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能捉到。用一种竹筒,我爷爷会用的方法。” 半壁江中文网

他得意地笑了,眼中又燃起了幻想的疯狂火苗,“我要回家看我弟弟去了。” 半壁江中文网

我望着他从其中很快消失的那片阳光,感到沥青路面变软,鼓起焦泡,然后缓缓流淌。我走出茶馆,有一只手突然拍拍我的肩膀:“伙计!”是一个穿制服的胖子。他笑着说:“你拿了一个高级照相机啊。”那懒洋洋的笑容后面大有深意。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珠江牌不是什么高级照相机。”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们到那边阴凉地坐坐吧。”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们走向临河的空荡荡的停车场,惟一的一辆卡车停放在那里看来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 半壁江中文网

我背倚着卡车轮胎坐下来,面向滔滔的大渡河水。两个穿着制服的同志撇开我展开了别出心裁的对话。

copyright Banbijiang

“昨天上面来电话说一个黄金贩子从泸定到这里来了。他在车站搞倒卖,有人听见报告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好找,到这里来的人不多,再说路又不通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胖子一直望着河面。 半壁江中文网

瘦子则毫不客气地逼视着我,他说:“我想我们已经发现他了。”两人的右手都捂在那种制服的宽敞的裤兜里,但他们的手不会热得难受,因为他们抚弄着的肯定是某种冰凉的具有威胁性的金属制品。而我的鼻腔中却充满了汽车那受到炙烤后散发出的橡胶以及油漆的味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以我的采访证证实了身份后,说:“到处声称有十几斤金子的人只是想象自己有那么富有。”“你是说其实那人没有金子?”胖子摇摇头,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笑容。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嗨,你们知道野人的传说吗?” 半壁江中文网

“知道一点。” copyright Banbijiang

“不久前,听说竹巴村还有野人,那个村子里连娃娃都见过。”“竹巴村?”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个村子现在已经没有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泥石流把那个村子毁了,还有那个女野人。”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又向他们询问用竹筒捕捉野人是怎么回事,他们耐心地进行了讲解。原来这种方法也和野人竭力模仿人类行为有关。捕捉野人的人事先准备两副竹筒,和野人接近后,猎手把一副竹筒套在自己手上,野人也捡起另一副竹筒套上手腕。他不可能知道这副竹筒中暗藏精巧机关,戴上就不能褪下了,只能任人杀死而无力还击了。“以前杀野人多是取他腋下那块宝石。”

半壁江中文网

“吃肉吗?” copyright Banbijiang

“不,人怎么能吃人肉?”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们还肯定地告诉我,沿河边公路行进十多公里,那里的庙子里就供有一颗野人石。他们告辞了,去搜寻那个实际上没有黄金的走私犯。我再次去车站询问,说若是三天以后不行就再等到三天以后,这帮助我下定了徒步旅行的决心。 半壁江图书频道

枯坐在旅馆里,望着打点好的东西,想着次日在路上的情形,脑子里还不时涌起野人的事情,这时,虚掩的门被推开了。旦科领着他哥哥走了进来。我想开个玩笑改变他们脸上过于严肃的表情,但又突然失去了兴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明天,我要走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们没有说话。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想知道野人和竹巴村里发生的事情。”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们给我讲了已死的女野人和他们已经毁灭的村子的事情。那个野人是女的,他们又一次强调了这一点。她常常哭泣,对男人们十分友善,对娃娃也是。竹巴村是个只有七户人家的小村子,村民们对这个孤独的女野人都倾注了极大的同情。后来传说女野人与他们爷爷有染,而女野人特别愿意亲近他们爷爷倒是事实。“爷爷有好长的胡子。” banbijiang.com

后来村子周围的树林几年里就被上千人砍伐光了。砍伐时女野人走了,砍伐的人走后,女野人又回来了。女野人常为饥饿和再难得接近爷爷而哭泣。她肆无忌惮的哭声经常像一团乌云笼罩在村子上面,给在因为干旱而造成的贫困中挣扎的村民带来了不祥的感觉。于是,村里人开始仇恨野人了,他们谋划杀掉野人。爷爷不得不领受了这个任务,他是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也是最为出色的猎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爷爷做了精心准备,可野人却像有预感似的失踪了整整两个月,直到那场从未见过的暴雨下来。大雨下了整整一夜,天刚亮,人们就听见了野人嗥叫的声音,那声音十分恐惧不安。她打破了以往只在村头徘徊的惯例,嗥叫着,高扬着双手在村中奔跑,她轻易地就把那只尾随她吠叫不止的狗掼死在地上了。这次人们是非要爷爷杀死这个野人不可了。她刚刚离开,久盼的雨水就下来了,可这个灾

内容来自半壁江

星恰恰在此时回来想激怒上天收回雨水。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阿妈跪在了阿爸一一她的阿爸我们的爷爷面前,说杀死了这个女野人村里的女人肯定都会爱他。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爷爷带着竹筒出现在野人面前。这时,哗哗的雨水声中已传来山体滑动的声音。那声音隆隆作响,像预示着更多雨水的隆隆雷声一模一样。人们都从自家窗户里张望爷爷怎样杀死野人。爷爷一次又一次起舞,最后惹得野人掼碎了竹筒。她突然高叫一声,把爷爷夹在腋下冲出村外,两兄弟紧随其后。只见在村外的高地上,野人把爷爷放了下来,脸上露出了傻乎乎的笑容,雨水顺着她细绺的毛发淋漓而下。女野人张开双臂,想替爷爷遮住雨水。这时,爷爷锋利的长刀却扎进了野人的胸膛,野人口中发出一声似乎是极其痛苦的叫喊。喊声余音未尽,野人那双本来想庇护爷爷的长臂缓缓卡住了爷爷的身子。爷爷被高高举起,然后被掼向地上的树桩。然后,野人也慢慢倒了下去。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时,泥石流已经淹没了整个村子。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旦科说:“磨坊也不在了,跟你老家一样的磨坊。”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种磨坊到处都有。”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哥哥告诉他说。

copyright Banbijiang

第二天早上我徒步离开了那个地方,顺路我去寻访那个据说供有野人石头的寺庙。寺庙周围种着许多高大的核桃树。一个僧人站在庙顶上吹海螺,螺声低沉幽深,叫人想到海洋。他说庙子里没有那样的东西。石头?他说,我们这里没有拜物教和类似的东西。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三天后,我在大渡河岸上的另一个县城把这次经历写了下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半壁江中文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