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9节 最后的宣战(三十五)

  在路上。
  
  从奔驰的火车窗口望出去,满眼葱郁,深深浅浅,浓浓淡淡的都是我最喜欢的绿色,细雨将这满目的绿洗刷得更澄净,心底也就有了久违的舒爽和清亮。我是还在旅途上的,还可以满心欢喜地享受春天的美丽和生机。
  
  记忆是一个半神半妖的精灵,给你回到从前的路径,但不给你改变过去,哪怕是一丝一毫。记忆留驻过往的美丽,也让人扼腕曾经的伤痛。重回故地,触景生情,未来变得有些凄厉的清晰。
  
  混沌的状态有时可以阻止明确的哀伤,模模糊糊中有一个梦:大渡河的两岸,一边是骑在白马上美丽善良的女精灵和她守护在怀里的带着魔戒的绝命男孩;另一边是穷追不舍的黑暗武士,在咆哮的黑马上耀武扬威。魔戒发出致命的诱惑的声音,武士的黑剑闪着恐怖的白光,女精灵在默默地祈祷,终于神的力量显现,幻化成如白马的滔滔洪流将黑暗武士淹没……
  
  如果艾滋病毒是我身上的一个折磨着我,而我全力要毁灭的魔戒,谁是白马上美丽神奇的精灵?谁是凶残的黑暗武士?什么力量可以消灭精神上的恐惧恶魔?
  
  梦比记忆好,在过去、现在和未来中,我可以自由穿梭,让悲哀止步,让丑陋遁走,让渴望实现,让快乐降临! 内容来自半壁江
  
  忽然,就很想去北京,去那个我在电视和网络中无数次看见的北京的医院。很多病友多次告诉我那里的医生和护士是多么的友善和亲切。我好想在自己还没有真正倒下来的时候,能去那个爱心家园,在那里静静地待几天。
  
  人是终有一死的,想通了,也就没有那么可怕。我不再关心自己的死亡方式,而我在乎的是死在哪里。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我的一个病友为什么会在生病以后还买房子,当他告诉我的时候,我不能理解,认为那些钱可以用来治疗的,现在我知道,房子就是家,就是一个归宿。
  
  所以就有了去北京那个医院看看的想法,想在母亲身体好一点的时候去北京,这样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了。如果可以在那里安静而从容地住几天,就算给自己选一个归宿。我将这个想法告诉一个病友,他笑着说:我陪你一起去,那里我可太熟了。因为我宁死也不会告诉家人的,死在租来的房间里对房主不吉利,还要涉及身份的验证。如果死在一个自己喜欢的风景名胜,还要担心会不会传染别人。也许,在医院里是最合适的。
  
  很多人在面对这一刻的时候,说是人生的第二套房子或是人生的后花园,很隆重而庄严。少不了要勘踏一番,认真选择一块幽静的风水好的地方,仔细挑选墓碑的材料,还有反复斟酌的墓志铭…… 半壁江中文网
  
  我就简单多了。原本就没有第一套房子,那么也不用在乎第二套房子了。不想让家人知道伤心,不会留名,要墓地和墓碑干什么呢?哈哈!再说还有病友,熟门熟路,不会寂寞的,只是要麻烦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了。在天有灵,我会为他们祈福的,这是我唯一能作到的。
  
  如果我的文字可以出版,那我会带一本在身边,做个伴,想想榕树下这么多的朋友,就不会孤单了。
  
  至今我在全力与病魔抗争,从未放弃,无论是以母亲的名义还是以生命的名义,我在尽力。去医院看看,不是消极,不是放弃,而是将最后和最坏的打算先考虑好,然后我就可以和艾滋病魔放手一搏了!
  
  我不太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但在乎怎么看这样的疾病。今天的信箱有几个朋友来信,很特别。
  
  家明:你好!
  
  我关注艾滋病,但讨厌将死亡炒作,更憎恨虚假,所以我一直在论坛骂你。当我成为志愿者的时候,终于从一个医生那里知道你的情况,我为我过去的行为感到羞愧。我不能想象你在面对这样一切的时候,心里的伤痛。
  
  我现在在XXX医院里做志愿者,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那里的病人。这里的条件很好,医生和护士都十分善良。但愿在这里能够见到你,我想当面对你说:家明!对不起。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祝你和妈妈一切都好!
  
  XS
  
  家明:
  
  前一阵发现你的论坛不见了,心里总觉得空空的,有一种挺失落的感觉。因为平时我习惯了访问你的论坛,说实话,我不喜欢你的文章,有很多方面的原因……到你的论坛就想骂你,不过现在不想去探讨这样的问题,毕竟每个人的观点不一致。不过呢,家明,我还是很真心的祝福你的。真的,觉得以前我的话太过分了,也许伤害你了……向你道歉了。不要计较了?OK?呵呵。你的论坛音乐很好听,我喜欢。只是你的背景太暗了,感觉似乎很压抑。论坛是心灵停驻的港湾,多写些自己真实的心情故事,给自己心灵一个喘息和发泄的地方。当时我很被你的文章感动,因为我是一个很怀旧,也很容易失落的人……
  
  祝:一切都好!
  
  GT
  
  家明:
  
  你好,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好象应该是哥哥吧,你比我大不了多少!可你感觉确实比我大好多!如果你能读到这封信的话,可能是在某一个网吧,人来人往,喧哗热闹,又有谁知道这其中,有一个黎家明呢?
  
  我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把你的文章看完的,花了一卷卫生纸的代价,你知道吗,看完后我的第一冲动就是跑到某一个公用电话亭,拨通你的电话,和你说一句话:“你真棒!”我和同学口述了你的经历后,同学问我你会怎么样,我说,我会死掉,我实在没有勇气承担这么多的压力和痛苦!可看到最后,我突然觉得也许真的发生了,我还会挣扎着坚强的活几天,几个月,或者几年,知道我受不了为止。这就是你所带给我的力量,不知道这种力量能存在多久,可它就是一种希望,一种毅力,一种坚强。看到别人对你褒贬不一和你所表现出来的平静,一点不意外,这不正是你吗?别人所有的冷嘲热讽在你的面前是多么的苍白。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脑海里浮现这样一个场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的丈夫在翻阅报纸,不小心念出黎家明这三个字,我心一惊,放下还未煮沸的牛奶,跑过去,一把夺过报纸,报纸上是你的死讯,还有你生前的相片,还有那些记者搜集的各种各样的你生活中你琐事!我会失声痛苦吗,我会的!我可以不哭吗,如果换一种场景的话呢?我的丈夫一大清早打开电视,东方时空里正在人物专访,黎家明顽强不息,取得了“大决战”的最终胜利,正在大谈特谈你的经验呢?电视里的你笑的是那么的灿烂。这是我所期望的结果,也是许多人期望的结果,为了这个希望,我会每天为你祈祷的!如果我有机会为你做些什么的话,我会很高兴的。不管以后会怎么样,我想对你说,也是我最喜欢和我男朋友说的一句话,要好好照顾你自己。我会永远祝福你的!
  
  真诚的朋友:DW
  
  你好:
  
  Leben,这是个德文名字,是给你的,意思是生命。今天和室友小猪去王府井和西单逛,我们看几米的书,去给你挑礼物,当然也给自己。在外文书店的时候,忽然好想起个德文名字给你,于是和小猪跑去翻姓名辞典。我们找了好多L打头的,却争执不休,最后小猪说叫Leben吧,我们笑了,我们都知道那是生命的意思,而它正是我们想传达给你的信息。我们在繁华的街区大声欢笑,看着身边去多形形色色的身影暗自惋惜,他们不是LEBEN,只有LEBEN站了出来,站在我们的思想之上,因为他是LEBEN,永远的LEBEN!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北京的天气没有阳光。我看着天边有朵熟悉的云彩,我猜那是不是你回应给我的笑脸,空气里流动的温暖气息是不是你爽朗的笑声?生命不会放弃这样的你,就像你从未放弃它一样。
  
  几米的书里有这样的画面,蓝蓝的海映着浅色的沙滩,一只鱼和一个人以同一个姿式和起点奋力游向大海。他用这样的语言叙述道:我们比赛,游进海里。你用尽全力拍击沙岸,弹弹跳跳的立刻回到大海,而我依旧呆蠢地困在岸边,不知如何是好。海浪渐远了,我才明白,你在求生,我在游戏。
  
  我在想,无论我们用怎样的心情在理解你的生活和境况,都无非是个在故事外面看故事的人,无论我们怎样尽力去想象,也无法真正体会你所承受的,就像几米的画中,人永远不会像鱼那样不计一切地回归大海。我们不是你,所以你用自己的方式保护自己,也想保护他人,可惜这个道理我们不懂,就像人不懂鱼为什么比他更快回到大海一样。
  
  我想这个世界本该是这样的,在某个不很特别的时间和地点,被一个平凡且毫不相干的人想念着,我们被这种想念联系着,因为想念,我们不再陌生,不再遥远!
  
  我做了一个梦,醒来的时候,宿舍里黑黑的,我拉开窗帘,天际还是那轮皎洁的月独自悬挂,听着室友们微微的鼾声,心里忽然一阵平静与感动,还好,这个安静的夜晚有人陪伴,还好,有这么多呼吸陪伴LEBEN在静静的夜,书写他对生命的热爱。对着天边那点点的鱼肚白,我笑了,轻声对着远方的LEBEN说:早安!LEBEN!今天又是新的一天了,加油啊!健康,一切都好! 半壁江中文网
  
  娃娃
  
  不知道那一天,当我再看这样的信的时候,心中已经了无牵挂……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