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三爷知道这种事情轮不着他来辩解,可能此人就是冲着他这样的角色说这种话,不至于马上闹僵。他只是说:“黄先生请,黄先生请。山主已经久等。”

黄佩玉三十六岁,在上海男人里算个儿高的了。大褂外加一件皮背心,唇上留有修剪整齐的胡子,帽后的辫子显然是假的。

他进门后将礼帽递给余其扬,反而显出气质来,看来是个有阅历有主意的人物。他的脸相却一点不咄咄逼人,语气也温和了,带着三分笑意,外表看很像一个书生,斯文儒雅。

余其扬不由得多看了黄佩玉一眼。黄佩玉马上明白是什么意思,主动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交给余其扬,然后举起双手。

余其扬的搜身做得干脆仔细,快速有礼,却没有漏过任何可能藏武器的地方,这是当保镖的基本训练。他格外谦和地说:“黄先生,得罪了。”

里面师爷大步迎上来,向黄佩玉拱手致意。师爷陪同他走上回廊,楼梯口又有管家老五和老八分别行礼迎接,陪同到凤求凰厅。

待一行人的脚步声到厅门外,常力雄在厅内高举双手作抱手礼。他神色严峻,眉眼之间似有杀气。他没有说话,更没有请来人坐下。

黄佩玉走进厅堂,举双手抱拳,两人的眼睛相对,似乎在测试对方的内心。洪门山堂规矩,见生客先威后礼。黄佩玉早知道他要“过关斩将”,但没想到这个有名的帮主常某人如此威仪慑人,不禁心里稍有怯意,怕今夜会现出破绽。不过他脸上纹丝不动声色,几个头目站在他身后,离他只两步远,随时都可以把他扑倒。

常力雄背后是一脸严肃的新黛玉。小月桂头发梳了个髻,一身素衣,除了手腕上有玉镯,无其他佩饰,她静静地站在新黛玉的身后。

突然常力雄朗声唱问:“领香人来做什么?”

黄佩玉回答:“投奔梁山。”

不等黄佩玉话落,常力雄又问:“何事投奔?”

黄佩玉也不得不快接:“结仁结义。”

“受何人差遣?”常力雄不让对方有想一下的机会。

“天差地遣。”

“青帮转洪门,鲤鱼跳龙门。”常力雄几乎威胁地说。

黄佩玉说:“只有金盆栽花,哪有青红分家?”

听到此言,常力雄扬声大笑,声震全屋,却突然收住。他缓缓站起,架开手臂,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先将两手附在胸前合拢,向左右分开,左右手拇指翘起,余四指抱拳;左手向后过头不动,右手向前直伸,上下三起落;右腿前弯,左腿后伸,右手上下三起落;此后右手随右腿收回,两手过左肩合拢后,再向左右放下。常力雄的架步,动作舒缓,劲气内敛,显然是武功精到之人。

黄佩玉没有动,只是拱一下手,两眼看着常力雄说:“前弓后箭,凤凰三点头。山主是‘大’字辈,小子冒犯了,请恕罪!”黄佩玉转过头去,斜看常力雄身后站着的两个女人问:“何处阴码子?”

新黛玉伸手拢胸,左右手各做“三把半香”,交叉于胸前,右腿跨前交叉于左腿。黄佩玉笑道:“原来是金凤四大爷,失敬失敬。”他自己摆开身姿,做了一个架势:右手握拳直伸,左手做“三把半香”,平于肩头,放在左胸,做前弓后箭,凤凰三点头,后做收势。

常力雄大笑起来,说:“好好,山堂心腹,山堂心腹。”他一摆手,请黄佩玉坐下,算是过了头上几处关隘,已经可以以礼相待。

他们坐下后,中间隔个桌子。小月桂麻利地端来早就备好的一盘瓷酒杯和酒壶,摆在桌上。常力雄伸出手来,拿过瓷杯,摆出一个奇怪的样式。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