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土司太太后来被先解放军进山的胡宗南溃军轮奸。她来到这里不到两年土司就走了。她是草原上一个土千户的女儿,她来自一个有三十六户人、八百牛三百羊的游牧部落。那天,莫多仁钦听到二楼左手尽头的房子里传出似哭似笑的尖厉的叫声,那声音撕裂了雪白漂亮的窗户纸,莫多仁钦看着楼梯的踏板在脚下像风车叶子一样飞速翻动,看到扑在太太身上用劲的军官紧绷的背部软下去,并慢慢流出鲜血,他一生只三次嗔到过人血的臭味,血浸过掉在地上的长刀,受到门槛的阻滞才渐渐盈积。他看到门口出现那只黑洞洞的枪管,把他引向一种难测的恐怖之中,太太从容自如地站到那笨重的没有挡头的床上,脱去坎肩、暗红色的灯芯绒夹祆、白府绸小衣,最后是那已被撕裂的长裙滑过宽大的髋骨。风洞穿窗纸新绽的裂缝,发出苍蝇振翅那种声响。血腥气和阳光在这个女人身体上涂抹的金光充满了这个房间。太太对他笑笑。士兵指指地下的尸体,动动枪尖,他把那具死尸拖出房间。这时,莫多仁钦想是看见了一堆土灰色的布片掩去那女人光洁的肉体。在一声声粗重的喘息中,居然传来女人纵情的呻吟。他拖着那死尸穿过走廊,把死尸掀进楼梯后的黑暗里。脑袋越胀越大,越胀越大,终于在他一声大叫中炸开了,是太太用一根浸透了冰水的带子使他的头颅恢复了形状。

copyright Banbijiang

想是那声大叫把头颅震裂的缘故吧,夜里太太把他放到那张床上,他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太太在那事后并没有穿好衣裳,她一抖身上的毛毯就赤条条地和他躺在一起,然后同一张毯子盖在了土司太太和门房身上。那夜,他半睡半醒,恍惚中老是听到一种红色或无色的液体像女人的哭声一样淅淅沥沥。

内容来自半壁江

太太俯身对他说:“有了的娃娃是你的娃娃。”她的奶子垂到他下巴上。莫多仁钦永远弄不清楚是不是梦境。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娃娃和他妈妈早死了,在我到这老房子看门以前。”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惚恍中他果然看到很久以前已经模糊一团的时间中有一张娃娃的面孔,感到汗水使后背变得冰凉。他说:“水。”是太太脸上渐渐浮起的嫌恶神情使他警醒过来,直到下楼梯时他才回想起他和太太所经历事情的全部过程。他顶上院门,在自己的小屋里把冰凉的铜壶慢慢烧开。从此直到太太分娩他才又一次走进了那房间,是暮春时节,楼梯后那具腐烂了大半就上了冻的死尸又重新散发出臭味。太太的尖叫声使全楼所有空房间的门噼噼啪啪关上又自动开启。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轮到她说:“水。” 半壁江图书频道

第三天黎明时分,太太突然抬起头来说:“拖娃娃的腿。”一只沾着黑色血块的腿从妇人两腿中间伸出。他伸出手,恶狠狠地像抓住了残酷捉弄人的命运一样,太太一声尖叫划破了黎明那张灰色玻璃上的时间。阳光水一样飞快流淌,不觉间就流来了黑暗,死去的妇人的眼睛在黑暗中亮了起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掌灯。” 半壁江图书频道

门房点燃一小截牛油赠烛,还把一片松明插在墙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把我窗纸熏黄了,奴才。”

banbijiang.com

“我把娃娃埋了。” banbijiang.com

“深点才好。”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深。”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怕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怕人家的狗我们没有狗了。” banbijiang.com

太太不断从牙缝里咝咝地倒抽冷气,连喝下三碗滚烫的油茶,一团红晕浮上苍白的脸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人哪!”他说。 半壁江图书频道

太太迅疾高傲地强撑起身子:“奴才!记住是别人抢走了你的老婆孩子,还弄断了你的腿!”她强撑起身子不让奴才叹息主人的命运,就如眼前这耸立在一片被世人遗忘的废墟上的空空如也的房子一样。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还说奴才用松明熏黑了她白净的窗纸。她还说:“等主人回来,我告诉他你们待我十分周到。”

内容来自半壁江

莫多仁钦喉咙里又咕噜一声。他那副老假牙摔成了大小七块,一整天他都努力在口腔中把它们拼复还原。白天就这样消磨掉了。他吐掉嵌牙时带到口里的泥沙,又起身咿呀呀推上沉重的院门。他看见映着残阳的山尖那血红哗啦一声流淌下来变成液体。早晨,那血红色重又染上山尖时,隐约传来几声狗吠,老房子一扇扇黑洞洞的窗户从一片铁灰的曙色中显露出来。大门自己咿呀了一声,院外流淌的雾气无阻滞地流了进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个声音说:“老房子。”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又一个声音:“明朝诰封的一个宣慰司的老房子。” copyright Banbijiang

“末代土司进城念了大学扔了一个年轻太太在这里没有回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听说文化大革命自杀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两人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小房子和他本人。他听到鞣制很好的靴帮上的皮子咕咕作响。 ]3 `. u7 p* T. |' |/ f. y, S8 D

“但愿今天运气好。”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阿门。”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不久他就听到一声沉闷的枪声,在早晨清新甜美的空气中来回激荡。他挪到门口坐下,再次努力用唾液粘合碎裂的假牙,直到两个猎手把一头牡鹿扔在他脚前。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

]3 `. u7 p* T. |' |/ f. y, S8 D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