8%),通过玩这种两头通吃的游戏大发横财,后来,马克思把这个“空手套白狼”的金融家阶级称为La Boheme (但这个词却被错误地翻译为“流氓无产者”):

国债债权人实际上并没有付出什么,因为他们贷出的金额变成了容易转让的公债券,这些公债券在他们手里所起的作用和同量现金完全一样。于是就有了这样产生的有闲的食利者阶级,充当政府和国民之间中介人的金融家就大发横财,因为每次国债的一大部分成为从天而降的资本落入他们的手中,—撇开这些不说,国债还使股份公司、各种有价证券的交易、证券投机,总之,使交易所投机和现代的银行统治兴盛起来。斯密在《国富论》中同样提到,国家通过发行国债券来融资,而国债券又成为银行发行银行券的准备金,这样一来,银行就可以通过不断加印银行券增资、扩资。而随着银行资本的增加,银行券和国债券同时贬值。所以,每一次公债的发行都极大地推动了银行券的发行,而这却给所有人都造成了巨大的财产损失。

可见,银行就是国债的产物,它以王室的债务为抵押而发钞

(银行券),货币经济则是银行的产物,因为这里的货币就是指银行券,而这种以银行家发行的纸券为货币的“货币经济”的发展,从一开始就是对于一般国民的剥夺。

斯密也曾这样说:

英格兰银行是欧洲最大的银行,它于1694 年7 月27 日由国会议决以敕令的方式组建。彼时,它向政府提供了总额达120 万英镑的资金,每年收取10 万英镑的费用,我们可以推测,通过革命建立的新政府的信用一定不怎么样,所以不得不以如此高的利息借款。

1697 年,英格兰银行获准扩充资本1 001 171 英镑10 先令,据说,这次银行增资是为了支持公共财政的信用。在1696 年,国库券要打四折、五折或者六折才能发行成功,而银行券也要打两折。

什么是银行?马克思一针见血地指出,所谓银行,其实就是

那些向国家的战争投资的有钱人成立的私人公司。他这样概括说:

用国家的名义装饰起来的大银行,从一产生起就只不过是私人投机家的公司,它们支持政府,依靠取得的特权能够把货币贷给政府。因此,国债积累的最准确的尺度就是这些银行的股票的不断涨价,这些银行的充分发展是从英格兰银行的创立(1694 年)开始的。英格兰银行开始营业的第一笔生意,就是以8%的利率贷款给政府;同时它由议会授权用同一资本铸造货币,这同一资本又以银行券的形式贷给公众。它可以用这些银行券来办理期票贴现、发放货物抵押贷款、购买贵金属。过了不久,这些由银行自己制造的信用货币又变成了铸币,英格兰银行用这些铸币贷款给国家并代国家支付公债利息。它一只手拿出去,另一只手拿更多的进来,这还不够;当它拿进来时,它仍然是国民的永远债权人,直到最后一个铜板付清为止。

什么叫作“国民的永远债权人”?这就是说,只有在国家永远不还清国债的前提下,作为货币的银行券(即“国家借款的凭证”)才能源源不断地被创造出来,而一旦国债还清,货币的创造就将停止。

果然,直到今天,英国王室所欠英格兰银行的债务依旧没有还清。

而直到今天,许多中国人也往往搞不清楚:为什么美联储是由12 家私人银行构成的?为什么美元不是由美国国家,而是由私人银行发行的?为什么私人银行发行的银行券能够成为美国掠夺全世界的法定货币和税收工具?

马克思讽刺说:“英国的一切公共机构都被称为‘皇家的’,但是债是‘国家的’。”而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则指出,私人所有的金融部门居然靠公共纳税收入做担保,这充分暴露了美国所标榜的意识形态与其实际制度之间的深刻矛盾。

美国为什么欠了一屁股债?因为它有两个烧钱机器:一个是战争机器,另一个是金融机器,即一根金箍棒外加一个紧箍咒。美国政府为什么不能为人民服务?因为它要为自己的金主、债主服务,美国政府如果不听债主的话,华尔街立马就念紧箍咒,华尔街一念咒,随时都可以让美国政府关门大吉。

市场不能制约政府、民主不能制约政府,但资本和银行家能够制约政府,相对于政府,银行家的权力、资本的权力才是绝对的权力。

而某些经济学院的教授们却告诉大家,不要问“市场”之外的傻问题,经济学是科学,不要问数学模型之外的问题。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