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忽然间,她明白了这些人在干什么事,为什么新黛玉自从那天大发脾气之后,这几天完全忘记了与她纠缠。她觉得自己什么情景都看见了,什么气味都闻到了。

从舞厅里出来的一个人,刚坐进马车,便被人捅了一刀,一挺身,刀尖从前胸穿过。四马路的一家药店里,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被人先砍伤右臂,又削掉了头。一家烟馆被一抢而空,里面五个人全部被勒毙。

几乎听不到枪声,一夜之间,青帮那些武艺高强的头目,即使能溜掉,也带了伤。

枪声只在法租界里响起,附近的居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街上有些人在拼命跑,有些人在拼命追,双方不时开枪掷刀子。他们想探头出窗看个究竟,却怕子弹不认人。

租界巡捕马队沿街赶来,开枪追逐,两帮人才迅速消失了。

整个夜上海卷裹在血腥气之中。小月桂不敢睡,眼睛刚合上一会儿,就心惊肉跳。大约在凌晨四点左右,警觉到楼下有动静。她赶快披衣下床,蹑手蹑脚走出房门。

天早已鱼肚白,凉风习习。她才下楼梯两级就愣住了:余其扬坐在楼梯上,倚着扶手,时间好像回到常爷出事那天晚上,不同的是,他不再对她视而不见,而是眼巴巴地望着她,像有要紧的话要对她说。

小月桂急急地奔下楼来,这才发觉他衣服上浸透血污,惊得赶快凑近一些细看。余其扬急了,说巡警正在追他。他的额头沁出汗珠。

小月桂赶紧抓过他的手,侧身在楼梯一旁。她刚在想应当怎样藏起他,新黛玉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阿其,你太嫩,走错了地方。此处是非之地,这次青红帮火拼首先就是在一品楼前打响。巡警马上就会来搜查,你趁天还没有亮,赶到三号去躲起来。赶快走!”

余其扬没法,看了小月桂一眼,转身就奔出去。

小月桂比余其扬动作更快,先跑到大门口,探出头去,外面连个鬼也没有,一只猫跳上斜对面石坎上,两眼珠紧张地盯着人。

她这才把余其扬推出去。她转过身来,新黛玉正伫立在那盆兰草花边,喃喃自语:“常爷,这下你可以瞑目了!”这里卷入了什么仇事,一旦卷入这种事,就不是她能弄得清的。她心中天大的事就是:今生今世,常爷从此魂远离了。小月桂背靠着门,常爷真的远走了,她真想陪他上路。她的脸贴着木门,双手紧抓着门把,想抓着上面遗魂的手留下的温泽。

马蹄声清晰地从街口那边响起,一队骑警从大门口奔过。小月桂从悲伤中回过神来,从门缝里看了看,巡捕没有停下,这才闩上门。

新黛玉手里拿着一块已经浸湿的手绢,眼睛也是红红的。她长叹一口气,挥了挥手绢说:“这个一品楼也成了血光之地。散了吧,都散了吧。”

小月桂还不太明白新黛玉的感慨,张开泪眼往她那个方向看。新黛玉走上楼,仅走上两步,回过头来,似乎很体谅地说:“不跟你算赎身钱了,你回浦东乡下去,好好嫁个种田人,过安生日子。 ”小月桂没有搭腔。“不肯回乡下?”新黛玉觉得这个丫头有点不可理喻了,“还想赖在上海?上海岂是容得下你这样的种田人的地方?”小月桂说,她现在的想法不一样了。

“好心为你着想,反遭人嫌!”新黛玉站在楼梯上看着大门口的这个丫头,“那就由不得我,只好跟你前账后账一起算了。”

小月桂走过天井,站在石坎上,想也未想就说:“有家新闻报纸,今天找我说说常爷的事。我本想,男女这种事情,怎么好说出去呢?现在我明白了,你如果赶我回乡下,我就只好说!”

她说完,自己也愣住了,去看新黛玉,新黛玉正狠狠盯着她,整个院子的空气一下子凝住了。

早有好几个脑袋打开窗或缩在窗帘后,往这儿瞧热闹。胆子最大往外瞧的是双玉小姐,这个一品楼的头牌,最爱看人倒霉。

“看什么?”新黛玉瞟也不瞟那些窗子,火气一下上来了,“上海不是乡下小姑娘的天下。”她几乎吼起来,一跺脚,“你给我滚!滚啦!”

小月桂突然朝新黛玉跪了下来,“那么把我卖进不嫌大脚的窑子。”她想到自己被逼到绝路上,不由得悲从中来,低下头去,不过声音还是没有哀求之意。

“我是由常爷破瓜的人,总值几个钱吧!”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