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0节 第十节

  月光从窗户泻进来,照到我房间里,地上牢固地生长出一团光斑。我把头埋进枕头里,哭了很久,手上是最新款的NOKIA手机。我盯着散发白色光芒的手机屏幕,我多么多么希望上面出现“老公”的名字。
  
  齐轩凉的手机上把我的名字设定成“老婆”,而我对他则是“老公”。这件事情只有我和齐轩凉知道,连盛萱我们都没有告诉。生活里,齐轩凉不会这么叫我,唯独我们打电话的时候,彼此接到对方电话的第一反应则是脱口而出“老婆(老公)”,好吗?
  
  可是一直没有,手机像是沉睡了一般,由白色变淡,最后变暗。我又点开,屏幕又恢复了白光。反复轮回,像永不休止的生命。
  
  我浑身酸痛,很疲倦,很累。我依然死死守着手机希望齐轩凉打来,说声抱歉,或者说声这是误会,即便不说话,我也原谅他。我不再那么趾高气扬了。
  
  我哭了很久,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一天,像是把人生中前所未有的灾难全部在这天里彻底让我体验掉。并且像是慢慢生长,蔓延,最后固牢。
  
  我狠狠地甩了李煜一个耳光就跑了,也许李煜是说的对的,我真应该提高警惕感。特别是对他这种落井下石的人。也许齐轩凉说的更是对的,酒吧就是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一直以奔跑地速度回家,期间有过后悔,觉得李煜不是这种人。
  
  也说不上为什么,就单凭感觉,感觉李煜跟那个往酒杯里放安眠药的男人根本不是同一种人。
  
  其实,我不是很想回家,因为我知道,家并不是一个可以得到安静的环境,我是说对于我而言,她并不理想。
  
  从我高一开始,妈妈和爸爸的关系开始变得糟糕。我没有问过原因,仿佛一瞬间,两个人的关系就像被剪断了一般。先是默默地不说话,然后就是无休无止地争吵。爸爸不滥酒,所以也没有电视剧里那些所谓的喝了酒后就对我妈拳打脚踢的场景。
  
  所以争吵成了他们表达关系的唯一方式,比如现在。
  
  我站在门边,他们转过头来望着我。我从门外就听到他们在吵了,吵些什么,我根本没有兴趣。
  
  换做以前,我会劝他们,我不喜欢这样的环境,明明是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非要搞得这么支离破碎。可是,我今天妥协了:“你们继续,如果觉得不过瘾,就离婚吧,我真的没有意见。”
  
  灾难就是这样,在一天的时间里,像是狂风暴雨一般,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来不及招架。离万念俱灰近在咫尺。

  
  我疲倦地走到房间里把门关上,倒在床上拼命地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妈妈坐到我床上:“怎么了,苒苒。”
  
  我随手拿了个枕头捂住头:“我困了。”
  
  “吃点汤圆吧,我去给你煮。”
  
  “我说我困了。”我拼命压制住抽泣声。
  
  “今天学校很忙吗?”
  
  “我困了。如果你喜欢说,你就一个人说吧。”
  
  “哦对了,今天外婆打电话过来了,你看你要不要回给她。”
  
  我丢开枕头坐起来,眼泪拼命往外流:“我求求你了,你不要烦我了好不好,我真的很累了。”
  
  妈妈看着我,我知道她心里也疼,只不过她不知道我和齐轩凉发生的事,她一直以为是她把我弄哭了:“苒苒,对不起。我一直不离婚,全都是为了你,我们不想影响你学习的。”
  
  其实妈妈说的是真的,我第一次发现他们吵架,是在我不小心忘记拿作业本倒回来的时候。那一天,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迟到,盛萱看着我作业本皱巴巴的,有明显被眼泪侵蚀的凹痕。于是,她下课后把我叫到安静的角落里。
  
  盛萱一把抱着我,什么都没有问,什么都没有说。她比我先哭了。
  
  爸爸、妈妈和我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从来没有吵过架,我知道他们忍得很辛苦。是的,他们是为了我着想。什么都考虑我,分裂的感情也不表现在我的视线里。
  
  是的,爸爸和妈妈都是爱我的。我也爱他们。
  
  我说:“妈,你出去下,我想哭。”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