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对于戴绮的回答,安宁并不觉得意外,但这话真的说出来以后,还是觉得有点被撕裂了地疼。安宁自小父母离异,有妈妈,但等于没有,妈妈一出国就是二十年,从未回来看过他;有爸爸,但从来不和他说心里话,高兴了就给钱买礼物,不高兴了非骂则打,这些年来陪伴他的,除了满屋子的书,就只剩一个戴绮了。

安宁有点想哭,他的年纪不大,但心里早已是伤痕累累,这次好不容易把心打开,却被一桶掺了盐的冰水浇了个透心凉。他用指甲狠狠掐住自己,咬紧牙关,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平静地说:“我知道了,过两天我就回去。”

戴绮松了一口气,对一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来说,别人说什么都没用,唯独靠他自己意识过来才行。戴绮拉起安宁的手,轻声说:“你在上海再玩两天,然后姐姐送你上火车。”

安宁点点头。

戴绮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小白那里,我去跟他说说,放心吧,没事的。”

安宁点点头。

戴绮放下安宁的手,站起来,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心情大好:“今天你早点回去吧,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不用来了,出去好好逛逛。”又说:“姐姐这几天比较忙,可能没时间陪你,你想买点什么就尽管买,回来找我报销。”

安宁又点点头,刚想说话,戴绮的手机忽然响了,她一看来电显示,脸色大变,冲安宁挥挥手,安宁只好把话又咽回肚子里。戴绮对着手机说:“你先等我一会。”又马上对安宁说:“今天先到这吧,我有些急事,咱们明天再聊。”安宁不敢多说,只得怏怏告辞。

出来后,安宁心里还是难受,但不知怎么回事,这个难受和刚才的又不一样,刚才是觉得悲哀,悲哀里透着冷,冷风像带着钩子一样,刮着心,生疼。现在好像已经疼过了,只觉得有些冷风过后的萧瑟,不再那么疼,反倒多了一点轻松。

走在路上,一辆宝马从安宁身边呼啸而过,压过路边一摊积水,水花四溅,安宁赶忙一闪,但还是被溅了一裤脚泥。安宁冲着宝马竖起中指,又突然想到了爸爸,在家时,衣服是爸爸洗的,饭是爸爸做的,和他虽没话,但吃穿从没少过。又想到,算上第一天坐火车来上海,自己离家已经整整四天了,爸爸连个短信都没发来过,有点不正常。既然现在已经想通了,那就没有必要再继续冷战,就想着主动给爸爸打一个电话,一摸兜,空的,再仔细一想,觉得手机应该是忘在了教室里,赶紧回头去找。又看见那辆宝马停在了路边,一个高个姑娘从车里出来,穿着长裙高跟鞋,径直往夜总会的方向走过去,安宁跟在她后面,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夜总会。

安宁推开门,发现高个姑娘正在里面说要找戴绮,很快又被几个女的围在中间,吵吵嚷嚷,见那姑娘握紧拳头,满脸涨得通红,安宁一下想到刚才在教室里,自己也是这副模样,倒笑了。走上前问:“你在找人吗?”

姑娘回头一看,安宁又笑了,这姑娘本来涂了睫毛膏,刚才这么一闹,出了汗,汗水把睫毛膏化开,变成了熊猫眼。姑娘没意识到他是好心,还以为跟其他人一样,过来嘲笑看热闹,厉声说:“滚一边去,关你屁事!”

安宁一下火了,本想掉头就走,再看姑娘面红耳赤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这么一笑之间,火又退了回去,反生出几分怜惜,看着姑娘的眼睛,诚恳地说:“如果你真要找人,我可以帮你。”

姑娘见他不像在开玩笑,试探着问:“你和她们,不是一伙的?”

安宁笑着摇摇头:“不是。”

又补充:“我是新来的。”

刚才还怒气冲天的姑娘,突然多云转晴,朝安宁吐吐舌头:“不好意思呀,刚才错怪你了!我要找戴绮,你认识她吗?”

安宁点点头:“当然认识,现在就可以带你过去。”

姑娘大喜:“谢谢你,你真好!”说这话时,又扭头对那几个女孩做了个鬼脸。

安宁忍住笑:“没事,举手之劳。”

姑娘又问:“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李薇薇。”

安宁伸出手:“我叫安宁,很高兴认识你。”

李薇薇忙跟安宁握手,又察觉出他的手心里藏着一面小镜子,再看看安宁,冲她眨了一下眼。李薇薇偷偷打开镜子一瞧,惊呼一声:“洗手间在哪?”

从洗手间出来,穿过走廊,到了大厅。大厅中间是一个红木地板的舞台,高高的天花板上挂着一排金色的灯,墙角的大理石柱子用金箔包裹,刻着古希腊时代的花纹。现在时间还早,除了几个服务员,没有一个客人。

李薇薇没来过这种场合,一下看得呆了,正在快走的安宁转过身,问:“你在看什么?”又似笑非笑:“你也是新来的吧?”

李薇薇一下脸红了,说:“是啊,第一天上班,想先熟悉一下环境。”

安宁:“以后有的是时间熟悉,就怕你熟悉的想吐了,快点走吧,我还有事呢。”

李薇薇“哦”了一声,乖乖跟在后面。

上了三楼,右面是一片开放工作区,灯火通明,几个工作人员穿梭其中,顶头有三间独立办公室,皆关着门,安宁指着前方:“戴绮就在第三间。”

李薇薇嗯了一声,又问:“其他两间是谁?”

安宁说:“另外两个老板。”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