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官场财经 > 谁在背后:官商博弈的利益世界 > 第 5 章 陆黎、曹丽娜——无做爱,不夫妻
第3节 第三章

陆黎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爽,同时证明以前和前妻包括其他女人都叫不爽。以前的过往,顷刻间变得味同嚼蜡,但让陆黎最爽的还不是这些,而是曹丽娜在整个过程中,都在说着最脏最乱的话,陆黎被她勾着,也把心底最隐秘最脏最乱,平时想都不敢想的话说了出来。说话的时候,像在黑夜里,没人看见,肆意妄为,无所顾忌,说完以后,太阳升起,鸟鸣花香,觉得神清气爽,这才知道,黎明前的黑,才是最黑,也知道了,什么叫做肮脏的力量。

一个月后,两人结了婚,举办婚礼时,陆黎突然想起了一个笑话,乡下有人结婚,想办西式婚礼,但不会说英文,就请村里的初中生把誓词翻译成中文。神父问:你愿意娶她为妻吗?男的回答:“I Do!”意思本是“我愿意”,没想那初中生的英文也是半瓢水,给翻译成了“我干!”

陆黎觉得这个笑话,说的就是自己。

结婚后,陆黎又清醒了过来,回到了现实世界。现实和癫狂是两回事,以前两人不是夫妻,关了灯,谁也不了解谁,说脏话有意思。成了夫妻,就算在黑暗中,也熟悉彼此,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两人办事的次数,从一天一次,变成了一周一次,又从一周一次,变成了一月一次。

有一天,陆黎无意中在曹丽娜的皮包里发现了几条内裤,颜色各异,皆是又小又窄,再一翻,又发现一盒安全套,当下大怒,和曹丽娜大吵一架,但曹丽娜死活不承认有问题,还埋怨:“不跟我做,我买来看看还不行啊!”陆黎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只得不了了之,从此心里落下了阴影,越看曹丽娜越觉得脏,以前脏得过瘾,现在脏得恶心,一月一次也没法保证了,改成了一年一次,陆黎如果想要,主要靠DIY,时间一久,铁棒撸成针,越发不行了。

对于陆黎和曹丽娜的结合,夏人杰开始的态度是无所谓,两个人都算他的心腹,也算是强强联手。但渐渐地,夏人杰就觉得情况有些不对,这一对夫妻,一个管人,一个管钱,还懂技术,自己几乎失去了控制,虽说自己是后台,但后台要是对前面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那很快也就成了个摆设,再加上曹丽娜和马处长还有一腿,夏人杰越想越怕,又想起马处长那句“后台之下,分而治之”,这才领悟到其中的真意,于是不插手也不行了,就找个机会,把戴绮安排进去,来了个三足鼎立。

但让戴绮加入,只是牵制,不想她取而代之。陆黎懂技术,左岸出产的摇头丸在圈内颇有名气,功效强,副作用低,还有多种口味,这全是陆黎的功劳。陆黎又懂管理,新人进来培训,第一课必是他讲,不仅讲做事,还讲做人,做人做事,恩威并施,在夜总会里,颇得人心。这样既懂技术,又懂管理的人才,如今可不容易找。

陆黎对戴绮没有好印象,先是觉得这女的多事,一进来,就嚷嚷着要加强管理,建立流程,屁大点事,得七八个人签字,一个字写得不对,就得退回去重做,什么事都要闹个水落石出。后来又觉得她爱搞事,夜总会里有个老员工,叫老付,勤勤恳恳干了五六年,年年被评为优秀员工,后来就因为一次打架,被戴绮开除了。打架在夜总会能算个什么事?客人喝醉了,磕磕碰碰是难免的事,戴绮这样做,分明就是借机排除异己,树立亲信。陆黎不甘心大权旁落,和戴绮平时没少明争暗斗,他有资历,又有威信,戴绮还真搞不过他,除了几个亲信,几乎是孤家寡人一个。但对戴绮和夏人杰的关系,陆黎也有所耳闻,因此只斩草,不除根,就想让戴绮待着难受,自己主动走人。

在夜总会里,小白是戴绮的头号亲信,负责培训,陆黎和戴绮不对付,看小白也不顺眼,但一直没动手,不是他心软,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要想赶人走,还须得走正规流程,不能胡来,胡来,容易失人心。偏偏小白的课讲得不错,这里的服务员,大多只有小学文化,跟他们讲课,当过老师的陆黎反倒不如中专毕业的小白。

对于陆黎的心思,戴绮心知肚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要想反转,须先下手为强。但想法和行动是两回事,戴绮光有凌云壮志,却不知如何落袋为安,急得像头朝地的冲天炮,屁股已经着了火,却不知往哪里钻,常一个人自言自语,时而激昂:“靠!就你这小样,我还搞不定你?”时而颓丧:“算了,争什么争啊,早点嫁人生孩子吧。”时而莫名其妙:“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这次夏人杰有求于她,她先是大惊,后是大喜,知道这机会终于来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