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4节 最后的宣战(二十二)

  睡得越来越晚,醒得越来越早,我实在不想在梦中消耗宝贵的生命,尽管这样的病需要更多的休息和睡眠。我宁愿在周末早早地起来,坐在阳光下贪婪地呼吸早晨清新的空气,什么都不想,将整个身心浸泡在凉爽的秋风和清丽的朝阳中。
  
  周末的时候,喜欢坐公交车,到终点站,或者随便哪一站下都可以。
  
  路过一个安静的小树林,就下车。靠在树下,我喜欢静静地仰视周围的一切。天空显得更高远,晴朗或是阴郁,都是那么壮丽。忘记呼吸,忘记明天的时候,看见轻云变换着身姿,轻易地逃逸出辉煌的苍穹,单是这一片天空竟有那么美。云儿有时是好心的和顽皮的,害怕我寂寞,嘉奖我这样关注它的人,在空中尽兴表演着:我看见滚沸的牛奶,杯满四溢;少女千姿百态的舞影,在若隐若现的纱巾中飞扬;儿时最喜欢的棉花糖,现在是如此的大,厚重绵软,引诱我将全身投入其中,追逐那甜蜜的回忆。也有怪兽狰狞的面具,现在已经吓不了我了,清风一阵,云儿慢慢游离、消失……
  
  蓝天乍现,澄净明亮,如蔚蓝的海水直沁透心田。我的生命是不是也随着不可琢磨的命运,如云般变幻?或是一声拂动云烟的叹息,在永恒中飘闪,升腾,然后消失?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不再需要急急忙忙地赶到什么地方,不再在意忙忙碌碌中的急功近利。可以从容地放缓脚步,欣赏我路过的所有景色。曾喜欢速度和动感带给自己的快感,没有想到慢下来,也有这般美。你可以看见天云美焕美伦的舞蹈,听花叶的吟唱声;清风过耳,我给清风微笑,给自己微笑,给所有的生命微笑……
  
  明天最终还是今天,你是否尝试慢下来?
  
  生病以后,我有了一个新的通讯录,里面除了医生,就是病友的电话号码和Email地址,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是一个伤心的故事。真想将我和他们所有的故事都写出来,可是我不能,就让这些故事永远地埋在我的心里吧。我的通讯录在加厚,病友也越来越多了。有朋友是快乐的事情,在绝境中有可以相互关照的朋友更是幸福的事,可是这样一个个鲜艳的年轻生命记录在我的通讯录里,意味着什么呢?
  
  我无力阻止我和他们的生命正在进行地凋零。我总是能听见在黑夜里撕心裂肺的哭泣,感受着我们对命运的无奈和挣扎求生的辛酸。撕破沉沉乌云的闪电,可以看见一双双绝望但不放弃的眼睛。这一双双眼睛里,除了悲哀和忍耐,还有坚毅和勇敢……在我这些朋友身上,我看见了坚强,他们在网上耐心安慰那些怀疑自己被病毒感染的人们,用一个个年轻而饱受磨难的心,规劝人们小心,善待生命,并用自己对生命最深切的体会激励所有身处困境的人们。 banbijiang.com
  
  我小心地、努力地制造着属于我们的信心和快乐,尽可能多地传递给每一个人,因为此刻我还活着,我们还活着。
  
  公司有一趟苦差,大家都不愿意去,我去了。旅途是辛苦的,特别是对于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可是,我可以有机会多多看看祖国美丽的山山水水,体验不同的风土人情,我去了。过去,每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很喜欢留影纪念。现在已经很少照相了。原来也想过,留下一些有笑容的照片,可以告诉亲人,那时候我很快乐。我无法想象当亲人看见它们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心情,便不敢留影了。
  
  秋浓叶疏,冷冷的夜风让人想起家的温暖。生病以后,我尽量克制自己不去想家和家人,每一次的思念都焯蚀我好不容易建立的平静,象一根钝钝的针慢慢地刺向我心深处。你们还好吗?我的家人。只有在榕树下,在这里,在我的文字里,不孝的儿子告诉你们,我一刻也没有忘记你们,我牵挂你们的身体,每一天都在祈祷你们的快乐和平安,每一天我都在体会你们突然没有了我以后的悲哀和痛苦。我全部的努力就是为了这样的日子来的晚一点,晚一天也好!
  
  有时傻想,现在的医学是可以通过试管方式,让我有一个健康的孩子,如果能给父母留下一个孩子,可能是唯一给他们的安慰。可是,这样的孩子在长大以后,我的父母如何对他说他的父亲呢?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老天,我只是想报答我苦命的父母和家人!你可以给机会吗?我拿什么奉献给你们,我的亲人们啊?
  
  有一个女孩叫小琪,一直给我写信,每一次的信内容都是一样的:家明,每一次你发一篇文章,我就会在我的爱人的遗像前点燃一柱香,然后将你的文字烧给他看,因为你在说他想说而来不及说的话……
  
  看见这样的信,我不知道怎么样回。可是,每一次发完一篇,就会准时收到这样一封信,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不少。慢慢地,我好象只有看见这样的回信,才感觉这一篇是真的写完了,我希望永远这样走下去。
  
  一直走到了今天,这一路上,有两个女孩一直陪着我。
  
  一个是从网络中走进我生活的善良的姐姐,她每时每刻都在关心着我,包括她的家人。天冷了,她第一个告诉我要加衣服了,中秋了,她的父母会记得给我买月饼,那是我吃过的最好的月饼。每一次检测的好消息和坏消息,总是有她和我共同承担。我没有姐姐,但是老天给了我一个最好的姐姐。
  
  一个就是小琪。这一次,小琪的信变了。信只有11个字:家明,我要走了,想见你,小琪。我从来就不知道小琪也是病人。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去理了发,买了一件红色的毛衣,明亮的红色很温暖,能给我们带来好运。在出门的时候,我看着镜子中的红衣服,给我苍白的脸上映上一沫红润,好象也给我注入了一些生命的热力。用眼睛,我们是那么容易就发现了对方。小琪是黑色的长衣,黑色的长发,黑色的眼眸,苍白的脸颊,白得象要透明一样。我努力微笑,她只是轻轻地点点头,我感到好冷,我不知道说什么,手足无措。
  
  象我那位大姐一样,在过马路的时候,她小心地牵了我一下,她的手真凉,冰到我的心里。
  
  “你还好吗?好久没有看见你的文字了”她淡淡地问。
  
  “我还好吧,有点忙。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加薪水啦!”我不喜欢这样冷冷的感受,我夸张地笑。
  
  “你很小,比你的文字还小”她打量我。
  
  “我不小了,你多大?”我低下头。
  
  “我比你大。”我看见她拿杯子的手有点抖。她撩了一下头发,远远地看向外边。我看见她的头发有些枯黄,可以清楚地看见她手上的蓝荧荧的血管和极度苍白的皮肤,令人心寒。她就这样深深地看向远处,也不说话,只是轻轻地抚摩着茶杯,似乎在玩味一个年代久远的别人的故事。 copyright Banbijiang
  
  “你还好吧?你的CD4和病毒载量怎么样?”我问她。
  
  “不要和我说这些。”她皱了皱眉。
  
  我突然很难过,想走。她身上的压抑和悲哀另我紧张,我感觉喘不过来气“你要走?其实我自己更本不知道现在的指标,我只检测过两次,最后一次是在3年前”她语气缓和多了。
  
  “你在吃药吗?医生说要按时检测的。”我急急地说。
  
  “医生!我没有吃任何药,也不会吃的,我们不说这些吧。”她的笑,我根本分不清是苦笑还是冷笑。
  
  “我知道你原来想和我说些什么,是不是觉得我比你小,就不想说了。老实说我一点也不喜欢现在我们这样子,我们还都活着,在喝茶。现在再懊悔和痛苦都没有用了。也许只有振作起来,勇敢一点还有希望。如果没有什么,那我先走了。”我实在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我害怕自己陷进这深深的悲哀里面去。
  
  “他是3年前走的,和你一样好强,我们准备要结婚的。”她看着我笑了,我一下就感到了温暖。
  
  “对不起,我……你笑起来很好看的。”

半壁江中文网


  
  “没什么。我至今爱他,我没有懊悔过。是阿强感染了我,但是是我杀了他。”她告诉了我他们的故事。从头到尾,她都是那么平静,没有眼泪。
  
  她和阿强的恋爱一开始就得到双方家长的认可和嘉许,在阿强租的小屋里,他们爱得如火如荼,没有天地。在回忆他们相爱的日子的时候,在她漆黑的眼眸里,闪现出温暖的亮光。他们自己做饭,就象一对恩爱的小夫妻。有一次他们自己做麻辣火锅,吃一口就用湿毛巾帮对方搽一下嘴上的辣油。每天,不论刮风下雨,阿强都会开着他的摩托来接她下班。后来,他们要结婚了,开始装修自己的房子。阿强很能干,自己设计,自己买建材,有些活还是他自己做的。两个人在这段日子里憧憬着未来的幸福,当装修工人下班走了的时候,他们躺在铺满了报纸的木地板上,想象着心里的家完成以后的样子。电器和建材有阿强负责,小琪负责采购所有的窗帘布、床上用品和沙发垫……
  
  阿强日日消瘦,新房装修好了,他也病倒了。在医院检查出来是肺炎,可是怎么用药也控制不了病情的加剧,最后检测出来,阿强已经是艾滋病人。阿强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小琪,带她去检测。等待结果的日子,漫长而痛苦。两个人在新房子里彻夜抱头痛哭,阿强是很久以前出国的时候出的事。小琪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抱住阿强吻,一回儿又捶他、咬他,打他;阿强的眼泪已经流干了,他根本不在乎自己可以活多久,一心希望小琪能幸免。夜里醒来,阿强用头撞墙,鲜血落在新装修的洁白的墙上,墙上是他和小琪在草地上相拥微笑的照片,照片里蓝天白云,阳光灿烂……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厄运还是降临在小琪的身上,家长也都知道了。阿强象是傻了一样,那时人们对艾滋病的知识极其有限,甚至包括医生。所有的压力在一瞬间袭击了小琪和阿强。小琪受不了,去了乡下,希望能静一静。可是她怎么能忘记阿强呢?她回来的时候,心里已经想好,和阿强结婚,做一对真正的夫妻,好好地爱阿强,不管时间有多少。但是,她再也没能看见她的阿强了。
  
  “阿强是因为我死的,不然他还可以活一两年或者更长,我不该在那个时候离开他的,那时自己太小、太乱。现在想起来,能够和自己喜爱的人在一起,即使只有一年也满足了。”小琪说,在她的眼中我看不见懊悔和痛苦,只有深不可测的忧郁的黑色。
  
  “知道我为什么想见你吗?”她问我“我不知道。”我还沉浸在他们的故事里。
  
  “我在你的文字里看见了一种我和阿强都缺少的勇气,简单的勇敢。你身上有很多地方很象阿强,现在医学越来越发达,你会有希望的,不要放弃,希望你勇敢到底。”
  
  “谢谢你的鼓励。那你为什么又不检测,又不治疗?我看得出你是用得起鸡尾酒的。”我问她。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她不说话,再次将眼光移向远方,她在那里可以看见阿强吗?
  
  分手后,下午的阳光也不能让我温暖,在喧闹的人流中我茫然地走着,一直到天黑。小琪和阿强的故事还在脑海里回旋,我想忘记,但我做不到。回到家里,觉得出奇的累,没有开灯,一个人静静地坐着。
  
  一个病友打电话来,我才回过神来。
  
  他说:嘿!你知不知道,九运会要开了,我要参加开幕式……
  
  我说:好啊,开心一点,有什么精彩的节目告诉我。2008年我们还要去北京看奥运会呐……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