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小月桂忍着痛,一声不吭。“还是你自家娘舅把你看得清楚,说你人小鬼大,留在家里是祸害。”舅妈用脚踢小月桂,“臭丫头起来!卖不到上海,就把你贱卖到外省。”

抬着轿子的队伍沿着原路回去,那位长相俊气的青年后生走在轿子左侧前方。三人抬的轿子,轿夫的辫子压在头顶上,两人在轿前,一人在轿后,后面的一人费力些,所以隔一阵,相互轮换,调位子时借机歇口气,气顺过来又上路。

前面一个抬轿的人,肩上被人拍了一下,他一愣,肩上的竹杠已经滑到了另一个人身上。轿子里艳装女人正在打盹,被声音惊醒。这才发现前面抬她的是个女人,一点不费力的样子。她刚要说话,姑娘回过头来,朝她一笑。她敲敲竹杠,滑竿放了下来。

“这算是什么戏呢?你不是今天在集上的那个——”小月桂跪了下来说:“新老板开恩。我是个孤儿,从小没爹娘,长野了,您看不上。但是做活,我有力气。”新黛玉眼睁大了:“奇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姓?”“中午时候,新老板就在集子里。我听人叫,就记住了。”新黛玉看着轿子边点头哈腰的女人笑道:“你真的一心一意要把她卖掉?我看她力气大得像男人。”“上海城那可是好地方,穿的全是跟新老板一样,漂亮!”舅妈说。

新黛玉看看仍然跪在地上的小姑娘,她眼里全是泪水,满眼委屈。新黛玉心里一动,就说,“起来吧。破个例!十块大洋拿去。 ”她招招手,对那个青年后生说:“阿其,让她们俩按手印。”

“太少,”舅妈说,“都说卖丫头至少三十块大洋。”“那就带她回吧。”新黛玉叫抬轿的人,“只能做粗工的料子,一分价钱一分货嘛!走吧。”

舅妈赶快说:“老板息怒,十块就十块。”

轿子继续赶路,小月桂赤脚颠颠地跟着,她拿着新黛玉的包袱,奔得不停地抹汗,把本来特地洗干净的脸画上了几条污痕。越往前走,田野越是嫩绿,油菜花黄黄地涂在道两旁,白蛾围着轿子飞舞。

他们终于走上黄浦江长堤。轿夫慢了下来,行人多了,江面也宽了,说是到了陆家嘴渡口。隔着黄浦江,对岸就是上海外滩。下午夕光,分外晶亮地照着那些英式维多利亚建筑,江中不时发出怪叫的轮船喷出烟雾。小月桂把包袱搁在地上,双手抓着自己的裤腿,看呆了。有担子撞了一下她的胳膊,很痛,她只是让了让,继续傻看。渡口繁忙。轮渡是有巨大烟囱的蒸汽铁轮,感觉冒出的浓煤烟直冲到脸上,小月桂高兴地笑了起来。来来往往的旅客提着包裹扛着行李,大人牵着小孩,喧喧嚷嚷地挤过她面前,跨上跳板上船。

盛妆的新黛玉用手理理一丝不乱的头发,敲敲杠子,滑竿放下了。她转过脸去,大声训斥:“小月桂,没到上海就想享福了?还不看好行李!”

这是 1907年初春。宣统皇帝尚未上台,都知道这么混不下去,但一切都悬着等着,连开端的开端都尚未开端。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