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第四章

哪一个夜晚能有满天紫蓝透气?叫人想起来都怡人心肺。真是好彩头。四马路上,加上横向的十多条街道弄堂,有数不清的酒楼、茶馆,大都是为其中的“书寓”和妓院服务的。妓院各自挂着招牌,有的将头牌妓女的香艳名字,用红笔书写在大门口透亮的灯罩上。客人熟门熟路地进进出出,甚至成群结队,在各色灯光红火中,从这妓院窜到那妓院,笑声夹着叫喊。

四马路中段很气派的一幢房子里,喧哗热闹异常。这是一家酒楼,有个包间很宽大,坐得满台客,被叫来出局的艺妓或坐或站。他们的眼睛全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名妓身上,她绣花绿衣,红裙微露一对三寸金莲,评弹拨弦唱声清亮,余韵低回。她的纤纤玉指急拨慢弹,细声长吟。每个音都拖三个圈:

卿怜我——纸鹤——飞得低,没有线——牵怨——秋风吹。

月色融——融花——开易凋,我劝卿——今晚——酒儿醉。

被客人叫出局的妓女除了献艺还要烘托气氛:添菜斟酒,依偎着客人时,风情万种。这批艺妓,专心地凑兴,娇声娇气地帮着身边的男人喝酒行令,借醉掩羞,扔出挑逗俏皮话,逗得满席大乐。

正当宴席开始精彩起来时,主客位上的常力雄,站起来向设宴的主人拱手致歉,说今晚有事,得先走一步,得罪了!

主人站起来留他,旁边一个长辫子的胖男人也站起来说:“不能走,常爷不能走。从未见常爷这么早就不玩了。没有常爷,满座美人不欢,对不对?”

众妓女都叫起来,不让他走,说少缺了他,就少了豪兴!常力雄还是在一个个打恭,腿往后移。那些人开始嘀咕,不知何事让常爷这么着急?

“听说常爷看中一个雏妓?”席间有人问麻脸师爷。师爷却神秘地不作声。那人接着又问:

“没有开过苞的清倌人!对吧?”常力雄听见了,朗声笑了,点点头。一桌子人立即喝彩:英雄多情,可喜可贺!好汉风流,罪过该罚!常力雄说,因为先走,为此自罚三杯。他举起酒盅自斟,连连将酒一饮而尽,然后转身离席。

他走出包间,余其扬不知原先猫在什么地方的,立即从旁跟了上来。两人一前一后在点满灯笼的走廊穿行,出了酒楼,到了灯火通明的街上。余其扬不得不小跑才能跟上。常力雄脚步越来越快,衣裾飘飞起来。

上午就有人到书寓送口信,小月桂便开始被人摆布,从沐浴到换衣,到梳头抹香油。新黛玉觉得怪了:常力雄喜欢做不速之客,一是不让铺排,好看惊喜;二是他从来就不让人知道他的去向。

没料到,常力雄这次还遣人专程来捎个信。新黛玉自然懂这是什么意思,传话下来好生准备。

李玉和秀芳,与小月桂一起,一分钟都未停息地忙着,从窗到床架,从柜子到墙上,能挂能吊的地方都铺上了喜气洋洋的红色。在这之前,小月桂从未穿过红衣,穿上才发现,其实浓烈的红很配她,她青春光洁的皮肤,被衬映得白皙细嫩。

她的嘴唇本来就潮湿红润,连香精凡士林都不消涂。眼睛眉毛却被李玉仔细勾画了几遍,这是她第一次画眉,一直闭着眼,怪难受的。但是李玉摆弄完后,她对镜一看,确实连她自己都不认识了,尤其是那双眼睛,漆黑清澈,她的心猛跳起来。这些天来,人明显瘦了一圈儿,瘦得正正好好。

新黛玉神采奕奕地走进房,四下打量了一圈,奇怪怎么还不点烛?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