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我眼前又出现了爷爷那双长腿。

banbijiang.com

爷爷晃动那双长腿,晃动那双和双腿一样细长的胳膊穿行在故乡的麦地里,是一副落寞而又孤单的形象。我能记起的已是他成为老人时的样子。一个瘦削的老人穿过间种着蚕豆和小麦的土地,带着正在开放的蚕豆花香,穿过故乡的山水、房舍、家族墓地,一次又一次,像是在徒然寻找一种久已丢失的东西。这一切都构成一种完整深刻的美感。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而爷爷这样不知疲倦地行走,惟一目的,似乎就是要顽固地独立于这种美感之外,把自己从一个世界中完完全全剥离开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个身材颀长、神情严峻、胡须拔得干干净净的老头的形象毫无疑问就是一个不知归宿何处,孤独、乖戾的人生过客的形象。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个故乡是我的故乡。行政上属于四川,习俗及心理属于西藏。也就是说,这是一个藏族聚居的山间村落,这个村落就是我的故乡。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但不是爷爷的故乡。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爷爷是汉族人。 banbijiang.com

我是这个汉族爷爷的藏族孙子。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父亲给我取的藏族名字是:多吉。那以前,爷爷的脾气据说还没有变得古怪。家里人对他的过去并不了解,都以为他生性柔弱,喜好沉默,甚至沉默到了给孙儿取名这样重大的事情也不发表意见。只是到了我开始牙牙学语,话一天比一天增多的时候,爷爷的话也就一天天多起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就像是,”奶奶在很多年后对爷爷说,“你跟多吉重新出生了一次一样,话多了,脾气也大变了。”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长大,他们已经更老了,不是一般的老,而是老到已经无以复加的地步了。这时,爷爷的眼睛已经混浊到不像眼睛的地步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奶奶却越来越像一个小孩,甚至她的声音中也还会有一点稚气的味道。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时,盛夏已经来到。无论是在这世界任何一个地方,无论我在怎样稠密的人流中拥挤,我的眼前都会豁然开朗:故土的景色遽然展开。环山的森林、河谷,被巨大的核桃树阴所遮蔽的村庄。走进村子,是一座以坚固的石头案子,粗糙的石墙上绘制了牛头和万能三宝的巨大图案,家人们坐在正午的院子中间,享受阳光和茶,牛虻和野蜂在茂盛花草中嗡嚼歌唱。一个杂种家庭以一种非常纯种的方式在时间尽头聚集在一起。这其中没有我,祖孙四代中就缺我一个,但我比置身其中的人更清晰地看到整个场景。奶奶这个当年的美人的脸只剩下皮肤包裹着骨头,额头像乌木一样闪闪发亮。而身材瘦长的爷爷身躯仿佛已经日渐缩小,尖刻的脑袋从一堆皱褶深重的羊毛织物中伸出,青稞酒散发的酸味和酸牛奶散发的甜味给平静生活中的人们带来幸福的感觉。黄色的金黄花在木栅圈出的院子里盛开,使这个家庭不幸福的我已经远离。所以,奶奶想起了我,然后说:“多吉一走,你的脾气又变好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爷爷的眼睛已经混浊到不能发出一点光芒,表示他不会关注什么了,但他还是动了动稀疏到几乎没有的眉毛。 banbijiang.com

奶奶又说:“多吉十年没来看我们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呃!”爷爷打了个嗝儿。

banbijiang.com

“你说什么?” copyright Banbijiang

“呃呃!”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在说什么?”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爷爷说:“亚伟吗?你是说亚伟吗?我死了他就会回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死,爷爷确实这样说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爷爷确实说他死了我才回来?”我问父亲。父亲说是这样子的。父亲瞧着我,说:“是用我们的话说的。”这意思是爷爷这时用家乡一带的方言来讲这件事情,而不像当年要固执地用自已也已相当生疏的汉语来说的。父亲的口气是一个胜利者的口吻。他说,到死时,爷爷的藏话讲得比汉话还好。 半壁江图书频道

父亲走了上千里路,到我教书的学院来看我。在全部藏式风格布置的客厅里,他坐在我的对面,向我宣布爷爷去世的消息,宣布一个地区、一个强大习俗对于一个孤单挣扎的个人的胜利。眼泪在我眼中弥散。父亲代表一种真正的东西端坐在我装饰浮华的房子里——因为浮华,这种藏饰风格已不是真正的藏式风格了一他身上散发着我过去生活的那一段时光,故乡那一片土地的全部味道。也就在这一刻,故乡的景观遽然在眼前展开。而父亲站起身来,背着双手在屋子里踱步,这个乡下人嘴角显出了讥讽的微笑。他用骨节粗大的手指叩击挂在墙上的牛头,那些举止神态甚至和爷爷一模一样,叫我心中一股暖流左冲右突。父亲踱到我面前,看看悬在墙上的巨大的牦牛头骨,又翻翻矮几上的一本藏文史料,问:“你以为你是藏族,是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是。”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真的想是?”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样咄咄逼人的不是我那个老实忠厚的父亲,爷爷倒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可是他说爷爷死前那么多年却已经那么乐天知命了。父亲提问已经学会直抵要害,我这一生,在一个一定要弄明白你属于一个什么民族的国度和文化里,只能属于一个民族。虽然我有两种血统,虽然我两种都是,两种都想是,却只能非此即彼,只选其一。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所以,我回答父亲:“想是又不想是。”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出乎意料的是,父亲点点头,脸上显出做父亲的人应有的祥和神色,坐了下来,他用命令的口吻说:“你这个假藏人,给我喝酒。” banbijiang.com

“你这个假汉人,给你酒。”父亲仰脖子喝下一大口酒。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眼中又有泪水荡漾。我说:“阿爸,你肯在我这里住一段时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父亲认真地看看我,看我是真心挽留,才说:“要是你肯回家一趟。”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肯的。”我说,“我要去看看爷爷的坟。”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和父亲在学院外面夏天的大街上行走,相对这个城市来说,学院里都是些遥远的地方有着种种古怪风俗与奇特行为的少数民族,是不开化的人。不开化的人到学院就是为了开化,所以,民族学院的人除非是在特别的节日,或是舞台上,或是电视新闻里,不然不会穿上本族的服装。在我们这帮教师中,甚至还保留了一些在这个城市已经过时的服装,老家有人来时好换掉他们的传统服装。情况就是这样,我也找出了这样的衣服。

copyright Banbijiang

父亲问:“为什么?”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说:“这里太热,你的衣服又长又厚。”我没有说的是他尽管穿着出客的衣服,但依然散发着另一块土地上人们食用的陈年油脂以及牛栏和马匹的味道,甚至日常使用的香料味道来到这里,他显得过于浓烈和沉闷了。所有这些,都会叫人显得怪异而且孤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尽管父亲不像我,一辈子他都要做一个随和的、和故乡那块土地融洽无比的人,而且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但现在,我看到他脸上浮现出以前爷爷脸上的那种神态:自尊、固执、讥讽。他说:“我不换,你要是怕我这样扫你面子,我马上就走。” 丨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陪父亲上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说:“你不要陪我。” banbijiang.com

我说:“要陪。”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又露出爷爷那种受了委屈但仍然满不在乎的笑声:“哼哼。”然后,就大步走到前面去了。街上一如既往,很闷热的天气,很稠密的人流。父亲有爷爷的高个头,但粗壮的身坯确实是一个藏族人,而不是给他生命的那个汉人的了。我说过爷爷身子相当瘦削,在异乡的土地上有一种孤独的美感。现在,父亲也是一样,他摇晃着肥胖的身子,厚实的紫红色氆氇沉重地下垂,行走在衣着轻薄鲜艳而且香气扑鼻的人流中间。稠密的人流在他面前自动分开,就像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野兽来到了人群中间。我不知道是因为炎热的天气还穿着这么多的衣服,还是陌生的人群交叠错杂的脸上露出惊诧、惶惑、厌恶的神情的缘故,总之,汗水从父亲脸上流下来了。最初汗水只是从他厚实的头发间发源,像山间泉水一样,晶莹闪烁,顺着黝黑面庞淅沥而下。我要他走慢一点,他看我的眼光中满含怨恨:“我怎么会跑到你们的地方来了?” 半壁江中文网

我说:“都是中国,没有你们的地方和我们的地方。”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父亲停下来,大口呼吸着潮湿闷热的空气:“这个没有风的地方。”“有的,只是现在没有。”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那你叫风吹起来呀!” 半壁江中文网

像这样不讲理的人应该交给拳头来教训,但我知道我不能够。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不能吗?”父亲脸上又浮现出爷爷那种自以为是的骄傲神态。我想说,这种样子并不能叫你不受伤害。他说:“你叫风吹啊,你叫这些人不要躲开啊。”我无话可说。我在冷饮摊上买来两瓶酸奶。吸完奶,父亲脸上的汗水就消失了。退瓶时,那个女人把我的瓶子收了,而不收父亲的瓶子。她猩红的嘴唇间确实吐出了那个字:“脏。”我说:“那我补你钱。”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五毛。”她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掏了一张大钞递过去,我还在笑。但我的笑脸上肯定有什么特别的神情把他给吓住了。转身时,父亲已经不在了。我出了一身大汗,才在一座天桥上把他找到。这里已经接近郊区,楼群消失了,低矮的红砖房间现出一块块碧绿的田地,父亲从这里眺望着山。我告诉父亲从这里看不到故乡的群山,一是方向不对,二是距离太远。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说他要回自己的地方去了。 半壁江中文网

我们就跳在栏杆上隔着蒸腾的暑气眺望那远山一抹隐约的影子。 内容来自半壁江

父亲却又哼哼地笑起来,他说:“难怪你叫我穿你那些衣服。”

copyright Banbijiang

“回去吧’阿爸。”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