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孟珏的神情一黯。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许平君慢慢体会出云歌话中的意思和对她的担心。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刹那间,满心的后悔和难过,眼泪又涌了出来,“孟大哥,云歌,云歌她和你一样,已经看透我的心思。她那么急着走,固然是因为生了大哥的气,可也是因为……因为我。”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孟珏淡淡笑着,没有说话,显然没有否认许平君的话。 banbijiang.com

对云歌而言,世间万物,再宝贵都不过是过眼云烟,只有情义才是她心中的珍宝,也才能留住她。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短短一日间,她发现自己失去了爱情,又紧接着发现拥有的友情也在猜忌中摇摇欲碎。那长安城还有什么可留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去,既是逃避开失望的爱情,也是尽可能保存剩下的两份友情。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一夜间,云歌的心会如何痛?

内容来自半壁江

那个曾经不染尘埃的世外精灵,已经不可能再轻盈地翩翩起舞……

半壁江中文网

也许她选择飞入长安,本就是个错误。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院中槐树的阴影下,静站了很久的刘病已,轻轻转身,隐入了院外的夜色中。

半壁江中文网

屋内的对话虽只听到一小半,但他们所谈的内容,他早已大致猜到。

半壁江图书频道

出乎意料的是平君竟然和孟珏如此亲近?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们两人从什么时候就有了这份投契?

半壁江图书频道

许平君依旧低着头哭泣。

banbijiang.com

孟珏对她的气早已全部消散,此时只剩怜惜,“平君,你想守护你的幸福,可你的守护方法对吗?现在碰到的是云歌,她会让你,可如果有一日,病已碰到一个女子,也聪明美丽,懂得一切云歌懂得的东西,她却不让你,你该如何?”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许平君嘴唇翕动:“我……我……她……不会……”却没有一句完整的话。她想说,那么好的女子不属于她和病已的世界,可是云歌怎么进入了他们的世界?孟珏又怎么认识了他们?她想说,病已不会抛弃她,可病已难道会因为云歌就抛弃她吗?她又为何,每次看到云歌和病已说着她不能理解的话时就那么难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半晌后,许平君擦去了眼泪,抬头凝视着孟珏,轻声问:“孟大哥,你说我该怎么办?”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孟珏赞赏地笑了:“你总想用手去抓住离你很远的东西,为什么不尝试一下自己走得更近一些再伸手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许平君皱眉思索:“走得更近一些?”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说云歌能看懂病已写的字,你看不懂。难道你不能学着去看懂吗?可以问病已,可以问云歌,一天只学十个字,一年就是三千六百五十个字了。你说你听不懂病已说的话,云歌却能听懂,你为什么听不懂呢?听不懂的话,可以问云歌,这次听不懂,弄懂了,下次就可以听懂了。云歌书架上的书,如果你要看,她肯定会很乐意给你讲解。琴棋书画,你幼时不能学是因为没有钱请人教,可现在你周围都是免费的先生,你若真因为这些自卑,为什么不可以努力把你的自卑抹去呢?”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许平君心内震动,她从没有如此想过!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她只顾着羡慕嫉妒云歌所拥有的,只顾着猜度刘病已的心思,却从没有想过自己,她总是暗自怨云歌,怨病已,殊不知一切的一切,她才是错得最多的一个。 banbijiang.com

“孟大哥,我懂了。我如果因为这些,觉得自己和病已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么我应该做的是努力让自己进入病已的世界,而不是想方设法把他拖进我的世界,或者阻止别人进入他的世界。”许平君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原来似陷在一口井中,知道外面另有一个天地,可自己的天却只有井口那么大。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羡慕外面的天地,不满意自己的黑暗世界,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时间越久,只觉得自己的天地越发黑暗,那井越发的深,原本光明的人也渐渐变得阴暗。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何尝没有痛恨过自己有负云歌对她的一片心意呢?她又怎么没有怀念过刚认识云歌时的坦诚明快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她蹲在井底,想抓住自己的光明,可每一次的挣扎跳跃,都不是跳出井口,而是一次又一次地落下,在污泥里陷得更深。 内容来自半壁江

现在,她已经知道如何爬上井口,走到外面那个天地的方法,虽然会很慢,可是她不怕,她会努力地、慢慢地顺着孟珏指点给她的梯子,走出她的阴暗。 copyright Banbijiang

孟珏道:“如果你想学任何东西,都可以来找我,我虽没有时间,可三月她们会很乐意教你。”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许平君起身向孟珏行礼:“大哥,谢谢你。”孟珏本要扶她,但听到许平君将“孟”字丢掉,叫的是“大哥”,心中倒是莫名地一暖,手就又缩了回来,任由许平君行了一礼。

半壁江中文网

许平君离去后,屋内只剩他一个人。孟珏随手拿起一卷书想分散一下心神,却看到云歌在旁边的批注,她的批注很奇怪,只是图案,如果喜欢就是一个笑眯眯的太阳,如果不喜欢就是一朵耷拉着的花。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孟珏看着那个神采飞扬的太阳,眼前闪过烈火浓烟中,云歌凄楚的眼神,猛然用力把书册合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云歌,你现在在哪里?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长安城,大司马府。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霍氏已经掌控了未央宫的侍卫,但侍卫只负责守护宫廷门户,并不能在宫廷内随意走动,所以霍氏对刘弗陵日常的一举一动都不能及时掌握。要想及时得到刘弗陵的一切消息,必须安排宦官和宫女到御前侍奉,可宫廷总管于安是先帝任命,在宫内根基深厚,又对刘弗陵死忠,所以御前竟没有一个霍氏的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霍禹几次试探逼迫,都被于安不落痕迹地化解了,恼怒下,决定来个硬碰硬,看看这个阉人能有多大能耐。

banbijiang.com

趁刘弗陵不在长安,身在骊山,霍禹命霍山精心挑选一批刺客,去刺杀于安。只要杀了于安,日后宫廷内的一切都会好办,安排宦官宫女也会随他们的心意。

banbijiang.com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