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看来常力雄是新黛玉可以无话不谈的人,发点牢骚,诉点苦经。对这样知心知意的男人,女人往往容易失去戒备,一糊涂就踩过了线。她得意起来,说她只用了一句话,一句话就把这犟骡子给治服了——“明早就送你回乡下去!”——结果这犟骡子马上朝她求饶。

小月桂还是静静地站立在一侧。她的漠然把新黛玉又点起火来,说其实她若能真接客,客人一定会嫌我们书寓没有品位雅趣。最最不像话的是一双大脚!新黛玉对常力雄解释完,转过脸命令道:“小月桂,脱下鞋来让常爷见识见识大脚女人。”

小月桂羞得无地自容,想一跑了之,但是新黛玉的威胁,记忆犹新,她可不愿冲了姆妈的兴头。无可奈何地脱下鞋子,在亮晃晃的地板上,害羞地动着脚趾,与新黛玉那三寸金莲相比,这双脚真是大得出乖露丑。小月桂自己看一眼,也羞恼得不行。

但是旁边正好是常力雄垂吊在床边的一双大脚,比她的大得蛮横,坚实粗壮,长着黑曲曲的毛发;她的脚掌细长白嫩,指甲透亮,二脚趾与大脚趾差不多一般齐。她愣在那儿,看得入了迷。

“脚丑到这样子,不是命该做娘姨的坯子?瞧她那副脸,还挺委屈的,长成这个怪相,心气还比黄浦江上洋船的汽笛声高!”

新黛玉真是替这女孩子担忧,“哎呀,怎么个了局喽!”

这话终于提醒了常力雄,他一笑,说:“好啦,不要拿丫头出气了。穿起来吧,让她穿起来!”他把眼光收回来,朝新黛玉脚上捏了捏,说哪能个个女人,都像新黛玉当年那样绝世美貌,海上四大名花品评第一?

新黛玉认为此话有道理,不过大观园里,丫头如果不俏丽,也坏了看官的脾气。新黛玉眼睛瞟了下小月桂,厉声让她离开。

小月桂穿好鞋,收拾起盘子,朝门外走。常力雄端过新黛玉递上的茶碗,喝着茶水,不经意地看着小月桂的背影,突然心里一动。她穿的丫头服装,太紧,挤着身子,肩有些宽,腰部细柔,显然不是公认的美人娉娉婷婷,在风尘女子中,很少见到。

这种风韵很特殊,好像只是清纯的乡下土气,他年轻时就熟悉的那种民间女子的粗犷。

似乎太熟悉一点,他想,不至于看一眼,就逗得他竟然心跳起来。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他这才想起来,小月桂端着东西的样子,很像刚到书寓门口时看到的“西洋春宫”画片上,那个扛着水罐的西洋美女。

可能是由于个子较高,上衣挂住在后腰像流水冲到树干一样,行走中拦搁成波纹流动,没有直落下去,反而把臀腰全部显了出来,套在褂子下的宽裤腿在飘飞,整个身体悠然摇动。这幅景象,仿佛即刻就会消失。

常力雄突然厉声说:“停住!”

小月桂已经走到厅里,猛地听到他的话,吓得浑身一抖,停止了脚步,但是没有回头。“你等等!”常力雄说。

小月桂不知所措地垂着头看自己的布鞋。想了一下,她半转过脸侧身对着屋里的两人,然后抬头挺胸,手抓紧托盘,害怕得气都不敢喘。

新黛玉已经下床站到地上,手里本拿着茶碗想喝水,这时僵在半空,不知道常力雄是什么心思。

“你嫌她做丫头活儿都不配?”常力雄转头,对着新黛玉慢慢说,“那就给我吧。什么价?”

新黛玉大吃一惊,完全没想到听见这种话,茶碗差点跌落到地上。但她不愧是见惯男女风月之事,一向知道男人对女人的心思无可理喻,也时刻准备他们在这事儿上悖乱胡闹。

她放下茶碗,不紧不慢地说:“常爷,你英雄一世,哪怕尝野鲜味,也得看人。我这儿的几个姑娘哪个不比她强?你以前看上过两个姑娘,都受抬举大紫大红。若是你想要别人,海上名花野花,尽管你挑。找个大脚丫头,会让全上海码头江湖笑话的。”

她说话渐渐没了声音,因为她看见常力雄根本没有听她说,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侧立着的小月桂胸前布衫下顶起的乳头,他那神态让新黛玉明白了一切。

她一甩袖子,很大气地反过来说话:“这方圆十里华界洋场,都是你常爷的地盘。你要一个丫头还不容易——送你得了,一文不取。”

常力雄马上接着说:“我可是认真的,你的光面子话得兑现。”

看来常力雄不是拒绝听她说话,他只是装做没听见他不想听的话。有时让人觉得此人心粗嘴拙,但一旦被他的耳朵抓住关节要紧,他立刻剑光一闪,一语封死。

新黛玉涨了一脸红。她走到小月桂面前,仔细打量后,又踱到常力雄面前,本想说什么,却忍住了。她依然满脸笑容地说:“常爷呀,你高兴,就带回家去吧,多一个仆女,服侍你那么多偏房。可别怪我没告诉你这丫头粗手粗脚,打碎你家里细瓷水晶玻璃什么的。”

常力雄坐在床头边,穿上鞋,清了一下喉咙。新黛玉笑容赶紧收住。的确,他常爷是上海烟赌娼业的后台,一品楼这个上海花界第一招牌,是他扶出来的。他和新黛玉关系再老,也不允许他的权威有半点折扣。

“不往家带,就放在你这里。单开一房,配上两个娘姨,月钱跟其他的姑娘一样,全部新行头,房里陈设要她喜欢的。”

他话说得不狠,但一字一钉,容不得反驳,而且明显是冲着新黛玉来,开口说话像下命令似的,让她心惊肉跳。她知道常力雄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她没有气得头脑发昏到这种程度,为一个丫头得罪常大爷。“行行,常爷要什么,就有什么。”

但是小月桂忽地转过脸来,看着常力雄说:“我还没愿意呢!”

新黛玉跳了起来,这下她有了发脾气的理由,她冲过去想打小月桂,一个卖断身的丫头,不识抬举!常力雄一把拦住她,自己披上衣服,走到小月桂面前,温和地说:“那么,你是愿意,”声调慢悠悠地,“还是不愿意呢?”

小月桂仰脸看着常力雄火辣辣的眼睛,她手里紧握着托盘,经不住他看,脸转开,目光移到门柱上。可是常力雄又走近一步,眼睛盯着她不放,他的目光停在她微微启合的嘴唇上,加重了语气,“到底愿不愿意呢?”

小月桂突然满脸绯红,一扬头,扔下手里的东西就跑了出去。

那托盘落在地板上,竟然不如她的脚步声响。常力雄仰头洪亮地笑起来。小月桂跨出门槛跑过走廊,奔下楼梯,直跑进黑黑的门洞里,迎面对撞上一个青年后生,险些碰个满怀。

但是她几乎都未看对方,就在快跌倒那一瞬,灵敏地一闪身,头也不回地沿着围廊跑掉了。青年后生纳闷地注视她跑走的矫健背影。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