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走回守夜的地方时,感到很累,他知道自己日渐衰老了。天要变了,一身关节都在隐隐作痛。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就是这个晚上,那个小家伙来了。小家伙稚气未脱却大模大样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喂,老头!”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叫谢拉班。”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老头。嘿嘿,老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是一个有名的猎手,你听到过我的名字吗?回去问你阿妈吧!”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老头,你醉了吧。”

半壁江中文网

谢拉班猛然咆哮起来:“我叫你把车子停在右边,不是左边!”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小家伙却砰地关上车门,吹起了口哨。谢拉班深感委屈,喝多的酒好像就要从眼里流溢出来了。他劈手揪住小家伙的领口,小家伙却扼住他的手腕,他们相持不下。但谢拉班知道自己老了,力气渐渐变小,而小家伙的力气却是越来越大了呀!这时,他越过对手的肩头看见儿子阴沉着脸一声不响走了过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谢拉班说:“快放手,派出所所长来了!”小家伙没有松手。他儿子的拳头在小家伙的面前晃动。小家伙大声争辩,又和派出所所长扭结在一起了。谢拉班硬把儿子拉开。在他搂住小家伙的同时,儿子拿出手铐,威吓说要把小家伙铐走。谢拉班承认是自已喝多了酒,挑起的事端。儿子给他留下一束干肉,悻悻地走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那个晚上,谢拉班为小家伙准备了吃食,让他躺在熊皮上休息,向他讲述那张熊皮的来历,向他讲那些牙齿洁白漂亮的女人。最后,他对小家伙说:“你要找女人就找一个牙齿真的洁白整齐的女人。”

内容来自半壁江

小家伙歪着嘴笑了。

半壁江中文网

回想起来,那仿佛是他进城后最短的一个夜晚。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小家伙每次都给他捎来东西:一捆引火的干树枝、点燃后熏除蚊虫和秽气的新鲜柏枝、糖果、甘蔗、鼻烟、死野鸡,甚至还带来过一摞连环画和一把玩具手枪。然后就和他告别,上街吃饭,打下点小注的台球。 copyright Banbijiang

只有一次,他的车夜半才抵达。

半壁江图书频道

小家伙从车上抱出来大把洁白芬芳的槐花,他把槐花扔在熊皮上,小屋里立即充满了槐花的香气。他又从车上取下一小袋麦面,说:“做个馍馍吧,家乡的槐花馍馍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也是一个过于短暂的夜晚。

copyright Banbijiang

谢拉班生火、烧水、和面,在面粉中掺进细碎的槐花瓣子。小家伙睡着了。小屋里缭绕着甘甜的槐花香气。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馍馍刚熟,他就醒了。―他的嘴开始笑时眼睛还没有全张开。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好了吗?” banbijiang.com

“好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老头啊,我们先来看看馍馍上的纹路预兆些什么吧!” 半壁江中文网

老头轻轻吹拂自已的十个指尖,说:“让你拿起的东西告诉我们一个好明天。”馍馍上纹路开阔,眉开眼笑,香气四溢。

]3 `. u7 p* T. |' |/ f. y, S8 D

吃这个馍馍时又烧上另一个馍馍,这后一个馍馍也一样眉开眼笑。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小家伙说:“好哇,明天可以取回我的执照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执照?”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们把我执照没收了。有你儿子。”

内容来自半壁江

早上,谢拉班往儿子办公室送去家乡风味的馍馍,取回了执照。

半壁江中文网

儿子说:“叫小家伙不要再遇见我,他干的事够他蹲两年监狱。”

半壁江图书频道

看来事情是真的,小家伙再没有来过了。好在充作停车场的街口在这年冬天里颇不寂寞。半夜还有醉汉唱歌,掀翻垃圾筒;有面白如雪眼圈幽蓝的女人来往招摇;还有一只野狗在垃圾中寻找食物。这只狗种很纯正,耳朵、眼睛、鼻子都是那种能成为出色猎狗的灵敏样子,却不知它为何流落城市,肮脏而又瘦弱,最后几个醉汉用一段电线结束了它的生命。后来,谢拉班被告知,凡发现醉汉、暗娼、小偷、流氓,都要向派出所报告,并且可以得到奖金。后来又有了治安巡逻队,那些夜游者就断了踪迹。谢拉班感到寂寞了,坐在小屋里怀念那个干了坏事的说家乡话的、喜欢槐花馍漠的小家伙。他小屋的门永远开着。有时听到有尖厉的呜呜声响起,以为是吹风,却看见警车执行任务,更多的时候却是风挟着雪花在灯光中飞扬。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新年过后不久,新的停车场建好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是儿子的主意把守夜人的小屋建成他不喜欢的样子。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儿子显然一片好心,那样他躺在床上就可以看守这些车子。

copyright Banbijiang

现在,在这个槐花初放、香气浓郁的夜半,谢拉班躺在床上,在漫射的灰蒙蒙的灯光中,在玻璃的包围里想起出猎时住过的岩洞、栅寮,它们的味道和月光下浓重的阴影,和它们相比,现在栖身的地方简直是不合情理。尽管他知道,在城里,使用玻璃和油漆最多的房子是最好的房子。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听见自已说:“我不喜欢。”他想:人老了,开始莫名其妙地自言自语了。他把厚实的毯子拉起来,盖住脸,想象自己已经死了,并有意识地屏住自己的呼吸,心脏跳动的声音早就渐渐慢了。他睡着了,梦见了大片大片碧绿的青草,醒来,那些青草还在坡上摇曳起伏。梦见青草预兆见到久违的亲人。谁呢?小儿子不梦见青草也能见到,大儿子和妻子梦见青草也见不到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就是他了。”他又听见自已自言自语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看到说家乡话的小家伙从他车上下来。看见小家伙下车时模仿那些最老成的司机的姿态。听见他喊:“老头,嗨!”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谢拉班又听见自己说:“槐花开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时,组成这个城市的建筑正从模糊的、似梦非梦的灯光下解脱出来。谢拉班从床上起来。那天他花了很长时间把一些废钢条绑成了一架梯子,把梯子扛到槐树下,采摘了许多芬芳洁白的槐花。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