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9节 第九节

  不知不觉眼泪流了出来,喉咙里发酸。身边有个陌生男人递过来一张纸巾:“来,擦擦,一个女孩子,多难看。”
  
  我抬起头来,朦胧的视线里,是一个举着酒杯的男人。我接过纸巾,我说:“谢谢。”
  
  他坐在我面前,微笑着打量我。他干净并且明朗,我倍加鄙视齐轩凉用“乌烟瘴气”来形容酒吧。
  
  他把酒递到我面前,关切地问:“喝点吧,心情会好些。”
  
  “你看得出来我心情很糟?”
  
  他笑着摇摇头,理所当然:“不遭怎么会哭呢。”他把酒杯推到我面前。
  
  我看着那些摇晃着的黄色水流,伸手端着它,放到嘴边。就在这个时候,李煜兀地出现在我面前的男人身后,一杯酒从头至下往那男人身上倒去。
  
  我看得目瞪口呆,还没反应过来,李煜便拉着我往酒吧外面冲。李煜像拉着我逃命一般,我都来不及喘息,周围的树木不停地往后倒退。像是寂寞洪流一般。
  
  被李煜攥着的手能够感到前所未有的力量。我不想挣脱开,对于齐轩凉,我都没有过这样的感受。
  


  李煜带着我跑到一个巷子里,他放开我的手,蹲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我在一旁也喘得天昏地暗,一直用莫名地眼光审视李煜。过了很长时间,渐渐地平息下来,刚想开口,李煜却抢先了:“你真的很笨好不好?你脑袋里是装的豆腐渣还是什么?小姐,麻烦你有点警觉感好不好?”
  
  说得天花乱坠,世界爆炸。全都象征我的白痴。
  
  李煜依然没有偃旗息鼓地趋势:“你知不知道你喝了那杯酒,你会后悔一辈子。算了,跟你说不清楚这些,你太白痴了!”
  
  骂得这么光明正大,语重心长。我却气不上来,用小狗一般可怜巴巴的眼神攻击他。
  
  李煜什么世面都见过,当然不会被我轻易感动:“那酒里,有安眠药。这是酒吧的典型招数,你到底懂不懂啊,没有脑子的人。怎么,现在怕了吧!”
  
  说实话,其实我并没有怕。看到李煜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我真的怕不起来,反而觉得异常安全。
  
  我关心地问:“李煜,那你怎么办?”
  
  “你知道我的名字?”
  
  我学着吧台服务员的口气:“你叫李煜。木子李,就跟古代那个什么‘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的皇帝同名。”

  
  “切,又是那个死三八。”李煜骂。
  
  我背靠在墙上:“你怎么办?”身边有自行车开过去,车上的人向我们望望,用奇怪的眼神斜视我。
  
  我在他们看来,就是那样的女生。
  
  李煜索性坐了下去:“能怎么办,换个地方工作呗。”
  
  小巷很暗,只有我们头顶的一盏亮着。所以说从这里看过去,小巷昏暗到没有出口。那么窒息。
  
  我礼貌道歉:“真的很抱歉。”
  
  “手机号多少?”他问。
  
  “手机号?”
  
  “你既然已经说了抱歉,证明你欠我。这个社会,人是欠不得人的,欠了就得还。不过我现在没想好,想好了会手机通知你。”
  
  我闭了闭眼睛,将我的手机号准确无误地告知他。
  
  “生日?”
  
  “10月4日……你怎么像在盘问犯人?”
  
  “地址?”他继续问。
  
  我刚一开口,他忽然站起来,用腿抵住我,眼睛往我深处看:“小姐,你怎么这么没警觉!”


  
  我固执成性:“我喜欢怎样,就怎样。”
  
  他笑了笑,腿抵得我腹部很痛:“你叫什么名字?”
  
  “苏苒。”
  
  “苏苒吗?很好听的名字,我妈一定会很喜欢你。”
  
  李煜靠得更近,我心扑通地跳:“你可以放开我的手吗,很痛好不好?”
  
  “你不像是进酒吧这种地方的人……呐,我猜猜……失恋是吧,一定是被男朋友甩了?”李煜猜得很准。
  
  我倔强:“不好意思,你猜错了,是我甩了他。”
  
  李煜的笑容在灯光下显得那么肆无忌惮:“怎么,戳中你软肋了。”
  
  是的,我全身都疼。李煜把我的腹部,手都弄得那么疼,心刚刚又被他狂妄地扎了一针,刺进血管里。血脉紧缩,揪心的难受。
  
  李煜把腿放下来,凑进我耳朵,一字一顿地说:“作为报答,你做我女朋友吧。”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