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她打量这屋子,虽说只是一个单间,不像别的小姐是两房套间,但是似乎比那些房间大,不管怎么说都不算差。有一个荷花翠鸟画屏,把房隔了一下。一床被褥枕头垫子,叠得整齐;三面框镜架挂在一边的梳妆台上,梳具粉盒口红脂粉眉笔,一应俱全;竟然还有玻璃吊灯和自鸣钟,窗帘锦缎亮丽,垂着漂亮的流苏。

“你看,比待其他小姐还阔气。”新黛玉看着小月桂问,“姆妈对你好不好?”

“谢谢姆妈。”小月桂赶紧说。

“别哭丧着一张脸,你不是很会笑吗?”新黛玉说。

小月桂垂下眼帘,不作声。还不知道要为这种一辈子从来没有过的奢华付出多少代价,她心里正五神不守。

新黛玉心里哈哈一笑,只当没看见她的表情,对李玉说:“等会儿领大师傅到月桂小姐房里,给她做几件像样的衣服。咱们书寓的脸面,姆妈节吃省用,也得绷起来。”她想了一下,“也不知道这个常爷定在哪一天来做这个事,你们每天都要准备好。这个大老虎说来就来,来了,就要吃人的!”

小月桂脸色都变了,她知道新黛玉是吓唬她,但是这取笑似乎有点真。

新黛玉笑了起来,“常爷吃了吐出来的女人,个个都是隔一夜漂亮十倍,跟花朵一样,瓣瓣都新鲜着呢。”

小月桂去掉了丫头的装束,换了一身麦绿嫩蓝,与以前判若两人。她几乎没法相信,镜子里的富贵小姐,是那个每天打扫猪圈浑身脏兮兮的姑娘。

在乡下种田时,她经常跟粪便打交道,臭不可忍,有时弄得一身都是。到一品楼后,早上她在粪车到之前,负责从小姐房里把马桶拎出来。那些马桶盖得严,封得死,洗净后熏过香,但一样是屎。现在由别的丫头做这事。

一旦做了小姐,事事有人伺候,铺床叠被由别人做,梳头也不必自己动手。她生是丫头命,很不习惯,闲得难受,连手都没处放。

秀芳劝她学绣花,她想想,便让秀芳去买帖墨毛笔回来,铺纸在圆桌上写字。父母去世之前,她开过蒙,只是好久没有摸过笔墨,心中发怵。

这么过去了一周,也不见常爷露面,小月桂忍不住了。她坐卧不安。走到回廊上,看见新黛玉一人在房间里嗑瓜子。小月桂经过门口时,新黛玉闻声转过头来,脸上有一种奇怪的微笑,比一脸冰霜还叫小月桂周身不舒服。

李玉比她大十多岁,见过世面,她劝小月桂说:“得等,值得等。常爷是洪门老大,上海滩一只鼎,其他姑娘想高攀,也攀不上。常爷也是英雄好汉,万人敬仰,跟上常爷会在万人之上。”当小月桂经过新黛玉的房间时,新黛玉叫住她,说:“明天起个早,带上李玉和秀芳。我们去城隍庙。”第二天她们四人坐了两辆马车,去城隍庙拈香拜佛。大清早,石板路上马车如云,艳装的风尘女子裙裾边系着小铃,处处听见悦耳的铃声。

快接近城隍庙,街上热闹得像赶集市,他们一席人干脆从马车上下来,走过去。江湖艺人在表演吞剑耍扯铃,在小孩子的身上箍紧铜丝再踩肚子,小月桂马上把目光转开。一个接一个的小吃摊,卤鸭小笼包子香传几条街,烧田螺诱人口水。

就在这时,小月桂看见余其扬急急走过,不太像是从庙里出来的。她马上想到这个阿其肯定知道常力雄在想什么。她大步赶过去叫他:“阿其!”

余其扬没听见,在人群中几闪就不见了。她转几个身,又发现了他,追了上去,他正在等一辆马车。

“阿其。”她想说的话,却未能说出口。余其扬当没有听见。她的脸马上涨红了,对他说,她是小月桂,问他怎么也不到一品楼来了!余其扬这才掉过脸,冷淡地说:“是你!真是太巧。”他跳上马车,说是有急事,就让马车夫开路,消失在人群中。

小月桂马上明白这阿其有意装着不相识,她面子上下不来,心里恼火。其实她并不想逼出一个关于常爷的答复,不料常爷的下人却躲鬼一般躲着她。她愣愣地站在街头,没有动,心里从来没有这么难过,好像落进水潭,一沉到底。

李玉追了上来,“原来你在这儿,急坏我了。”

小月桂勉强一笑,问李玉是不是姆妈以为她跑了?李玉眼尖,瞧见远处坐在马车里的余其扬,“原来你遇见这孩子。”

李玉带着小月桂过九曲桥,一边告诉她:余其扬是在一品楼生的,听说他生母是个小姐,生父不知道是谁。他的生母后来姿色衰败,不能呆在书寓里,只好到别的妓院做幺二,甚至做野鸡,不再露面,最后落到音信全无。这个孩子却被服侍他母亲的娘姨丫头留养下来,稍微长大,就在妓院里打杂,做下手,做别人称为“小龟”的角色。

小月桂关切地问:“他妈妈再也没有出现过?”

“多半早已亡故了吧?死前恐怕已经沦落不堪,不能再来见他。哎,做这一行活不长!”李玉叹口气说,“哪怕往最好的地方想,妓女有个从良好结果,也不敢提起有个‘野养’的儿子。恐怕这做母亲的早就死了这条心。”

这么说,那阿其也蛮可怜,跟她一样,满世界没有一个亲人。她对他的那份怨气全消了。像他那样索性不等什么人,倒也活得干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