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话说得有点糙,但话糙理不糙,戴绮仔细想想,觉得小白说的在理,也就默认了“奶妈”这个头衔。

一开始,安宁还努力听小白讲课,每个字都能听懂,但合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没过多久就烦了,烦了又不好退场,就开始开小差,以前读书的时候,小差可以开到北极,先和北极熊玩会儿潜水,再去非洲和大象摔跤,现在情绪不高,小差也开不了多远,左奔右突,连个教室门都没出,很快又烦了,只看到小白上下嘴唇不停地动,声音却变得越来越遥远,上下眼皮只打架,勉强撑开,很快又重重掉下,来回没几下,就再也开不了了。

一年来,小白教过很多新人,有经验的,没经验的,老实的,调皮的,什么人没见过?但第一次上课就敢睡觉的,还是头一次遇到。小白刚想发火,又想到这小子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和戴绮又是什么关系?猛喝了一大口冰水,才勉强把火压住。待冰水被消化后,安宁还没醒,小白的脸上就挂不住了,拿个本子摔摔打打,嘴上骂骂咧咧。小林年纪不大,但懂得看脸色,见小白这样,便知道是安宁睡觉惹的祸,偷偷推了推安宁。

安宁抬起头,睡眼惺忪,大声问小林:“下课了?”惹得前排的人一阵哄笑。小白火了,指着安宁:“要睡回去睡,一点规矩没有!”安宁二话不说,推开椅子就出去了,众人一片哗然,小白使劲拍了拍桌子:“安静!安静!继续上课!”

过了半天,还没见安宁回来,小白赌气也不去找他。眼虽不见了,但心里的烦还在,心里一烦,课讲的就失了水准,口误不断,先是把“三听八要十不准”说成了“山路弯弯十八摸”,接着又把戴绮“奶妈”的头衔说成了“奶牛”,虽然还是有奶便是娘,但一个是人,一个是畜生,错的就离谱了,说完以后,小白吓出了一身冷汗,幸好戴绮没听见,也幸好来听课的都是些新人。

安宁其实也没回去睡觉,他去了洗手间,把自己关在一个隔断里,坐在马桶盖上发呆,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但这里见不着人,在一个小的封闭的空间里,会让他多一点心安。

小白把今天的失误全算在了安宁头上,回宿舍后,把安宁晾在一边,不理不睬。其他人懂得看眼色,见这个情形,知道安宁多半把小白给得罪了,也就有样学样,两天下来,安宁只说了十句话,其中有九句不超过两个字,唯一超过的一句,还是在梦里。

第三天继续培训,讲如何向客人打招呼、点烟、倒酒、点歌。小白先做示范,边做边说:“记住,像我这样,一定要先侧身,再跪,这样就不会挡住电视屏幕了。”又站起来,指着安宁:“你,过来给大家做一遍。”

安宁坐在位置上,动也不动。

小白又指名道姓:“安宁,过来示范一遍。”还是旁边的小林,推了推安宁,小声说:“叫你呢。”

安宁“啊”了一声,仿佛如梦初醒,问:“你刚才说什么了?”

小白忍着气,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安宁点点头,大摇大摆走过来,边走边手舞足蹈,嘴里还哼着歌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然后找了一张椅子,大模大样坐下,跷着二郎腿,望着小白。

小白满脸疑惑,问 :“你在干嘛啊!快点过来示范啊!”

安宁也一脸疑惑:“我现在不就在示范吗?”

小白急了:“你在示范什么啊?”

安宁也急了:“客人啊!”

众人顿时哄堂大笑,小白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越发急了,一急就不小心说出了真话:“谁他妈让你示范客人啊?我是让你跪!”

安宁看也不看小白,随口说道:“我跪得没你好看,还是你跪吧。”

小白这下怒了,指着安宁大骂:“你他妈还当你是大爷啊!”

安宁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骂他妈,猛地一下站起来,脸色铁青,眼睛血红,像喷出了火。

小白冲过来,作势要打安宁,吓得旁边几个人赶快拉住他,人是拉住了,但嘴里还是不住口地骂。

安宁一言不发,走过去,结结实实给了小白一巴掌,一下把小白打懵了,旁边的人压根没想到安宁还真敢打,也愣住了,刚才还叽叽喳喳,锣鼓喧天,现在突然就偃旗息鼓,鸦雀无声。小白捂着脸,发疯一样挣脱众人,飞起一条腿,踢向安宁。安宁就势一闪,躲了过去。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凌厉的女声从门口传进来。

大家回头一看,原来是戴绮,满脸怒气站在门口。

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戴绮叹了口气,对安宁说:“你先到我办公室来吧。”

3

到了办公室,戴绮给安宁倒了一杯水,说:“坐吧。”

安宁接过杯子,默默坐下,低着头,脸通红。

戴绮也端了把椅子,两人面对面坐着,想了半天,戴绮才开口:“这事儿,还是你不对。”

安宁低着头说:“打人是我不对,可他不该骂我。”

戴绮:“骂人是他不对,但他是老师啊,你不应该听老师的吗?”

安宁振振有词 :“对的听,不对的不听。”又说:“他要我下跪,还骂我,这难道是对的吗?”

戴绮一愣,觉得安宁说得有道理,再一细想,又觉得安宁说得没道理。小白骂人,是小白不对,但骂人,又是因为安宁不听话,如果安宁听话,小白就不会骂人,所以还是安宁不对。想到这,立场又坚定了:“这里不是你家,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你想待在这,就得守这里的规矩!”

安宁抬起头说:“我不想待在这了。”

戴绮心中一喜,她早就后悔让安宁来上海,之所以叫他当服务员,等的就是这句话,但表面上还是故作惋惜:“唉,我也知道,你一个大学生,当服务员确实是可惜了。要不,我还是送你回家吧?”

安宁摇摇头:“我也不想回家。”

这下戴绮急了,觉得安宁简直是在无理取闹,没好气地说:“这也不想,那也不想,你到底想干嘛?”

安宁望着戴绮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只在乎你。”

戴绮一下怔住了,她不是不知道安宁对自己有感情,这么多年来,虽没见过面,但写的那些字,就是心里说的话,两人说了那么多知心话,怎么可能一点波澜都没有?但她又是真不想和安宁发展。安宁对她来说,太小了,说得更直接一点,她可以给安宁很多东西,可安宁什么都给不了她,这样的相处,根本没法维持下去,也不是她想要的。更何况,戴绮现在的日子过得也不安稳,在夜总会里,陆黎、曹丽娜和她之间,职责分得不清不楚,三人明争暗斗已久。这次夏人杰找她对付曹丽娜,她嘴上说事关重大,要慎重行事,其实心里早乐开了花,她等这个机会,已经等得太久了。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候,又怎么能随便动儿女私情呢?

沉默半天,戴绮硬起心肠,对安宁说:“我只是把你当弟弟,真的。我也希望你能把我当姐姐,在这个世界上,多一个爱护你的姐姐,不好吗?”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