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拿破仑不能说是为了钱而结婚,但他的动机也好不到哪去。他是为了领土,为了权力,为了野心,这也是最可鄙的一种。我认识一个美国绅士,他以前一直非常喜欢拿破仑,但是在听到拿破仑离婚和再婚的消息时,便不再喜欢他了。这样两种卖淫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而事实上,拿破仑从他再婚起,便开始走下坡路了。

我的美国朋友说:“如果我是他,作为上策,我肯定会娶全法国最穷最漂亮的女孩。”如果他这样做了,他很有可能现在还坐在皇帝的宝座上,而不是躺在圣赫勒拿岛的深洞里,被蠕虫腐蚀;在那儿,他的尸骨向世人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不是出于爱,而是为了钱,为了野心,或是出于其他动机而结婚并不是通向荣誉、快乐与和平的道路。

现在让我抛开这两类无法忠告的恋人,来谈论一下您,我的读者,我认为您应该是个真正的恋爱者,不会因为失去理智而遭受重创。

您永远别忘记,每个年轻人都会经历婚姻,婚姻是一辈子的事。通常说来,婚姻让您快乐或痛苦,虽然您可以努力让自己处在麻木状态,但这也是一种痛苦,当然,那些一直处在麻木状态的人除外。婚姻带来了无尽的忧虑.但夫妻间更无尽的快乐却可以充分补偿这种忧虑。而要得到这种快乐,当然也有忧虑,对于另一半的选择肯定需要运气。我说运气是因为,爱,真正的爱,激情的爱,是快乐婚姻的必备因素。这一点很重要,然而也并不是全部,理智对婚姻也有影响。因此,我在这儿给您提供一些关于理智选择的建议:

您选择的妻子应该具有这些:1. 贞洁;2. 庄重;3. 勤劳;4. 节俭;5. 干净;6. 熟悉家务;7. 好脾气;8. 漂亮。爱在人生中的地位

很奇怪,大多数社会对爱通行的态度是两方面的:一方面,爱是诗歌、小说、戏剧的主要题旨;另一方面,它又为大多数态度认真的社会学家所完全忽视,他们认为对于经济或政治改良计划来说,爱不是必需的。我个人认为这种态度是不正确的。我把爱视为人生中最重要的事物之一,任何制度,只要它不必要地干涉爱的自由发展,我就认为它是坏的制度。

当爱这个字用得适当的时候,它并不一定指两性间的关系。爱是含有充分的情感的一种关系,这种关系不单是身体上的,而且是心理上的。爱可以达到任何热烈的程度。像崔斯坦与易沙德这一戏剧里所表现出的那种情绪,是与无数男女的经验相符合的。要将爱的情绪艺术地表达出来,这种能力是不多见的,但是爱这种情感本身,至少在欧洲是很多的。在有些社会里,爱的情绪要比其他社会更普遍些,我想这并不是因为各处人民性情两样,而是因为各地的制度和风俗不同的缘故。在中国,爱的情感很少见,并且在中国历史上,爱仿佛成了那些受不良妃子蛊惑的昏君的一种标志:中国传统文化反对一切强烈的情绪,认为一个男子无论在什么情形之下都应该保持理性的主权。这一点类似于欧洲18世纪的早期。我们经历过浪漫主义运动,法国革命和欧洲大战,因而感悟到人生理智的部分并不如英国安皇后在位时人们所希望的那样占主导地位。而且理性在创造心理分析学说的同时,就已经背叛了它的本职。现代生活中有三大理智之外的活动,即宗教、战争和爱情;三者都是理智之外的,但爱情并不是反理智的,换言之,即一个有理性的人能够合理地享受爱情的存在。然而,现代世界里宗教和爱情之间存在着一种敌对。我不以为这种敌对是不可避免的,它是由于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基督教是根深蒂固地建立在禁欲主义基础之上的,只是因为这个事实,宗教和爱情才有一种敌对关系。然而在现代世界里,爱情还有一个比宗教更为危险的敌人,那就是人们工作和经济上的成功原则。一般都主张——尤其在美国——一个人不应该让爱情妨碍他的事业,假如他为爱情而牺牲事业,那他就是一个傻子。但是此事和一切的人事一样,需要一种平衡。为爱情而牺牲了整个的事业,虽然有时也许是一种悲壮之举,然而总的来说是愚蠢的;为事业而完全牺牲爱情,同样也是愚蠢的,而且丝毫没有悲剧意义上的英雄气概。但是在一个人尽争利的社会里,这种事还是会发生,而且不可避免地要发生。

我们试注意一下今日一个典型商人的生活,尤其是美国的:从他成人的最初时候起,所有他的最优秀的思想,所有他的最旺盛的精力,都通通用在发财的事务上,其余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无关紧要的消遣罢了。他年轻的时候不时以嫖娼狎妓来满足肉体上的需要,不久他结婚了,但是他的兴趣完全和他太太的兴趣不同,他从未和她真正亲密过。他每天又晚又倦地由公事房回来,第二天早上在他太太未醒之前就起来了。礼拜天呢,他会去打高尔夫球,因为他需要运动以保持健康的身体来为继续赚钱而奋斗。在他看来,他太太的兴趣大部分是属于女人的,他虽然赞成却不想去分享。他既没有时间谈婚内的爱情,也没有工夫搞婚外恋情,不过当他因公外出的时候,也可能偶尔去寻花问柳。他的太太在性方面对他多半是冷淡的,这是用不着奇怪的,因为他从来就没工夫去向她求爱。在下意识里他是感到不满足的,但他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他把不满大部分排造在他的工作中,有时也排遣在其他不甚合意的方法中,如参观拳击比赛或惩治激进党人之类,以此获得一种淫虐狂的快乐。他的太太和他一样不满足,她通过消磨岁月于次等文化之中找到一个出路,她还通过磨难那班生活自由的人以维持自己的德行。这样一来,夫妻双方在性生活上的不满就转而变成憎恶戴着公德心和崇高道德标准的假面具的人类。这种不幸事情的发生,主要是因为我们对性的需要这一观念的错误理解。圣保罗主张,我们之所以需要结婚,只是因为有机会做爱的缘故,这个观点曾一致地受到了基督教道德家们的鼓励。这些道德先生们因为厌恶性的缘故,遂对性中优美的方面都蒙蔽不见:结果,幼时受了他们这种教育的人们,活了一世,竟对自己最优良的潜能都不认识。爱情绝不只是性交的愿望,爱情是逃避寂寞的主要方法,这种寂寞使大多数男人和女人在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上感受着痛苦。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