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1

在曹阳街派出所,大家都知道,新来的李薇薇是个好管闲事的人。曹阳街派出所在普陀区的一栋两层的老式西洋楼里,附近住的都是些上海的老居民,打打小牌,喝喝小酒,跳跳小舞,生活过得富足而安定,这一片很少出事,就是出,也大多是些出门忘带钥匙、上街丢了手机之类的小事。

去年冬天,附近小区里有对新婚小夫妻回婆家,男的叫冯爱国,女的叫曹美丽。冯爱国的爸妈上街买菜去了,家里就剩他们俩,年轻人玩性大,在屋里打闹。曹美丽发现了一个崭新的、红色喷花喇叭口、掐颈大肚的高脚痰盂,忽然童心大起,笑道:“今天给你带个帽子!”说着抄起手里的痰盂,照着冯爱国的脑袋就是一扣。万万没想到,哧溜一声,这痰盂竟然一扣到底,恰把冯爱国的脑袋装了进去!

这下事出意外,曹美丽手足无措,只听得冯爱国在痰盂里大声呼喊,但头在痰盂里憋着,发出的都是气声,只听得到嗡嗡响,却不明白到底说什么。冯爱国本来就又气又急,又被老婆这迟钝的发应激着了,一股火直往上串,用尽全力大吼一声:“快把这玩意儿砸开!”这下曹美丽终于听明白了,情急之中也没多想,冲到厨房,抄起三尺多长的擀面杖,回来照着冯爱国头上的痰盂狠狠就是一下。只听“嗡”的一声,冯爱国抱着头上的痰盂,转了两圈,躺下了,两腿直哆嗦。

等到派出所的人跑来一看,顿时哭笑不得,这事应该送医院啊,警察有什么办法?刚准备打电话叫车,李薇薇说话了:“队长,先让我试试看吧。”又对曹美丽说:“你包里有化妆品吗?”

曹美丽点点头,满脸的疑惑。

李薇薇拿过包,“刺啦”一声拉开拉链,“哗啦啦”把东西倒了个底朝天,找出一瓶兰蔻的面霜,拧开盖,一下抠出一大半。

曹美丽心疼地说 :“你在干嘛呀?兰蔻很贵的。”

李薇薇眼睛一瞪:“兰蔻重要还是你老公重要?”

曹美丽吓得不敢说话了。

几个人把冯爱国扶起来,让他坐在椅子上,又死死按住。李薇薇在冯爱国的脸上、脖子上抹满了面霜,凑近痰盂,大声说:“我现在把痰盂拧下来,你忍着点!”冯爱国有了反应,痰盂上下动了动。

李薇薇慢慢旋转着痰盂,痰盂一分一分地被拔出来,到鼻子那,却怎么也过不去。而且,现在痰盂已经箍到了脸,空气越来越少,眼见冯爱国的半边脸从白到红,又从红到紫。

李薇薇也急了,头上冒出了密密的汗。忽然眼角瞟到了从包里倒出来的打火机,灵机一动,捡起打火机,凑近冯爱国的脖子,啪的一下点着了。

冯爱国“嗷”的一声惨叫,脖子猛地一缩,串出了三尺高,几个人都压他不住,同时又听见“砰”的一声,脑袋跟开酒瓶塞似的,出来了。

冯爱国的脑袋是出来了,可鼻子也磨破了,鼻血猛地涌出来,塞了棉花球也止不住,而且脑袋在痰盂里憋的有点久,又被吓得不轻,出来后,脸色苍白,说话直哆嗦,最后还是给送到医院去了。

事后所里传出了不少闲言碎语,有人说李薇薇多此一举,早点送医院多好,何必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万一出事了,责任谁负?也有人说李薇薇故意逞能,一屋子的人,个个工作经验比你多,大家都不说话,就你能干?总结下来,李薇薇就是一个爱惹事的人。

曹阳街派出所的所长叫老金,今年五十岁,花白头发,长得敦实,说话瓮声瓮气。老金和李薇薇的爸爸曾是战友。李薇薇爸爸是江苏宜兴人,老金是江苏盐城人,两人同是十七岁入的伍,当的武警,先到陕西西安,后到新疆伊宁,两人一直在一起。一九九三年一个重刑犯越狱,逃进了戈壁滩。老金和李薇薇爸爸搭档,追捕逃犯时在戈壁滩里迷了路,走了一天一夜也没能走出来,李薇薇爸爸还剩半个馒头,半瓶水,老金什么也没有,已经快不行了。李薇薇爸爸把馒头、水分给老金一半,靠着这点东西,两人又走了一天一夜,才遇到了大部队。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