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2节 第十二节

  我终于还是决定给齐轩凉写信。
  
  其最大的启发来源于几天后在上学途中碰到了徐姐姐。她叫徐子珊,和TVB那个明星是一个名字。其实比我大很多,但是一点也不出老。我从很早以前就特崇拜她。
  
  她在电视台工作,有时候会跟着剧组跑,能够独立策划一档节目,拥有无限的创意和精明的头脑。
  
  她是我见过的最独立的人。她高贵华丽,独来独往,率真时尚。她在了解到自己的丈夫有外遇的时候,她用两封信宣告了自己的胜利和骄傲。
  
  第一封是约那个女的出来,她把咖啡倒在那女的头上,整个咖啡厅的人都看到了,她当着整个咖啡厅的人说:“小姐,请问我老公好玩吗?”
  
  第二封是给老公的。她胸有成竹地宣告和老公离婚,并且告知他老公,所有的财产都平分,她可怜他给他一半。
  
  徐姐姐和老公对峙的那天,她买了一把锯子,当着她老公的面,把电脑键盘锯成两半。
  
  我没本事做得像徐姐姐这么厉害。
  
  我总是说活该齐轩凉喜欢上了我,其实更活该的是,我的的确确喜欢上了齐轩凉。盛萱说我们真的不能分离,她说天底下,就我和齐轩凉最配。


  
  我只有偷偷地把那封信塞进齐轩凉的抽屉里。
  
  上课的时候,我没耐心听,一直盯着齐轩凉的举动。他终于还是发现了那封信,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他从头至尾都没有回过头一下。
  
  其实我和齐轩凉分手后第二天起,齐轩凉就把我当空气一般的存在。有一天体育课,我和孙雯韵又起了争执。
  
  学校就是这样,别人倒霉的事情传得最快。我和齐轩凉分手的第二天,整个班级,甚至整个年级都知道了。孙雯韵正好逮住把柄,羞辱我两句:“衰人就是衰人,天生扫把星。”
  
  我忍,由着他。因为齐轩凉就站在我旁边,我不想让他看到我泼辣的一面。
  
  孙雯韵来了兴致:“你看你把齐轩凉拖累的……”
  
  我笃定齐轩凉是听见了,他默默地什么都没有说,走开了。
  
  我的笃定一定没有错。就像现在,我笃定他一定会答应信上的要求:周五放学,我们见一见。
  
  周五那天,我收拾好书包就飞快地往外奔。
  
  我之所以约齐轩凉周五放学见,是因为这个周五教职员工集体开展“高三毕业年级分析会议”,所以取消周五这天的晚自习。
  
  我在电线杆旁的刨冰店外等他。随着每一个身影的出现,我的心也跟着抽搐、震动。
  
  最后,齐轩凉终于出现了。
  
  可是,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不是高兴不起来,而是心里难过得犹如千刀万剐。我轰然意识到整个世界的崩塌,浑浊,惨烈。
  
  齐轩凉拉着一个女生的手,攥得那么紧,他们站在我面前一动不动。
  
  我想找个人抱着她哭一场,很用力很用力地哭一场。可是找谁呢,唯一想找的人却被齐轩凉攥在手里。我仔细打量齐轩凉身旁的她,一遍又一遍,我真的很希望是一场梦。
  
  希望看错了,是镜花水月,是雾里看花。
  
  可是这是真实的。盛萱似乎也知道对不起我,她几乎一直低着头,对上我一眼,又低下了。她那么坚定地站在齐轩凉的身边,不朝我走来,也不解释。
  
  我忽然想到,高三前的那个晚上。我在一个叫“人世浮云”的博客里看到关于“第七天堂”的描述:第七阶段天国好像网撒在海里,去拢各样水族,拉上岸来,拣好的收在器具里,将不好的丢弃了。这预表世界末日,神要将善人和恶人分别出来。
  
  这个世界像是颠倒了一般,我分不清到底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世界末日,突兀降临。
  
  整个地球没了花,干了雨,失了心。
  
  钻心的酸楚声嘶力竭地吞噬着我以及我的小世界。
  
  谁也没有说话,仿佛周遭的一切静谧得像是布置了一场精致的谋杀。这个时候,我的手机意外地响了。
  
  发出白色光芒的屏幕上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仿佛是得到了救星一般,迫不及待地按下了接听键。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