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官场财经 > 谁在背后:官商博弈的利益世界 > 第 4 章 夏人杰——从“赵云”到“孙悟空”
第1节 第一章

1

夏人杰在区里机关做事,官不大,只是个科长,不过当官这回事,重实力,不重虚名,北京城里一个砖头掉下来,砸到十个人,能倒下十一个官,可要论实际,大多还不如山高皇帝远的一个乡长,夏人杰当的,便是一个很实际、也有实力的小官。

夏人杰今年四十四岁,辽宁大连人,大连出大汉,但夏人杰例外,小骨头架、矮,一看小时候也是穷孩子。大连人说话嗓门大,话里带着海蛎子味,夏人杰又是个例外,一口南方普通话,像刚摘下来的嫩红菱,又粉又糯。四十岁之前,夏人杰瘦,爱读三国,常以赵云自居,做人做事,风风火火,雷厉风行,在单位里虽只是个小职员,荣誉拿得比谁都多。但问题恰恰就在这里,光有荣誉,没有奖励,一屋奖状,不如存折一张,工作了二十年,从小夏变成了老夏,从没挪过窝。虽说后进来的同事都尊称他一声“夏大哥”,可“大哥”这个称呼,如果背后没有权力和地位做基础,那就是浮云。夏人杰也知道问题出在哪,有赵云,可惜没有刘备。没有刘备,赵云就是常山下一个身强力壮的农民,有心报国,无力杀贼。但刘备哪是那么容易遇到的?正如“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刘备没遇着,曹操倒遇着几个,但夏人杰看不上曹操们,觉得他们都是些蝇营狗苟之辈,不屑与之为伍。

没想四十岁那年,夏人杰遇到了一个贵人。人背运的时候,黑夜好像没个尽头,待到运转,发迹也就是转眼的事情。夏人杰回想起这过去四年,自己从一个一文不名的小职员,到一个实权在握的部门领导,身材也由清瘦精干到大腹便便,感觉恍如隔世。做小职员时,夏人杰见人爱提成绩,拉着人能说个三天三夜,现在地位高了,倒不提了,一旦有人提起,忙阻止:“都是为了工作,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又拍拍肚子,感叹道:“我老了,现在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啊!”于是大家都说夏人杰是个低调的人。

夏人杰遇到的这个贵人,是广州的一个处长,姓马,今年五十五岁,广东肇庆人,胖,个子不高,待人和气。

四年前,夏人杰去广州公干,晚上马处长设宴招待他。其实招待的也不是他,而是别处来的几个年轻干部,因为夏人杰和马处长之前打过几次交道,有些熟悉,所以马处长也叫上了他。夏人杰本不想去,出席的人之中,除了这个马处长,年龄数他最大,级别数他最低,但又不好拂了处长的面子,还是硬着头皮来了。

吃饭的人多,有十几个人。人多,吃饭就谈不了正事,酒过三巡,大家开始各自一拨说笑话。马处长平时也爱读书,恰好夏人杰又坐到了边上,两人便聊上了。知道夏人杰爱读三国后,马处长摇摇头:“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你呀,问题就出在这。”

夏人杰听懂了这句话,但听不懂这话里的意思,趁着马处长兴致高,赶紧请教。

马处长用筷子指指对面几位年轻干部,问:“你看他们是什么?”

夏人杰打量了一圈,有人勾肩搭背,低头耳语,有人高声喧哗,称兄道弟,也有人啥也不说,闷头吃喝。想了想,说:“青年才俊。”

马处长压低了嗓子:“狗屁,我看是一群妖魔鬼怪。”

夏人杰吃了一惊,忙问:“什么意思?”

马处长说:“我倒没有骂人的意思。你啊,不要读三国了,要读,就读西游。”又抿了一口茶,说:“西游才是正道。妖魔鬼怪,皆有后台。后台之上,还有后台。后台之下,分而治之。”夏人杰还想问,马处长摆摆手:“今天就说到这了,回去后好好琢磨吧。”

回去后,夏人杰连夜买了本《西游记》,晚上挑灯夜读,以前觉得这不过是本鬼打架的书,经马处长一点拨,越读越能察觉出其中的玄机,又找机会向马处长请教了几次,马处长见他上道,也是有心笼络。半年后,夏人杰升任副科长,再半年后,又升成了科长,捞到了一个肥缺,管装备,下面几个派出所的装备,都得他批。二十年没有完成的目标,现在一年就实现了。升了科长的夏人杰不再以赵云自居,他现在的偶像,是孙悟空。

戴绮和夏人杰能遇见,也是偶然。那天戴绮失业,又刚和前一个男人分手,正处于事业感情的真空期,晚上去酒吧买醉,恰好遇到了郁郁不得志的夏人杰,两人不知怎么就聊上了。离开酒吧,夏人杰请戴绮吃了人均二百六十八的海鲜自助餐,这放到平常,对戴绮来说不过是毛毛雨,但关键是夏人杰身上一共只有六百块,就敢拿出五百多请戴绮吃饭,钱虽不多,豪气冲天,这就打动了戴绮。当天晚上的房费还是戴绮主动付的,一上床,戴绮才意识到夏人杰的好。夏人杰看起来清瘦纤弱,实际却是野性十足,硬件、软件、操作系统都是超一流,一夜下来,眼不花,腿不软,依然兴致勃勃,弄得戴绮最后只得求饶了事。

夏人杰发达以后,钱捞了个盆满钵满,他捞钱的方法,和一般人又不同,一般人讲究“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却从不从主业下手,夏人杰管装备,装备上的事情,一是一,二是二,不看人也不看钱。他下手的地方,都是副业,而且还要看人,不相信的人,给再多钱都不要,几年干下来,名有了,钱也有了。

另外,自动送上门的女人也不少,夏人杰虽然谈不上守身如玉,但对戴绮的感情,始终和别人不同。人穷的时候,是追着“性”跑,人要是富了,“性”会倒过来追。夏人杰现在有女人不算啥,之前落魄的时候有,才是真可贵。其实也不光是恋旧,夏人杰图的,更是能听到一句真话。人的肚子一旦凸出来,欲望就会缩回去,发福后的夏人杰,早已不复当年之勇,其他女人看不到他的肚子,只看得到他的屁股,床下一味做作,床上一味奉承。唯独戴绮不同,不仅不做作不奉承,更能主动出击,公开场合,戴绮毕恭毕敬称呼“夏老板”或者“夏科长”,私下相处时,喊“老夏”或者“大东西”,这么挪闪腾移之间,竟把夏人杰玩弄于股掌,弄得夏人杰欲罢不能,两人的关系比之从前,倒更进了一步。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