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当眼光顺着地图上表示河流的蓝色曲线蜿蜒向北,向大渡河的中上游地区,就已感到大山的阴影中轻风习习。就这样,已经有了上路的感觉,在路上行走的感觉。

copyright Banbijiang

就这样,就已经看到自己穿行于群山的巨大阴影与明丽的阳光中间,经过许多地方,路不断伸展。我看到人们的服饰、肤色以及精神状态在不知不觉间产生的种种变化,于是,一种投身于人生、投身于广阔大地、投身于艺术的豪迈感情油然而生,这无疑是一种庄重的东西。

banbijiang.com

这次旅行以及这个故事从一次笔会的结束处开始。在泸定车站,文友们返回成都,我将在这里乘上另外一辆长途汽车开始我十分习惯的孤独旅行。这是六月,车站上飞扬着尘土与嘈杂的人声,充满了烂熟的杏子的味道、汽车轮胎上橡胶的味道。 banbijiang.com

现在,我看到了自己和文友们分手时那一脸漠然的神情。听到播音员以虚假的温柔声音预报车辆班次。这时,一个戴副粗劣墨镜的小伙子靠近了我,他颤抖的手牵了我的袖口,低声说:“你要金子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说不要镜子。我以为他是四处贩卖各种低档眼镜的浙江人。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加重埼气说:“金子!” 半壁江中文网

“多少?”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有十几斤沙金。”

banbijiang.com

而据我所知,走私者往往是到这些地方来收购金子,绝对不在这样的地方进行贩卖,我耸耸肩头走开了。这时,去成都的班车也启动了,在引擎的轰鸣声和废气中他又跟上我,要我找个僻静地方看看货色。

banbijiang.com

他十分执拗地说:“走嘛,去看一看嘛。”他的眼神贪婪而又疯狂。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但他还是失望地离开了我。他像某些精神病患者一样,神情木然,而口中念叨着可能和他根本无缘的东西,那种使我们中国人已变得丧失理智与自尊的东西的名字:金子。现在,我上路了。天空非常美丽,而旅客们却遭受着尘土与酷烈阳光的折磨。我还能清晰地看见自己到达丹巴县城的模样和丹巴县城的模样:建筑物和我的面孔都沾满了灰尘,都受到酷烈阳光的炙烤而显得了无生气。我看见自己穿过下午四点钟的狭窄的街道,打着哈欠的冷落店铺、散发着热气的房子的阴凉、孤零零的树子的阴凉。一条幽深阴暗的巷道吸引了我,我听见了自己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巷道中回响。从第一个门口探出一个中年汉子的脑袋,他神情痴呆麻木,眼神更是空空洞洞,一无所有。我从这扇没有任何文字说明的门前走了过去,我在巷道里来回两趟也没有见到几个字指点我在哪里可以登记住宿。从巷道那一头穿出,我看见空地里只剩下我站在阳光底下,注视那一排排油漆已经褪尽了颜色的窗户。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一个身体单薄的孩子出现在我面前,问我是不是要登记住宿。他伸出蓝色血脉显现得十分清晰的手,牵我进了楼,到了那个刚才有人探出脑袋的房间门前。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阿爸,生意来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个娃娃以一种十分老成的口气叫道。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门咿呀一声开了,刚才那个男人的脑袋又伸了出来,他对我说:“我想你是来住店的,可你没有说话我也就算了。”

半壁江中文网

“真热啊,这天气。”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刚才我空着,你不登记。这阵我要上街打酱油去了,等等吧。我等你们这些客人大半天了,一个也没等到。现在你就等我十几分钟吧。”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望着他慢吞吞地穿过阴暗凉爽的巷道,进入了微微波动的绚烂阳光中间。他的身影一从我眼光中消失,我的鼻孔中立即扑满了未经阳光照射的木板和蛛网的味道,这仿佛是某种生活方式的味道。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孩子又怯生生地牵了牵我的衣角。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阿妈,她死了,还有爷爷、姐姐。”他悄悄说。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伸出手抚摩他头发稀疏的脑袋,他缩着颈子躲开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你爷爷是什么样子?像你阿爸一样?”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轻轻地摇摇头:“不一样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孩子低下了小小的脑袋,蹬掉一只鞋子,用脚趾去勾画地上的砖缝。从走道那头射来的光线,照亮了他薄薄而略显透明的耳轮、耳轮上的银色毫毛。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的名字叫旦科,叔叔。我爷爷打死过野人。”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父亲回来了,搭着眼皮走进了房间,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我们隔着门板听见酱油瓶子落上桌面的声响,给门落闩的声响。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孩子踮起脚附耳对我说:“阿爸从来不叫人进我们的房子。” ]3 `. u7 p* T. |' |/ f. y, S8 D

旦科的父亲打开了面向巷道的窗户,一丝不苟地办完登记手续。出来时,手拎着一大串哗哗作响的钥匙,又给自己的房门上了锁,可能他为在惟一的客人面前如此戒备而不太好意思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县上通知,注意防火。”他讪讪地说。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开了房门,并向我一一交点屋子里的东西:床、桌子、条凳、水瓶、瓷盆、黑白电视、电视套子……最后,他揭开枕巾说:“看清楚了,下面是两个枕芯。” 半壁江中文网

我向站在父亲身后的旦科眨眨眼,说:“还有这么多的灰尘。”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句揶揄的话并没有在那张泛着油汗的脸上引起任何表情变化。他转身走了,留下我独自面对这布满石棉灰尘的房间。县城四周赤裸的岩石中石棉与云母的储量十分丰富。许多读者一定对这种下等旅馆有所体验,它的房间无论空了多久都会留下前一个宿客的气味与痕迹,而这种气味只会令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倍感孤独。

banbijiang.com

那个孩子呆呆地望着我掸掉床铺上的灰尘,脸上神情寂静而又优郁,我叫他坐下来分享饮料和饼干。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怎么不上学?”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含着满口饼干,摇摇头。 半壁江中文网

“这里不会没有学校吧?”我说。

]3 `. u7 p* T. |' |/ f. y, S8 D

旦科终于咽下了饼干,说这里有幼儿园、小学、中学,可他爸爸不叫他上学。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你上过学吗?” banbijiang.com

我点点头。

copyright Banbijiang

“你叫什么名字,我的名字都告诉你了。”

banbijiang.com

“阿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有个表哥也叫阿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我就是你表哥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干燥而又清脆,“不,我们家族的姓是不一样的,我们姓寺朵。”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们姓若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表哥死了,我们的村子也完了,你知道先是树子被砍光了,泥石流下来把村子和许多人埋了。我表哥、妈妈、姐姐……”、

半壁江中文网

我不知道如何去安慰这个内心埋葬着如此创痛的孩子。我打开窗帘,一束强光立即照亮了屋子,也照亮了从窗帘上抖落下来的云母碎片,这些可爱的闪着银光的碎片像一些断续的静默的语汇在空气中飘浮,慢慢越过挂在斜坡上的一片参差屋顶。

banbijiang.com

旦科的眼珠在强光下呈绵羊眼珠那样的灰色。他在我撩起窗帘

半壁江中文网

时举起手遮住阳光,现在,他纤细的手又缓缓地放了下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你想什么?叔叔。” banbijiang.com

“哦……给你一样东西。要吗?”我问他。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不!以前阿妈就不叫我们白要东西。以前村口上常有野人放的野果,我们不要。那个野人只准我爷爷要。别的人要了,他们晚上就进村来发脾气。”他突然话题一转,“你会放电视吗?”不知为什么我摇了摇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我来给你放。”他一下变得高兴起来,他爬到凳子上,接通天线,打开开关,并调出了清晰的图像。在他认真地拨弄电视时,我从包里取出一沓九寨沟的照片放在他面前。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照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就是从那里来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对。”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的指头划向溪流上古老的磨坊,“你们村子里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没有告诉他那不是我们村子的磨坊。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拿起那沓照片,又怏怏地放下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阿爸说不能要别人的礼物。要了礼物人家就要进我们的房子来了,人家要笑话我们家穷。”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保证不进他们的屋子,旦科才收下了那些照片。然后,才十分礼貌地和我告别。门刚锁上,外面又传来一只温柔的小狗抓挠门板的声响。我又把门打开,旦科又怯生生地探进他的小脑袋,说:“我忘记告诉你厕所在哪个地方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扬扬手说:“明天见。” copyright Banbijiang

“明天……明天我可能就要病了。”小旦科脸上那老成忧戚的神情深深打动了我,“阿爸说我一犯病就谁也认不出来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种聪明、礼貌、敏感,带着纤弱美感的孩子往往总是有某种不幸。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喜欢你,你就像我弟弟。”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有个哥哥,你在路上见到他了吗?”见我没有回答,他轻轻说,“我走了。”我目送他穿过光线渐渐黯淡的巷道。太阳已经落山了,黄昏里响起了强劲的风声,从遥远的河谷北面渐渐向南。我熟悉这种风声。凡是林木滥遭砍伐的大峡谷,一旦摆脱掉酷烈的阳光,地上、河面的冷气起来,大风就生成了。风暴携带尘土、沙砾无情地向人类居住地无论是乡村还是城镇抛撒。离开时,又带走人类生活产生的种种垃圾去污染原本洁净美丽的空旷原野。我躺在床上,电视里正在播放系列节目《河殇》,播音员忧戚而饱满的男性声音十分契合我的心境,像一只宽厚的手安抚我人眠。醒来已是半夜了,电视节目早已结束,屏幕上一片闪烁不定的雪花。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知道自己是做梦了。因为有好一阵子,我盯着荧光屏上那些闪闪烁烁的光斑,张开干渴的嘴,期待雪花落下来。这时,风已经停了,寂静里能听到城根下大渡河澎湃涌流的声音。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突然,一声恐惧的尖叫划破了黑暗,然后一切又归于沉寂。寂静中,可以听到隐约的幽咽饮泣的声音,这声音在没有什么客人的旅馆中轻轻回荡。

半壁江图书频道

早晨,旦科的父亲给我送来热水。他眼皮浮肿,脸色晦暗,一副睡眶不足的样子。 copyright Banbijiang

“昨天晚上?”我一边注意他的脸色,小心探问。他叹了口气。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旦科犯病了,昨天晚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什么病?”

内容来自半壁江

“医生说他被吓得不正常了,说他的神……经,神经不正常。他肯定对你说了那件事,那次把他吓出了毛病。”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想看看他。”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静默一阵,说:“好吧,他说你喜欢他,好多人都喜欢他,可知道他有病就不行了。我们的房子太脏了,不好意思。” banbijiang.com

屋子里几乎没有任何陈设,地板、火炉、床架上都沾满黑色油腻。屋子里气闷而又暖和。这一切我曾经是十分熟悉的。在我儿时生活的那个森林地带,冬天的木头房子的回廊上干燥清爽,充满淡淡阳光。而在夏季,森林里湿气包裹着房子,回廊的栏杆上晾晒着猎物的皮子,血腥味招引来成群的苍蝇,那时的房子里就充满了这种浊重的气息一那是难得洗澡的人体以及各种经久不散的食物的气息。就是在这样晦暗的环境中,我就聆听过老人们关于野人的传说。而那时,我和眼下这个孩子一样敏感、娇弱,那些传说在眼前激起种种幻象。现在,那个孩子就躺在我面前,在乱糟糟一堆衣物上枕着那个小脑袋。我看着他薄软的头发,额头上清晰的蓝色血脉,看着他慢慢睁开眼睛。有一阵子,他的眼神十分空洞,过了又一阵,他才看见了我,苍白的脸上浮起浅淡的笑容。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梦见哥哥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哥哥。”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还没有告诉过你,他从中学里逃跑了,他没有告诉阿爸,告诉我了。他说要去挣钱回来,给我治病。我一病就像做梦一样,净做吓人的梦。”小旦科挣扎着坐起身来,瘦小的脸上显出神秘的表情,“我哥哥是做生意去了。挣到钱给阿爸修一座房子,要是挣不到,哥哥就回来带我逃跑,去有森林的地方,用爷爷的办法去逮个野人。叔叔,把野人交给国家要奖励好多钱呢,一万元!”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把泡软的饼干递到他手上,但他连瞧都不瞧一眼,他一直在注意我的脸色。我是成人,所以我能使脸像一只面具一样只带一种表情。而小旦科却为自己的描述兴奋起来了,脸上泛起一片红潮。“以前我爷爷……”小旦科急切地叙述有关野人的传说,这些都和我早年在家乡听到过的一模一样。传说中野人总是表达出亲近人类模仿人类的欲望。他们来到地头村口,注意人的劳作、娱乐,进行可笑的模仿,而被模仿者却为猎获对方的愿望所驱使。贪婪的人通过自己的狡诈知道,野人是不可以直接进攻的,传说中普遍提到野人腋下有一块光滑圆润的石头,可以非常准确地击中要击中的地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况且,野人行走如飞,力大无穷。猎杀野人的方法是在野人出没的地方燃起篝火,招引野人。野人来了,猎手先是怪模怪样地模仿野人戒备的神情,野人又反过来模仿,产生一种滑稽生动的气氛。猎手歌唱月亮,野人也同声歌唱;猎手欢笑,野人也模仿那胜利的笑声。猎手喝酒,野人也起舞,并喝下毒药一样的酒浆。传说野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喝下这种东西时脸上难以抑制地出现被烈火烧灼的表情,但接近人类的欲望驱使他继续畅饮。他昏昏沉沉地席地而坐,看猎人持刀起舞,刀身映着冰凉的月光,猎人终于长晡一声,把刀插向胸口,猎人倒下了,而野人不知其中有诈。使他的舌头、喉咙难受的酒却使他的脑袋涨大,身子轻盈起来。和人在一起,他感到十分愉快,身体硕壮的野人开始起舞,河水在月光下像一条轻盈的缎带,他拾起锋利的长刀,第一次拿刀就准确地把刀尖对准了猎手希望他对准的方向,刀楔入的速度非常快,因为他有非常强劲的手臂。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传说中还说这个猎人临终时必然发出野人口中吐出的那种叫喊,这是人类宽恕自己罪孽的一种独特方式。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传说讲完了。小旦科显得很倦急,阳光穿过窗棂照了进来。这地方那可怕的热气又在开始蒸腾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旦科说:“阿爸说人不好。”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是都不好。”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旦科笑了,露出一口稚气十足的雪白整齐的牙齿,“我们要变成坏人。哥哥说坏人没人喜欢,可穷人照样没人喜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父亲回来中止了我们的谈话。

banbijiang.com

我忍不住亲了亲他的小额头,说:“再见。” 半壁江图书频道

旦科最后嘱咐我:“见到哥哥叫他回来。”

半壁江中文网

他父亲说:“我晓得你什么话都对这个叔叔讲了,有些话你是不肯对我说的。” banbijiang.com


半壁江图书频道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