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官场财经 > 谁在背后:官商博弈的利益世界 > 第 2 章 盗帅楚留香——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第1节 第一章

盗帅楚留香和王静怡约会的地方,叫“梦巴黎咖啡馆”。盗帅楚留香不爱咖啡,爱的是火锅。浦东金桥附近有家餐馆叫“塞上江南”,名字里虽有“塞上”二字,主打的却不是牛羊肉,而是猪大骨火锅,几根带着肉的猪大骨,在沸腾的锅里上下翻滚,煮得喷香,配上千张皮、大白菜和土豆粉条,壮汉也能吃个肚儿圆。这样一锅才卖三十五块,比菜场里买排骨还便宜,每天食客从早到晚,络绎不绝。

老板老覃是河北唐山人,今年四十二岁,胖,常穿个中式对襟,说话文白夹杂。老覃和盗帅楚留香是同乡。盗帅楚留香看得起老覃,不是因为同乡,而是因为猪大骨。老覃看不起盗帅楚留香,也不是因为同乡,而是因为盗帅楚留香不会念他的名字。“覃”这个字,可以念“谭”,也可以念“秦”,盗帅楚留香念的是前者,但实际上老覃是后者。老覃遇人爱递名片,能把“覃”念成“秦”的,老覃就看得上。每次盗帅楚留香和他打招呼,老覃当面微笑,转身就开始嘀咕:“连个字都不认识,鸡鸣狗盗,贩夫走卒!”

可这天,老覃却有事求上了盗帅楚留香。老覃有个儿子,叫小覃,今年十九岁,高中毕业后没念书,到“塞上江南”帮老覃打点生意。上个礼拜小覃从老家唐山回来,刚出火车站,遇到一个女的,瘦瘦小小,穿着一身又脏又破的校服,胸前挂着个校徽,可怜兮兮地说:“大哥,我是安徽科技大学的大三学生,来上海搞社会调查,钱包被小偷偷了,一天没吃饭,你能借我点饭钱吗?”

小覃人年轻,抹不开脸面,本想带着女孩去自家餐馆吃饭,又怕老覃骂,就掏出钱包,说:“你要多少?”

女孩说三十就够了。小覃没多想,刚掏出三十,女孩又说不是三十,而是七十。小覃掏出七十后,女孩又说:“大哥,我回家的路费也没了呢,您帮人帮到底,再帮我买张火车票吧。”此时小覃已经有点晕了,也没多想,就说了声好。火车票女孩要一百七,小覃钱不够,就和女孩一块儿去取款机取,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小覃把卡上的三千块全部取给了女孩。

回家后,小覃才清醒过来,女孩没遇到小偷,自己倒遇到骗子了。老覃劈头给了儿子一巴掌,又踹了他一脚。老覃气的倒不全是钱的事,而是自己一贯以文化人自居,怎么生个儿子这么蠢!越想越气,越气就越想把这个骗子给找出来。这时他想起了老乡盗帅楚留香,常来吃饭,这个人到底是做什么的,老覃没问,盗帅楚留香也没说过,但言谈话语之间也能看出个大概。

盗帅楚留香啃完猪大骨,又拿根吸管,伸进骨头,“呼噜”“呼噜”地吸骨髓,老覃趁着结账的工夫,托盗帅楚留香,看能否找到这个骗子。老覃沉痛地说:“不为那三千块钱,为她骗我儿,我儿一片赤诚之心,却落个如此下场,实乃社会之祸啊!”

盗帅楚留香把骨头一扔,没好气地说:“一边让我帮忙,一边让我结账。结账就算了,小本生意我也不计较。但我连个字都不认识,能帮个什么忙?”老覃这才知道,原来自己每次嘀咕,盗帅楚留香不但听见了,而且听懂了,不但听懂了,而且记下了。他一下慌了神:“那我以后不骂你还不行吗?”盗帅楚留香轻蔑地一笑:“这不是骂不骂的事。你这个儿子啊,得好好管管,不要遇见个小姑娘就挪不动步,我看这事儿,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

老覃怔住了,嘴巴动了动,没说出话来。盗帅楚留香心里痛快了,也没继续,抓起桌上的手机出门。跨出门口,点上一根烟,刚抽一口,手机响了,对着太阳,盗帅楚留香眯着眼睛一看屏幕,来电显示是王静怡。

盗帅楚留香业余时间爱上网聊天,王静怡就是一个网友,昨天刚搭上话。盗帅楚留香的技术过硬,公交、地铁、大马路,从不走空,但嘴皮子不行,技术再强也无用,更何况,工作和爱好是两回事。

盗帅楚留香长得也不错,就是有一个摸鼻子的老习惯,摸鼻子不是因为鼻窦炎,而是为了掩饰,他的鼻子,高、挺、带个鹰钩,像刘德华,但鼻梁中间有一节凸起,整体朝右倾斜三十五度,这就不像刘德华,倒像长歪了的吴彦祖。但无论是刘德华还是吴彦祖,没有嘴皮子皆是空谈。

普通男女见面,是先看脸,再谈嘴,但网友见面,是先谈嘴,再看脸。如果嘴谈不拢,脸就不用出场了。像盗帅楚留香这样的,打招呼只会说“你吃了吗”,表示高兴只会说“哎呀个妈呀,太可笑了”,基本不入女人法眼。当然,盗帅楚留香也爱说笑话,他常说的笑话只有一个,叫“咬不断”。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