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4节 最后的宣战(四十)

  消息一:记得我文字中提到的大哥吗?我们见面了。尽管才相隔2个月,大哥消瘦了20多斤。他已经开始服用鸡尾酒,虽然还遭受副作用的折磨,但正在好转之中。让我们一起祝福他吧!
  
  消息二:鸡尾酒药物中的几种,我国可能将在一年后上市。
  
  消息三:一个病友结婚了,他的新娘很美丽,她知道他的一切,义无返顾。婚礼很简单,有医生、父母和我。我羡慕但更多的是对新娘的敬重,对爱情的折服。我敬酒的时候说:爱情、亲情和正义每一样都可以抵御死亡!
  
  今天,是我的!
  
  这样的霉雨季节心也上霉了,可是雨依然悠悠地下,回到小屋子的时候已经湿透了。我讨厌这冗长、阴暗、潮湿、发霉的雨季。我喜欢香烟,它很苦,却给我短暂的忘记和平和。
  
  检测结果终于出来,CD4由半年前的510变成了300,病毒载量增加了接近10000,一下子乱了。腰上出现了小红疹,小小的,很疼,我想一定是带状疱疹,认识的病友很多都在发病前出现过。还没有缓过来,妈妈那里又传来不好的消息。
  
  一年来苦心种植的宁静,还来不及收获,就在狂风暴雨中灰飞烟灭了。有些注定的到来终将到来,只是太快得来不及防备。给家里打了电话,爸爸沉默的时间越来越长,妈妈的声音好虚弱……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不知道是老鼠咬的,还是发霉的,屋子的电路坏了。黑暗中实在不想动,没有思绪的独自坐着,抽烟。在想妈妈和自己,又什么也想不清楚。所有的坏消息在身上累积,重。修开关的那一刻,看着一红一蓝的两根电线,手是颤抖的。是期待是恐惧,我知道只要轻轻一碰,我将彻底解放,不用顾忌有没有天堂和灵魂,不用考虑今生还要承受什么负荷……
  
  灯,还是亮了。洗了衣服,下了面条,音乐也起来了。汗水和泪水是刚才惊心一刻的见证者。
  
  也许这就是生活,不管有没有疾病和其他苦难,先修电路,然后点亮灯,洗衣服,下面条,听《英雄》和《月光》的声音。然后,想想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然后,平静地期待……
  
  那一夜,我只期待可以安然入眠,祈祷明天有阳光灿烂。
  
  今天是2002年7月12日——我的节日。今天是我在榕树下发表自己的文字一周年的日子。整整一年了,如此快,如此慢;如此单纯,如此不堪!不管怎么样《最后的宣战》由一变成了四十。
  
  早晨醒来打开窗帘的时候,我欣喜如狂——我看见了久违的太阳。向着太阳的方向我闭上眼睛,细细体会阳光温柔抚摩每一寸肌肤的触动。我是张开双臂的,有泪水划落,但那是快乐的。快乐有好多种,眼前的,别人给的,自己给的,给别人的,还有期待的。蝉鸣、鸟语、绿树、阳光,今天我还期待什么?这是老天给我今天的礼物和快乐么?

半壁江中文网

  
  今天,我是有礼物的。早在《最后的宣战》真正出版以前,它曾经出版过一
  
  次。出版商是一个善良的朋友,读者是我。他(她)将每一篇文字打印出来,精心装订好寄给我,我一直珍藏着一大一小的两个版本。我想告诉这位朋友,你是我最好的出版商,这两本书是我的今天的礼物。
  
  长春的“心缘19”朋友,给我寄来了一个大罐子,看见的时候泪水一下子流出来,那是满满一罐千纸鹤和幸运星。我知道在自己最难过的时候,还有千纸鹤和幸运星,谢谢。
  
  长春的另一个不留名的朋友已经是第二次在给我的信中寄钱,每一次都是新的折叠的整整齐齐的十元钱。我可以想象他(她)的艰难和不宽余,我收到的不是十元钱,而是纯真的善良,还有与病毒抗争的信心和力量。
  
  今天,我还不能告诉周围健康的朋友和同事,我是一个艾滋病携带者;今天,我也不能告诉那些知道我生病的人们,我的真名实姓;今天,有秘密的我,没有真实,我的真实已经被偷走了,永远也找不回来,我还不知道谁偷走了我的真实。但——
  
  今天,在窗外老天给了我艳丽的阳光和蓝天。
  
  今天,我有一年积蓄下来的朋友和关爱。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今天,我已经能鄙视并抗击狭隘的偏见、歧视。
  
  今天,梦还在,心还在,还计划着不远的未来。
  
  今天,妈妈还在!
  
  今天,我还活着——多活了一年。
  
  今天,我还握着生命的双手和体内的病毒,在阳光下共舞同唱:
  
  今天,是我的!
  
  今天,我是快乐的!
  
  今天,是属于生命的!
  
  黎家明写于
  
  《最后的宣战》网上一周年
  
  2002年7月12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