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第六章

“错了,是翡翠。打鞭。”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挥起手中的鞭子,一鞭后,小山不敢吭声。

内容来自半壁江

“掘不断?小山。”

banbijiang.com

“黄金。”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跑快马?兰胡儿你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偷自行车。”

banbijiang.com

“三刀六个眼?兰胡儿再说。”“重兄弟情义。”兰胡儿发现手握得太紧,而张天师正狠盯着她。“休想在我眼皮子下面滑过去。讲‘三刀六个眼’的来由。”兰胡儿只得开腔细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老古明朝时有两个好友叫甲叫乙,一天正当午头,在茶馆品茶论诗说画,正谈笑间,一花花秀秀的姑娘家在街上走过,乙便向甲说了几句这姑娘家的笑话。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茶后,两人一起回到甲家,开门的正正巧巧是那个姑娘,原来,她就是甲的堂客。“乙一看翻马扑地,跪下叩头六十四。甲说你不知无罪,乙不自谅,一定要请三山五岳英雄好汉来见证。“乙事先自己挖深坑,开口棺材七尺二寸:七十二层地狱;里面钉了三把刀:天地人三才;穿三刀六个眼:三雄六码头。 ”兰胡儿说得声腔圆润,说着说着就把自己说进去了,眉眼飞动,顺手作势,老故事也听得满屋皆静。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事儿对着哩!上有黄沙树天,下落红毡铺地。到了约好之日,乙当天下众英雄之面,与甲痛饮告别,又朝屏风后的女人三叩头请罪,一个倒跃翻扑面落地跳进坑里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兰胡儿到了最后一句:“这故事说千道万就一句:做人死也要有三规六矩。”

]3 `. u7 p* T. |' |/ f. y, S8 D

说完后大家不作声。只有张天师咳嗽,他嗓门洪亮得很:“兰胡儿啊虽说你记性好,说得全,但是你也非永远对,你把朝代弄错了,不是老古明朝,该是前清。我先前没说,现在告诉你不迟,故事并非江湖上传来递去的传奇,就是我张天师祖上的事,已成为家法,男讲忠义廉耻,女服三从四德,为耻为戒。”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把鞭子举起来,“江湖有规山头有矩,十鞭,不为过吧?”兰胡儿扑通一声跪下来,“师父请罚。”张天师右手举起鞭子,他手心里滑过鞭子,试刀刃一样。突然挥向兰胡儿,兰胡儿痛叫一声,不顾一切地说:“我本就是对绍兴女班兴趣旺。”她不服气地给师父整个儿背。张天师又一鞭下去,说:“二十鞭。”兰胡儿挨的这一鞭没有叫,好生忍着。燕飞飞和小山想拦阻,但也不敢再说话。大岗在说什么,本来就是结巴半哑,说不清楚,一着急,更是说不清楚。“今个儿师父打死我,我也顶索把心肝捧给师父。”兰胡儿抬起脸来大声说。小山低声说:“兰胡儿不要再说话。”他的声音太低,兰胡儿根本听不见。 banbijiang.com

兰胡儿脑子里一根筋紧绷着:“心肝给了,师父还要什么,我都给。”急得小山走上前,想把她的嘴捂住。但是又怕张天师,走半步又退回。

banbijiang.com

“好哇,你学个逆子哪吒对付托塔李天王!”张天师火气上来,他把鞭子放到水桶里,“今天要看你长一副什么心肝?”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下子把燕飞飞、小山大岗都吓得齐刷刷跪下来,齐声哀求:“师父息怒,师父息怒。” 半壁江图书频道

没用,张天师鞭子照样挥了下去。兰胡儿叫了起来,她痛得泪水在眼睛里打转也忍着,没有求饶。张天师一抬手,把鞭子抛甩在桶里。 banbijiang.com

兰胡儿站起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张天师喊:“给我跪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兰胡儿嘟着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没那二两肉,装什么英雄?”张天师骂得很下着,“生是囡女命,薄如流水,就得服气!”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苏姨在破藤椅上双腿换了一下姿势,手里还是在一针一针扎鞋底。对张天师不理不睬,张天师脸色铁青,又提起鞭子在桶边抹一把水,苏姨开腔慢悠悠地说:

半壁江中文网

“照我看呢,兰胡儿也不是你亲养。她要做哪吒,也不看看自己是不是够个身份。你张天师虽然有生死由天的卖身契,打死了,对她在天的父母也不好交代。”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苏姨这么一说,大家都怔住了,连张天师也没能再把鞭子提起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照我看呢,女大不中留!那么多年咱们天师班好不容易把她拉扯大。这兰胡儿会柔功,不错。但是女孩儿一发身,也就像你们苏姨,只能给人洗衣烧饭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下子轮到兰胡儿呆住了,她小声地说:“柔功我依旧练日练夜,比先前更好。”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苏姨冷笑一声说:“这不就是了!你现在功不错,现在就得给大家分忧。你要是想去给人烧饭洗衣呢,苏姨我今晚就给你去找个婆家嫁了,何必说什么死呀活呀,让你师父背个虐杀徒弟的罪名呢?”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一听到要赶她走,让她嫁人,兰胡儿吓得脸色死白,一转身向张天师叩头:“师父海水斗量,原谅徒弟家眼界忒贫。”她泪水哗哗地流下来,“我太大二麻子,意乱头昏,不该贪戏误事,差点让飞飞姐吃亏,差点让天师班砸场。”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张天师放了鞭子,脸色还是比猪肝难看:“苏姨说得有道理,你退出江湖,我就不必对你行江湖规矩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明个儿我演双倍!”

]3 `. u7 p* T. |' |/ f. y, S8 D

张天师还是没吱声。

半壁江图书频道

兰胡儿说:“明天我演衔花转盘,一手三盘,双手六盘!”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张天师还是没吱声,他把脸转朝向门外,不知在想什么。

半壁江图书频道

“明个儿我演三叠功!”兰胡儿几乎要叫起来,“不,后天,给我两昼夜就练得成——师父,就是你说过的阳关三叠神功!身口衔花,手扯铃,脚踢毽。”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张天师敲着门框,“少痴心妄想,那是我吹的,我是听我师父吹的,从没人练成过。你女娃儿竟然男子气足——好,凭这点,我今天先饶了你。兰胡儿啊,兰胡儿,你小心今后再犯规矩,我没第二次耐心,燕飞飞没第二条命,你苏姨也不收二道情!不过你得把楼下厨房楼上地板擦干净!”

]3 `. u7 p* T. |' |/ f. y, S8 D

“叭嗒”一声,张天师扔过来一包草药粉,让受鞭伤的她自己抹药,凶狠狠地说:“怎么你就不像我喜欢的样子,好好做个女孩?”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怎么做,师父才会喜欢?兰胡儿朝燕飞飞看。箭中眉心,对上了,她就是我的榜样。

半壁江中文网

慢点儿,如果我是燕飞飞,师父定会说,各人各个样,剪样没出息。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天晚上,昏暗的灯光下,她跪在地板上擦洗,忽然就出血了,有股浓烈的腥气,有点像路边的夹竹桃味道,不过她已经不害怕了。第一次看见双腿间出血,她害怕又担心,用一件内衣垫着,不让血沾着裤子。可是没办法,裤子还是湿了。没办法,她问燕飞飞,燕飞飞没出过这种事。真正尴尬了,就厚着脸皮去找苏姨。苏姨说是女人就会来这个东西。苏姨手缝了一根布带,然后手把手教她。兰胡儿舒坦多了,竟然能照样上台表演柔骨。

内容来自半壁江

兰胡儿端着一盆脏水,拿着抹布,下楼来。一屋子人都睡熟了。她背上鞭伤很痛,明天上台能撑住吗?天杀的师父为何这般空短心肠舍情义!她委屈极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3 `. u7 p* T. |' |/ f. y, S8 D

那笔保护费,只塞住大世界老板二先生裤袋一个礼拜。就一个礼拜安稳日子。真是他娘跟人跑没了!张天师不由得在心里骂了起来。但是二先生叫他去,他马上乖乖去。

内容来自半壁江

在二先生经理办公室门口,他看见所罗门向二先生点了一下头,拿起他那顶黑色高礼帽出来。所罗门的脸色不喜不愁,侧身走过他,依然一脸傲气。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张天师进去后,规矩地站在桌子边。二先生的领带打得不怎么周正,他很不耐烦地对张天师说:“你看这几天飞机又炸上海了,人心惶惶,这大世界生意不好做,你的班子得拿出新招。明白吗?我不能跟那么多人打交道!”

copyright Banbijiang

昨天飞机确实来过,野马式来煞东洋鬼子的魂。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张天师额头上冒出冷汗,二先生故意借飞机当个借口,丢出话头来。“人心惶惶”?小日本要败了,上海人玩得更欢。张天师觉得这个二老板可能想收缩银根打自己的算盘。加新招?从哪里来?不管什么原因,说不定明天就把他从大世界里踢出去。 copyright Banbijiang

桌上电话响了,二先生慢慢接过来,但是一听,马上神气急急地问:“大先生什么时候到?”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张天师在年轻时,远远见过青帮头子大先生一眼。当时很想拜见大先生,可惜不得其门而入。自从做了杂耍,吃这种江湖最末流的饭碗,那个愿望减弱了,并不是不想,而是自惭形秽。

内容来自半壁江

“赶快准备。”二先生叫房外副手:“唐生!”看见张天师愣在原地,皱皱眉头,“没你的事了,走吧。”张天师见一个四十岁瘦个子的人毕恭毕敬地跑进来,张天师知趣地什么话也没有说,转过身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唐生恭恭敬敬地说:“掌柜的,请吩咐,小人照办。”“一步也不能有差错。”二先生说。在门外,张天师想至少可以跟这个跟班说一句,但是他还未开腔,便遭到喝斥。“走!”他动作慢一些,那个唐生就不客气了,“呆在这儿做丧门神,还不快走!” 半壁江中文网

被那姓唐的赶出二先生办公室,张天师在过道上呆了好一会儿,才发觉脸上淌着汗珠,赶快用袖子抹去。他明白必须马上去找所罗门。

内容来自半壁江

在这洋鬼子可能去的场子里挨个儿寻了一圈,就是那个最让所罗门嘲笑的幽梦时装表演厅也去了,不见所罗门半个影子。找人是焦心的,他渐渐地失去耐心,觉得所罗门在和他捉迷藏。天师班实在太小,撑不出那么多新戏。但是万一所罗门先找了别人合作,那么天师班就只有滚出大世界,又得到街头卖艺。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头发急得都竖起来。二先生的话里有暗示,只能跟一个班主打交道。这就是要他们自己去谈如何分成。天下风水轮转,又该他求人了。

半壁江中文网

天昏昏沉沉,起雾了,确实是雾,浓淡中呈现丝丝玫瑰色。我主显验,与我立约,我就把自己递到你万能的手上。所罗门在大世界屋顶花园,好像是喝醉了,嘴里念念有词,手里握着一个胖身子瘦颈子的洋酒瓶。 半壁江中文网

张天师一上屋顶花园,脸上露出笑容。小不忍则乱大谋。所罗门倒是先说为快,“天师,要我国王级别向你道对不起了?”他笑了。“恰恰相反,是小弟不周,望兄千万恕罪!千万恕罪!”张天师口气真诚。“不必了,其实不就是偷袭一下砸破头皮吗?天还没塌下来,没什么了不起!”“那饭钱——今天拿到场费我就奉上,老兄,是我请你。”“客气什么呀?天师。我还缺那几个钱?你担心了吧,若是我也未带够中储券,也可以变点戏法,变几张钞票出来。吹一口气就行!”所罗门虽然脚下的步子不稳,但一点不像喝醉的人。有人比他难堪,他就舒服。 半壁江图书频道

加里坐在池旁洗塔罗牌,切牌,整叠翻牌。张天师的面前出现一个三层的星形图案,牌全都面朝上。他讨好地问:“小王子在玩什么?”加里手里只有一张世界牌,说:“我在玩‘所罗门之星展开法’。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能打通古今,知晓未来。”张天师看着那头所罗门又瞧瞧加里,干脆蹲了下来。加里将牌收拾成一叠,头也不抬,轻声说:“密斯脱张,想问什么不要说出口。”张天师一听,愁着的眉头松开,拍拍加里的膝盖:“棒小子,就请试一张。”加里手指点点牌,“Please。”张天师抽了一张,是个西洋女子,穿一身花衣,袖子领口是大纱摺,鼻子尖尖的。张天师心里在说,“祖宗保佑,菩萨保佑,凭我事事恭敬,难关指条活路。”

banbijiang.com

加里也抽出一张,没有给张天师看。 banbijiang.com

“两张牌拼出什么意思?” 半壁江中文网

“不弃不离。”加里说,“回答你的问题了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张天师高兴地说:“答了,答对了。太好了太好!”所罗门早就耐不住,看到这里,就走了过来,把手里的瓶子搁下:“我说殿下,变戏法还能算自己?”张天师说有本事不在年少,当年罗成打大唐一片天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所罗门一把把他拉到一边才说:“想嘀咕什么?现在嘀咕吧!”

banbijiang.com

口气里充满了不满。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张天师心里有谱了,就说:“二先生说生意难做,你考虑好了我的建议吗?” copyright Banbijiang

“什么建议?” 内容来自半壁江

“那天我说的,我们合起来做戏法呀。”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可以。所罗门王一向广收天下英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半壁江中文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