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这六年是多事之秋:朝廷完了,皇上还有;革命刚停,又二次革命;民国开始,就枪炮不断。但是上海市面大不一样了:六年前到过上海的人,现在会认不得路。

而且,清朝一倒,帮会从地下升到地上,1913年春末,势力大盛。五月,黄佩玉在洪门开的老顺茶楼开堂招徒。已经是革命之后,满堂人依然是长衫,只是发式各异,有的人剪着短发,有的人留发到齐耳根。

这还是上海洪门史上第一次开门收徒,不像在前清政府虎视眈眈之下,事事得瞒着官府,至少打通关节,让官府佯作不知。现在是民国,结社自由,可以无忌惮地公开设堂。

茶楼正厅宽大,案上点着五支大香烛。桌下还有一排香烛,两头都用红纸包着。香烟缭绕,气氛庄严,麻子师爷两鬓灰白,显出年龄来了。他一身蓝底青花缎袍子,套了一件马褂,穿着黑呢鞋,主持开堂仪式,唱颂词。

黄佩玉也是一身袍子,只不过他那件马褂上面有寿字团,人比六年前更精神,红光满面,坐在一把太师椅上,三爷和老五等人各坐两旁。看着同门兄弟都到场,师爷高呼:“开山门。”那些等候在厅门外的兄弟们手捧红帖,前前后后进入堂里。

师爷诵唱洪门代代相传的开山门诗颂:

今逢吉日香堂开,英雄济济赴会来。

异姓兄弟来结拜,胜似同胞共母胎。

众兄弟应和最后一句:“胜似同胞共母胎。”再向黄佩玉磕头。

师爷继续诵唱:“开香。”“下跪。”“启问。”黄佩玉清了清喉咙,眼睛威严地全厅扫了一圈,才问道:“你们是自愿入帮,还是有人教你入帮?”“入帮自心情愿。”那些跪着的人回答。“帮规如铁,违犯帮规,铁面无私,晓得吗?”“甘受约束,誓守帮规。”

全部程序过完,礼成开宴,直到半夜才宴罢。黄佩玉和师爷这才步入大亮着灯的茶楼后厅。黄佩玉喜欢老顺茶楼这儿的环境,地处泥城桥,来往交通方便。他就把这儿当成洪门做事会客的场所,自认为比常力雄拿妓院做会所尊严得多。

说实话,他从心里看不上常力雄,那种草莽英雄作风早晚自取其祸。最主要的是,他自己吃政治饭出身,明白政治是假货,高唱主义的政客只是利用帮会。这个常力雄真的信奉反清复明,最后送了性命。

黄佩玉脱掉袍服,里面是西式的衬衫、背带裤、皮鞋。他拿起桌上的大炮台香烟,一直等在室内的一个妖冶的女人伸出手来,给他按打火机。他看着那女人戴着珠链的白皙脖颈,若有所思。师爷坐在椅子上,端起一杯茶水。黄佩玉吸了一口烟,朝女人挥挥手:

“你先离开,我要找人说事。”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