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这时李薇薇已经动摇了,但嘴上还说:“上海话听都听不懂,北京话多好玩啊,今儿个真高兴!听起来倍儿顺!”

爸爸不以为然:“北京话是什么?是胡语!胡说八道是什么意思知道吗?”又清了清嗓子,拉着李薇薇开始讲北京话的来源。先从山顶洞人开始讲起,从春秋战国扯到了秦朝,又从秦朝,扯到了辽金,好不容易等金被元朝灭了,李薇薇以为这就完了,没想爸爸又从元朝兜到了清朝,原来这北京话的诞生才刚刚开始。李薇薇急了,嚷嚷:“你还让不让人吃饭啊?”又说:“行了行了,别再啰嗦了,我去上海还不成吗?”

爸爸笑了,妈妈也笑了。

到上海以后,依照爸爸的安排,李薇薇住在了姑妈家里,三室两厅的大房子。姑妈年轻的时候白、瘦、文静,见到了人,话还没说,脸先红了。年轻的时候家里穷,姑父在宜兴电大当数学老师,住在学校分的筒子楼里,十平方米的一居室,厨房和卫生间公用,为了洗菜和洗澡的问题,没少和邻居吵架,姑妈又吵不过人家,受委屈了,只会躲进家里,一个人偷偷抹眼泪。

后来姑父时来运转,进了上海一所知名高校当数学教授,同时在外面兼着几份差,又赶上了房地产刚起步的好时候,除了在市区的三室两厅,在浦东还有两套酒店式公寓,在松江还有一套别墅。有钱以后,姑妈也变了,首先是从瘦变胖,从九十斤不到的瘦子,变成了一百八的胖子。人越来越胖,心眼越来越小,事事要争,句句计较,为了买几根葱,跟菜场里的小贩吵了个遍。不过也有没变的地方,没钱的时候,姑妈很节俭,有钱以后,还是很节俭,觉得自己家的钱比别人家要贵,自己花五十,等于别人花一百。

平时姑妈最大的爱好是逛超市,但姑父工作忙,每天早出晚归,唯一的儿子又在美国读博士,李薇薇来了以后,正好有人陪。路上遇见了熟人,姑妈会热情地说:“我侄女,新疆来的!”要是有人夸李薇薇好看,姑妈会得意地说:“我们老李家的,当然不错!”又补充:“我年轻的时候,还要好看呢!”李薇薇也不是不想陪,但感觉就是别扭。去超市,姑妈从不打车,甚至连公交都不坐,只会坐超市里的免费班车,大太阳下,一等就是半个小时。李薇薇要是抱怨被晒黑了,姑妈会说:“白不白,天生的,涂多少东西都没用!你看看我,就是怎么晒也晒不黑!”

有一次从超市回来,淋了雨,姑妈先洗,李薇薇后洗。洗完澡后,李薇薇头发长,不容易干,刚开了电吹风,姑妈听见了,怕费电,在客厅里大声说:“头发不能吹,伤头发,到客厅里来站会,客厅里灯大,又亮,一会儿就干了!”

这下李薇薇实在受不了了,躲到房间里打电话给爸爸,说要搬出去住,又说那八宝鸭,来上海半年了,就没见过。爸爸安慰她:“忍忍吧,过个两三年,就给你们买房,现在省点钱,等于将来少还贷,这样你和小严的负担就小了。”

小严是李薇薇的男朋友,两人青梅竹马,李薇薇来上海后,小严去了德国留学,虽天各一方,但感情一直稳定,约好回国后就结婚。一听到买房还贷,李薇薇不说话了,爸爸趁热打铁:“不就是个鸭子吗,你要想吃,爸爸做好了给你快递过来!”

又安慰:“你姑父,不还挺好的吗?” 

想到房子、鸭子、男朋友,和一直笑眯眯的姑父,李薇薇忍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