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小月桂本来端坐在榻床上,便下地来去点烛。新黛玉止住她,说是这样会把她的绣衣弄皱了。那边秀芳闻言,赶紧点烛。新黛玉走过画屏,严厉地盯着小月桂说:“常爷的马车马上就到,他一到,酒席就会送上来。好好侍候,你听着,不许任性,不许有差错。伺候好了我自有赏,不然家法处置!记住了,他可是常爷啊,我都得捧着端着!”

小月桂紧张地点点头。新黛玉一拂手就走了。小月桂坐下来,看着烛台上的火苗在增大,感觉到那马车在大马路上行驶,腾蹄飞奔,卷裹着一大片令她惊慌的色彩而来,接近了小西门,到了院子外的大门前。她竭力止住自己叫出声,干脆闭上眼睛,不看周围人在忙什么。

小月桂与常力雄两人在屋里了,桌子上红烛燃得旺旺的。小月桂坐在床边,帐子挂了下来,遮住了她。常力雄把帐子撩了起来,她打扮得精致细巧,有如天人,几乎让人不认识了。常力雄惊奇地瞧着小月桂,她把脸转过来,不让他看见。常力雄把她抱住,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想挣脱开。

“还是不情愿?”常力雄说。

常力雄把一碗茶递给小月桂。她接到手里,等着他发火。常力雄不但没发火,反而自己给自己端过茶碗,喝着水。她盯着茶碗,不知下面的局面该怎么办,怯生生地说,“我该受到家法处置!”

“惩罚你什么?你做错什么?你只是脑有反骨,天生不顺从。 ”

常力雄笑着说:“不过今天,你只是害怕,对吗?”

小月桂点点头,还是没有抬起脸来看他。

“那就再等等也无妨。”他说完就回到床上。

小月桂喝了水,觉得奇怪了,便轻脚轻手走到床前,那边已经开始打鼾。她揭开帐幔,看常力雄的安静的脸,这个人真是言而有信。她走过去吹灭蜡烛,坐在床边想了想,便脱下鞋子,上了床,躺在常力雄的旁边。

她侧翻过身体,脸转向常力雄,身体渐渐靠近他,最后勇敢地把手放在他肩膀上。

自鸣钟在摆动,不知疲倦地走着。过去了许多个晚上。这天晚上,小月桂觉得口干舌燥,她翻身下床,趿上鞋,仔细地掩好帐子。

走到楼下厨房,她看见月亮如弯刀斜挂在天空。远近一片静寂,偶有马车哒哒的蹄声,似乎从另一条街上传来。

她端着茶具顺楼梯而上,脚朝上迈一步,她的身影就高一步。头发散乱地披在肩后。大概凌晨四更天了,这院子里好多窗都还亮着灯光,但大多门窗紧掩。即使酒兴阑珊,归者自归,留者自留,夜还远远没有打算结束。

她悄无声息地进房,喝了水,走到床边。

柔和的灯光透过帐纱来,常力雄睡着了,平静地打着鼾。她抬起身,仔细看他裸着的胸,以前她注意到他一身锦缎一样的好花绣,现在才看个仔细:左凤右龙,绿蓝相间,凤羽龙鳞,色彩鲜亮,图案做得真细致。他曾说,这是熬了好几个月的刺痛流血才绣成的。

常力雄呼吸起伏时,左凤右龙,好像在他胸前袅袅对舞,她不禁笑起来。想伸手摸摸,看看刺得有多深,有没有伤疤。只是怕弄醒他,才止住这念头。

他翻了一个身,盘在头顶的长发落下来,遮住了左脸颊,她伸手想给他轻轻撩开。

在这一刹那,他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醒神地看了一下,又倒在枕头上,自个儿笑了起来。

她揉着被捏痛的手腕,埋怨地说:“不识好人心!”

他拿过她的手腕,揉了揉,“不要恼,我吃江湖这碗饭的,睡觉也半张着眼。”他接着小月桂递上来的茶碗,起身喝茶水,待她烧好烟,便搁下茶碗,取过烟枪吸了一口,郑重地对她说,江湖上他有好多仇家!官府里——就不说了。今后不要不声不响就靠近他。

“谁想靠近你?!”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