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所罗门的财宝与智慧胜过天下列王。经书难道会开笑话?他这样信神之人,会跳不出地狱?我主说了,不要与一切仇敌纠缠,他要以我名建殿,我必坚定他的信心。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琐巴王利合的儿子正往大河去,是啊,无论东方西方,主都让我得胜,主啊,但愿这不是我可怜的奢想。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满街说什么空中堡垒,怪怪的名字 B-29,要来炸上海。警报器一响,上老下小的市民,在家里床和桌子上垫了厚厚的棉被,纷纷钻床底桌底。不怕死的人,站到街头屋顶上看。 copyright Banbijiang

日本当局派人日夜守着报社,不让透露战事的消息。只消看大世界生意淡了,比多少张报纸消息都灵。 ]3 `. u7 p* T. |' |/ f. y, S8 D

一辈子倒运的人,难言吉凶,这回居然运气轮转:做杂耍的天师班,走了一辈子江湖,搭草台班,做梦也不敢跨进大世界那道门槛,这回真要到那里面演出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师父说,能做几天草头王,也是大喜。整个杂耍班子兴高采烈地跟着他,一板车就拉足全套道具。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落在一席人后面的兰胡儿,远远看见大世界那扇大门:镂花铁门八字朝里开,光光色色贴着海报。她走进大门,警报器突然响了,刺耳刺心地叫着。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大世界门厅里一片混乱,人们慌张找地方躲起来,她一个人往楼梯冲去,一口气上了大世界屋顶花园,喘着气看天空:一排飞机竟然越飞越近,小机护着大机,险些要刮到不远处的国际饭店,呼隆隆一阵,飞了过去。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兰胡儿的布鞋浸在地上的一滩积水里。脚趾冰凉湿漉漉,她低下头来,恼怒地一跺脚,结果在大露台上踩出一个个花印。 ]3 `. u7 p* T. |' |/ f. y, S8 D

几分钟后,她跑下楼梯,大世界门厅里已恢复秩序,往来着游客。圆柱大厅气势辉煌,大喇叭留声机里放的舞曲圈圈悠悠。进大门的人,往两排哈哈镜走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燕飞飞正在到处张望,明显在等着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进大世界那一年,兰胡儿和燕飞飞应当是十三四岁,一般高,形同姐妹。不过兰胡儿下巴略尖,燕飞飞稍圆,兰胡儿眉眼比燕飞飞俏皮,燕飞飞笑起来比兰胡儿水甜,这是男女看客的评说,两个女孩自己没比过。 ]3 `. u7 p* T. |' |/ f. y, S8 D

兰胡儿握着燕飞飞的手,往前走。游客们挤在哈哈镜前,笑得大开嘴的女人特别讨厌,没有一点儿体面。拖长脖子压短胯腿,叽格一下腰捏成两把,就这套玩意儿,兰胡儿从小被人逼着做这种事,从来也没人朝她笑。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不愿看哈哈镜,而是看大厅。大厅里走着一个有韵有致的女人,大波浪卷发,鬓头插着珠花,开衩到大腿的绣花绣朵旗袍,走得昂首挺胸眼中无人。

banbijiang.com

兰胡儿看傻了。那女子是天仙,跟她这种小姑娘比,活在另一个世界。女人下巴上有颗痣,笑起来更不像人间凡人。两个男子像保镖,跟在后面拾级而上。兰胡儿禁不住拉开手掌虎口,估摸那鞋跟到底有多高。

copyright Banbijiang

那女人来,猫猫精不是看人,而是让人看。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大世界外观仿西洋,里面却国色古香,相连的五幢楼,弧形排列,两座主楼间有一条百米天桥相贯。北面阳台宽大,还配了水榭与人工瀑布。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剧场里更是南音北腔,花样百出,放映新出炉的国产电影日本电影,英美名片多是战前旧货。评弹能让人久坐不去,评剧是沪上名旦坤角。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都说男人一进大世界腿发软,女人一进大世界跑得快:交际花喜欢来,姨太太更是离不开,过道上有清雅素面的学生来看电影,旁边走着好不容易放假一天的女佣奔扬剧去。雅俗各得其所,各走其门。不喜欢来这里的女人还未出生。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师父已经警告多次:大世界正儿八经是比武场,心神儿不能分岔子,大世界老板派人到每个场子点空座,倒扣酬金黑心黑肠。

半壁江中文网

她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说:“上界大佛啊大佛,保佑今日后,大好运气转转!” copyright Banbijiang

当她睁开眼睛,就发现师父张天师站在大厅里处,不耐烦地朝她们招手。两个小姑娘急急忙忙奔过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迎面走过来一个少年,鄙夷的一瞥,故意停下。兰胡儿也停下了,忽然看见一个大洋人,黑礼帽下是长鼻子,一圈胡须缠在嘴边。那洋人对那少年冷冷地说:“上路!”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两人脚步带过一阵风,进了右边的门,一眨眼就没了踪影。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所罗门带着加里,在大世界五层屋顶花园走了一圈。镂空的六角宝塔,奶黄色上飘着静静的蓝。屋顶花园养了珍禽奇兽:笼子里的孔雀,栏里的鹿。从这儿往外瞧,下面街道琳琅满目地挂着招牌,路人大多悠着溜着,不管是马褂西服还是旗袍长裙洋帽,眼皮半闭半合地过着日子。 banbijiang.com

欧洲已经围攻柏林,整个上海等着看小日本还能撑几天。街上那有走得飞快的人、失魂落魄绷着一张脸的人,恐怕都是急着找门路的大小汉奸。

半壁江图书频道

加里摸着塔柱子,铁梯有几星锈斑。 banbijiang.com

“父王,重打锣演什么戏呢?”所罗门仔细打量加里,一夜间这小子长过了他肩膀,声音变了,有了喉节结,乍一眼瞧,已是个俊气的小后生。加里一直等着到大世界演出,所罗门当然知道这点。露天剧场台两侧有大招牌:“不到大世界,枉来大上海;淳淳海派风,浓浓上海味。” banbijiang.com

“我的戏法,惊骇大世界。”所罗门故意不当一回事地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么,父王,告诉我,我打哪里来?”

半壁江中文网

加里不爱说废话,一旦问这个问题,必是到了最不开心之时。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所罗门津津有味地抿着威士忌,这个银制的小酒瓶是加里送的。加里从哪里弄来的,就不是所罗门的事。他很省着喝,强迫自己把酒瓶放回口袋。这才回答加里: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是王子,我的;我是父王,你的。我们都来自圣城耶路撒冷!”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加里不喜欢这回答,似乎他也是个酒壶,不必问来历。所罗门曾说过,他姓陈,陈家利,俗姓本名,就像出家僧人一样。俗名没有人会知道的,艺名比乌鸦还叫得响。王子也没什么了不起,所罗门王有上百个王子!不过这个所罗门一再告诉他,那个所罗门王最宠爱加里王子。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会鸟语和鬼语。我曾从巴格达的幼发拉底河岸出发,靠英勇和顽强打败狂傲不驯的敌人。”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所罗门拂了拂洒在大衣上的酒星。他皮肤白里泛点红,鹰勾大鼻子,个子有五尺半,半个啤酒肚,多年颠沛流浪也没有瘦得住。他只有一套戏装,一身黑西服高顶帽,外加一件黑大氅,只要穿戴起来,便是整个上海滩最威风凛凛的人。胡子一旦抹上金刚蜡,只怕就是整个远东最神气的人物。但是戏装一脱,他就比以往任何一年都更潦倒,露在黑礼帽外的头发花白,油光谢顶。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据所罗门说,他十五岁时头发就灰白,二十岁就秃了顶,周边头发倒生得浓密,一直就是原样。前一任所罗门王,三千年前那位哲人王、圣贤王,宝藏无数,就是白发秃顶。“反正前生后世,一切皆是命定”。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话只能让这个长大的少年更疑惑,所罗门盯着加里紧锁的眉头,戏剧性地长叹一口气:“不过你不要担心,你只是长得像中国人而已,既然是我的王子,就证明你血统纯正。” copyright Banbijiang

加里不在乎国王血统。他早就学会不顶嘴也不追问,看见所罗门王揭下黑氅来,赶紧朝前两步,接过来拿在手里。他们来见大世界的经理,事情办得顺当:明天来签合同。所罗门一高兴,就带加里到这儿来,让小家伙散个心。

半壁江图书频道

所罗门摸着口袋里的小酒瓶,想掏出来,不过忍住了。他走得昂首阔步,“大世界是上海娱乐界顶顶尖尖。臭小子,外滩只是上海的皮肉,大世界才算上海的精神!”

半壁江中文网

加里还是心神不定,所罗门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的机灵鬼王子。”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父王,什么赌?”加里随口回答。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赢了教你新魔术,我们开张时就表演。”所罗门走了几步,“你输了捆起来加上锁,连伟大的胡迪尼一整夜才解得开。”他笑起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不等加里同意,所罗门捻了捻胡子,说出来:“我打赌:你在想念刚才大世界门厅里那个小姑娘。”“谁?”“谁都看到她的,你没有看到吗?”“父王,我只看哈哈镜。”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所罗门侧过头来,叹口气说:“我今天教你一套伸缩牌。我像你这么大,十六岁,早就开始追女人了!东方人不容易长大,鸡巴不容易立起来。不过没关系,好好学,有本事就会有女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所罗门手一伸,花里花哨的纸牌像一架手风琴拉开。“父王,上个月说我十四岁。”加里抗辩了一句,“谁一个月长两岁?”“你们中国人有阴历阳历,当然能一个月过两个生日。”“那么我的生日到底是哪一天?”“我也不知道。你是花两百两银子买来的,我一向跟你实话实说。我奉劝你:少伤这脑筋,我自己生日,也不知道。”他的声音不耐烦起来:“你到底学?还是不学?听着:我还不想教呢!”加里伸出大拇指,模仿所罗门的豪爽口气说:“学,管他娘的几岁! I don ’t care!凯尔也没用。 ”

]3 `. u7 p* T. |' |/ f. y, S8 D

所罗门笑了:“这就对了。没想到吧,我所罗门到大世界演出!这大世界的经理,说一句话,赛过金字塔一块巨石重。我可爱的王子,你当时在场,真正的 clear?”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没错,父王。”加里重复所罗门的自信,“我听见了,诺道特!”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们两人说话,用的是一种上海话夹英文夹意第绪语混起来特别奇怪的语言,只有他们俩才懂。所罗门跟别人说中文时,句子特别短,连不起来。加里对其他人说话倒是一清二楚,走过那么多码头,到哪里,几天后都是一口地道本地话。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加里的上海话,就像苏州妈妈宁波爸爸本地舅舅的完美混合,让好多所谓的上海人都怀疑自己的上海话不纯正。“听准了?”加里说:“字字句句清清爽爽。毫无疑问。”“那就大大好事,马上我,全世界闻名!”所罗门露出微笑。

banbijiang.com

四年前,日本人打进租界,正是魔鬼最狂的时候。那时他整日东躲西藏,生怕落进集中营。后来明白他可以用自己的俄国护照,算是个俄国人。他不想当俄国人,但更不愿意住日军集中营。上海几万犹太人,谁说得准什么时候,日本人会把他们煮一锅汤,送给希特勒当礼物。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一切就要结束了。轮到他来大世界表演,这真是命运女神飞来亲吻他的时候!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天上午所罗门探场子,看见有五六个人已在他之前占用了舞台,就轻手轻脚坐到后排。那些人在台上捣腾着,天师班招牌下写着二十多个字,有什么顶天立地大罗汉、西域公主兰胡儿、绝色妖蛇燕飞飞等等。他看台上的人,服装倒也算整齐,男的青蓝,女的水红淡绿,配得很上眼,补丁打得细巧隐蔽。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个老家伙正精神抖擞,穿带金边的青蓝长袍,看来是杂耍班班主,降魔驱邪张天师了。他手把手地教几个徒弟。天师就算了吧,连姓张也不好说,所罗门想,就像他自己,借个姓一用。 banbijiang.com

张天师把长袍脱下搁在椅子上,短衣裤洗旧掉色,像个码头苦力。他们练把式挺认真:壮汉头顶着一个水缸,水缸上单手倒立着一个绿衣女孩子,双腿笔直。场子里很静,听得见水缸下壮汉的呼吸。女孩一个轻跃,倒翻在地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