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保持自尊

保持自尊

高贵的灵魂,是自己尊敬自己。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人都有自尊心,自尊心强就好面子,特别是中国人,对自己的面子都是十分在意的。因此与人相交,必须时刻顾及对方的面子,这样才能让别人喜欢你。

美国成人教育专家戴尔·卡耐基是处理人际关系的“老手”,然而早年时,他也曾犯过小错误。

有一天晚上卡耐基参加一个宴会,宴席中,坐在他右边的一位朋友讲了一段幽默故事,并引用了一句话,意思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那位健谈的朋友提到,他所引用的那句话出自《圣经》。但卡耐基知道这位朋友错了,他很肯定地知道出处,一点儿疑问也没有。

为了表现优越感,卡耐基忍不住纠正他。对方立刻反唇相讥:“什么?出自莎士比亚?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位朋友一时下不了台,不禁有些恼怒。

当时卡耐基的老朋友法兰克·葛孟坐在他左边。他研究莎士比亚的著作多年,于是卡耐基就向他求证。葛孟在桌下踢了他一脚,然后说:“戴尔,你错了,他是对的,这句话的确出自《圣经》。”

那晚回家的路上,卡耐基对葛孟说:“法兰克,你明明知道那句话出自莎士比亚。”

“是的,当然。”他回答,“《哈姆莱特》第五幕第二场。可是亲爱的戴尔,我们是宴会上的客人,为什么要证明他错了?那样会使他喜欢你吗?他并没征求你的意见,为什么不保留他的脸面?”

法兰克·葛孟对戴尔·卡耐基的人生告诫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错误,放过去也无伤大局,那就没有必要去纠正。这样不但能保全朋友的面子,维持正常的谈话气氛,还能使你有意外的收获——在朋友和在场的人心目中建立良好的印象,这无疑有利于自身人气的提高。

无论你采取什么方式指出朋友的错误:一个蔑视的眼神,一种不满的腔调,一个不耐烦的手势,都有可能带来难堪的后果。你以为他会同意你所指出的吗?绝对不会。因为你否定了朋友的智慧和判断力,打击了朋友的荣耀和自尊心,同时还伤害了朋友的感情。对方非但不会改变自己的看法,还要进行反击。人是有自尊心的,很多时候,我们无意中的一句话就可能使朋友之情完全破裂。

孙涛有个知己叫林羽,林羽是个很出色的年轻人,可就是家境太贫寒,他上大学拿的是助学贷款,平时还要打工赚取生活费,穿的衣服都是破旧过时的。一到周末他每天就只能吃一顿饭……孙涛跟林羽认识后,十分同情他的处境。正好两人身材相仿,孙涛就常把自己的衣服送给林羽,还拉林羽去自己家吃饭,又往林羽的饭卡里充钱。对于孙涛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林羽非常感激,并表示在自己有能力的时候,一定回报孙涛。孙涛自然不会期望获得回报,但也为自己拥有如此出色的朋友而感到骄傲。不过这一切却都被孙涛脱口而出的一句话给毁了:那天孙涛跟女朋友迟敏闹了矛盾,孙涛便约了林羽和一大群同学去小酒馆喝酒。喝多了以后,孙涛就开始胡说八道,大骂迟敏脚踏两只船。

这时林羽听不下去了,他让孙涛清醒一下,并说他敢担保迟敏绝对不是那样的人,但孙涛酒劲一上来伤人的话就脱口而出,“你担保?吃我的用我的,连你身上这套衣服都是我的,你凭什么担保?”顿时小酒馆里静得连掉根针都能听见,林羽脸色惨白地从酒馆走了出去。第二天,林羽归还了所有的衣服用品,不知从哪儿借300多块钱存到了孙涛卡里,林羽没给孙涛任何解释的机会,两人从好朋友变成了陌路人。

孙涛因为当众出言伤人,伤了朋友的面子,而失去了一个知心朋友,这都是由于他在处事方法上的失误造成的。要知道在一些人眼里,面子是十分重要的,有时候面子甚至重于一切。了解这一点,你就该知道,即使是对最亲密的人,也要给他留面子。

有人说:中国人死要面子。“死要面子”,就是说宁愿死,也要面子。

处世时,首先就是要懂得时刻顾及别人的面子。倘若你自恃自己的面子大,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碰上死要面子的人,就可能不吃你那一套,甚至可能撕下脸皮和你对着干,这样常常会把彼此的关系弄僵。

懂面子,你还得去要面子,假若你请朋友吃饭,而朋友不太领情,这时,你便不能割袍断交,你要学会去要面子,你要说看在多年交情的分上,给我一个面子。只要他给了你面子,他吃了饭,那么,他的人情算欠下了,即使饭是朋友给你面子才吃的。送礼也一样,让朋友给个面子收下,这个面子你得去要。

老李帮老朋友办了件事,老朋友和妻子拿了些礼品登门道谢,老李觉得自己只是举手之劳,就死活不收礼,没想到老朋友一去就再没跟他联系过。老李打电话一问,朋友在电话里说,“提礼物去愣被你推出来了,知道我那天怎么从你家走出来的吗?”老李这才知道怎么回事,道歉之后两人又和好如初。

另外的一点,给面子要给得恰当,不恰当就是不给面子。如果被请之人面子很大,而又未受到应有的待遇,则成了极伤面子的事情。

永远不要说这样的话:“看着吧!你会知道谁是谁非的。”这等于说:“我会使你改变看法,我比你更聪明。”——这实际上是一种挑战,在你还没有开始证明别人的错误之前,他已经准备迎战了。为什么要给自己增加困难呢?

为什么要把自己放在别人的对立面呢?为什么要让彼此都下不了台呢?时刻顾及别人的面子,你们才能更好地相处。

有这样两则故事:

在迈奥尔的车站食堂的一角里,坐着一个清瘦的老人,生着满脸硬胡子。里加湾的上空,冬天的暴风一阵阵呼啸而过。海岸上覆着很厚的坚冰。透过风雪可以听见波涛冲击岸边坚冰的声音。

显然这位老人是到食堂里来取暖的。他什么也没有点,无精打采地坐在长椅上,把两只手拢在补得很坏的渔夫短大衣袖子里。和老人一起来的还有一条毛茸茸的小白狗,它蹲在老人的脚边哆嗦着。

在老人的邻座上,有一群年轻人,后脑勺绷得很紧,而且通红的,大吵大嚷地喝着啤酒。帽子上的雪融化了,雪水滴到啤酒杯里,漏到熏肠面包上。不过,那些年轻人正在争论一场足球赛,所以没注意到这个。

当一个年轻人拿起面包一口咬下一半的时候,这条狗忍不住了。它走到小桌边,举起前脚,阿谀地望着年轻人的嘴。

“彼契!”老人轻轻地叫它道,“你多不害臊!彼契,你干吗去打扰人家?”

可是彼契仍然站在那里,只是它的前腿不住地哆嗦,因为举乏了,搭拉了下来。等到两脚碰到潮湿的肚子上时,便忽然醒悟过来,又重新举了起来。但是那些年轻人没注意它,他们正在津津有味,且时时把冷啤酒倒进杯子里。

雪粘满了窗户,当你看见人们在这样的严寒里喝着冰冷的啤酒时,背脊上不禁会起一阵寒战。

“彼契!”老人又叫,“喂,彼契!过来!”

小狗很快地摆了几下尾巴,好像告诉老人它听见了,请他原谅,不过它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它不看老人,甚至完全背过身子去,好像在说:“我自己知道这不好,不过你又不能给我买这样的面包。”

“唉,彼契,彼契!”老人低声说,因为心里难过,声音有点发颤。

彼契又重新摇了一下尾巴,顺便哀求地看了老人一眼。它好像请求他别再叫它,别再责备它,因为它自己心里也不好受,若不是万不得已,它是决不会向陌生人乞讨的。

一个颧骨高大、戴着绿色帽子的年轻人终于看见了这条狗。“要吃的吗,狗崽子?”他问道,“你的主人在哪儿呢?”

彼契欢喜地摇摇尾巴,看了老人一眼,甚至轻轻叫了一声。

“您是怎么回事,先生!”年轻人说,“您既然养狗就得给食吃,不然就不文明。您的狗跟人家讨食吃,我们这儿有法律规定不许讨饭。”

那些年轻人哄堂大笑起来。“净是胡说八道,瓦尔卡!”其中一个人喊道,掷给狗一片香肠。

“彼契,不许吃!”老人喊道。他那风吹雨打的脸和干瘪的、青筋嶙嶙的脖子都涨得通红了。小狗蜷缩起身子,耷拉下尾巴,回到老人身边,甚至连香肠看都没看一眼。“一点儿渣都不许动他们的!”老人说。他开始痉挛地翻他的衣袋,掏出几个银角子和铜子来,放在掌心上,一面数着,一面吹掉钱上粘着的脏东西。他的手指不住地颤抖着。

“还生气呢!”那个高颧骨的年轻人说,“瞧啊,多大的自尊心!”“唉,你别去理睬他吧!你耍他干什么?”一个年轻人用调解的语气说,一面给大家倒了啤酒。

老人什么也没说,他走到柜台边,把几文零钱放到潮湿的台子上。“来一块香肠面包!”老人哑着嗓子说。小狗夹着尾巴站在他身边。

女售货员在碟子里放了两块面包,递给了老人。

“只要一块!”老人说。

“您拿去吧!”女售货员低声说,“我不会因为您受穷的……”

“谢谢!”老人说,“谢谢啦!”

他拿起面包到月台上去了,月台上一个人也没有。一阵暴风已经吹过,第二阵暴风正在刮来,不过离得还很远,甚至可以在利耶卢皮河对岸的白色树木上,看见微弱的阳光。

老人坐到长凳上,给了彼契一块面包,把另一块用灰色手帕包起来,藏在口袋里。小狗痉挛地吃着,老人看着它说道:“唉,彼契呀,彼契呀!真糊涂啊!”小狗没听他说话,它在吃东西。老人看着它,用袖子揩着眼睛——风吹下了眼泪。

尊严是无价的,或重于泰山,或轻如鸿毛。“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即使快饿死,也不能容忍尊严被践踏。尊严于人与财富、境遇无关。在尊严与实惠面前,有人选择前者,有人选择后者,有人则陷于两难。最重要的是尊严在你心中是怎样的位置,你会选择它哪一种“无价”的价值。

小时候,我长得又高又壮,妈妈很害怕我会用身体优势成为学校里的“小霸王”,就着力发掘我身上“女性的一面”的性格因素。不久,事实就证明了,妈妈的教育的确很奏效。一年级时,老师在我成绩单上的评语是:“罗伯特应该学会更多地维护自己的权益,他使我想起了费迪南德公牛……”

大家都知道费迪南德公牛的故事:一头叫费迪南德的公牛不去与斗牛士打斗,而是坐在场地中央嗅闻观众抛给它的鲜花。爸爸看过老师的评语后,立即变成了一头发怒而不是闻花的公牛:“你怎么看待这个评语?”

我向他解释我只不过是听从妈妈的教导。他转向妈妈说道:“小孩子们都是‘公牛’,所以,对任何一个孩子来说,学会与‘公牛’相处很重要,因为他们迟早要处身于‘公牛’群中。如果他们在童年没有学会与‘公牛’相处,到了成年就会经常受人欺侮。与人为善不是与恃强凌弱的人相对的最好办法,如果别人向你挑衅,你就必须是一头发怒的斗牛!”父亲又问我:“别的孩子欺负你的时候,你感觉怎么样?”

我的眼泪哗地流下来了:“我感觉很不好,我觉得无助而且恐惧。我想反击他们,又想照妈妈的希望去做个好孩子。我讨厌被别人推来推去的在那里忍受侮辱。我觉得我是个胆小鬼……连女孩子们也笑话我了……”

“你打算怎么办?”父亲问。

“我当然想回击。”我说,“我真想揍他们一顿,灭一灭他们的气焰。”

“不必揍他们,”父亲静静地说道,“你可以用其他的方式让他们知道你不再忍受他们的欺负了。你现在要学习的是非常重要的一课——争取自尊,树立自信。但你不能打他们,动动脑子想个办法,让他们知道你不再忍受挨打了。”

我停止了哭泣,擦擦眼泪,感觉好多了,勇气和自尊似乎又重新回到我的体内。

第二天,爸爸和妈妈被请到学校。当爸爸和妈妈走进办公室时,我正坐在角落的椅子里,身上溅满了泥点。爸爸着急地问:“发生了什么事?”

“是这样的,”校长说,“我看到了事件全过程。男孩子们去戏弄他,但这次罗伯特没有站在那里忍受欺侮,而是再三警告,男孩子们却越发猖狂。于是,他跑回教室,抓起他们的午餐盒,把里面的食物全部都倒进了泥塘。在我穿过草坪跑过去制止他们之前,罗伯特抓住两个男孩并把他们也推进了泥塘里。我已经把那两个男孩子送回家换衣服了。”

“可我没打他们。”我在角落里插话说。

爸爸示意我不要说话,然后他转向老师和校长说:“我们会在家里处理这件事的。”

校长和老师点了点头,老师接着说道:“我很高兴能够亲眼目睹过去两个月不会发生的事情。尽管我不会宽恕罗伯特把那两个孩子和他们的午饭扔进泥塘的行为,但我真诚地希望从现在起,男孩子们中间的这种恃强凌弱的事情能够结束了。”

第二天,两个男孩子和我被叫到一起开会,握手言和了。课间休息时,其他孩子向我走过来和我握手,祝贺我回击了那两个也欺负过他们的男孩子。我对他们的祝贺表示感谢,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你们应该学会为自己的权利而战。如果你们做不到,你们一如果爸爸听到我在说他教给我的这番话,一定会非常骄傲的。从那天起,我找回了宝贵的自尊,赢得了全班同学的尊重,连全班最漂亮的女孩也成了我的好朋友。我学会了以勇敢和自尊带来和平,而不是仅仅为了做个“好孩子”而沉没于恐惧和害怕的感觉中。

那个晚上回家后,爸爸对我说:“许多人只生活在是非分明的世界里,于是有人会建议你‘不要回击’,另一些人则会高喊‘回击他们’,而生活中的事情却远非如此简单。掌握回击的分寸要比简单地说‘不要回击’或‘回击’需要更多的智慧。”

……与人为善不是与恃强凌弱的人相对的最好办法,如果别人向你挑衅,你就必须是一头发怒的斗牛!

在生活中,我们常常会遇到恃强凌弱的事情。如果我们总抱着“息事宁人”的想法,失去自尊,甘受欺侮,那欺侮人的人就会更加猖狂,我们的尊严就无从谈起。

勇敢面对挑战,运用智慧作巧妙的回击,才能最终赢得做人的尊严。

自尊赐予人的不仅仅是一种精神的寄托与认识自我的一个途径或凭证,更是使得自我的生命永远保持充实与活力的精神动力。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