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新黛玉语气僵硬地说:“慢着,你没听懂我的意思。自从你进了这家书寓,我的日子就不太平,常爷就是遇上你这克夫命才死得那么惨。”

从娘肚子里钻出来,她就没想到自己是这样一个人。当时她认为是新黛玉在找她出气。多少年后,她才懂了新黛玉这话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新黛玉还说:“是我眼瞎了,早该看出你根本不是这里的人。你的命太硬,有福必招祸!”“姆妈,那么我自己赎身。 ”小月桂费劲地起身穿鞋,翻箱越柜,连着耳环和金钗,把不多的细软全部摊在床上。新黛玉讥讽她,语气里酸溜溜:“哟,看不出常爷疼你的样!送这么多金银首饰,我可从来没有这福气。”

小月桂用绸子把首饰包起来,当没听见,她没有心情与新黛玉计较。她的绝望绝不是这个女人能明白的。她说:“秀芳和李玉正好在此,伺候我这些日子,辛苦了,我得谢二位。”

新黛玉回过身,画屏边果然垂手站着秀芳和李玉,一人手里捧着托盘,一人手里捧着汤碗,站在那里听这两个女人说绝情话,都呆住了。小月桂清楚,李玉和秀芳是看在常爷的面上,看在她救常爷时那不要命的勇气,才照应着她,小月桂知道多说无用,但是她还是想要新黛玉知道:

“姆妈,你当初把我从乡下带到上海,现在还让我安心养伤,对我就是有恩之人。”

四个女人一声不吭。楼下似乎有歌声,混着琵琶声,像是自弹自听。天色在这一刻变成暗红,本来停了一个时辰的细雨,夹着狂风骤至,转眼大雨倾盆,从屋檐直通通倒下天井。

常爷真是有眼光,早就明白若是他不在了,她小月桂的命运会怎么样。每次他送她首饰时,她心里就纳闷,现在明白了,他让她有后路可退。

小月桂把手里的绸包交到新黛玉手里,又把左手的玉镯子脱下,放在绸包上面。新黛玉干干脆脆地说:“这些首饰不够赎身!”她拿起绸包,一甩袖子就走出了房间。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