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4节 最后的宣战(五十)

  ——生活是美好的,即使有时笼罩在黑暗里;即使在黑暗里,也能在那里发现美好,创造快乐!
  
  一、微笑中的病毒
  
  渐渐地,我害怕春天!
  
  春节的时候,母亲再次给疾病逼进鬼门关。去医院给母亲送饭的路上,看着周围还在节日氛围里的人们和他们的笑脸,常常暗自祈祷——老天啊!千万别在这个时候让我病倒,让我先帮助妈妈度过难关,以后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妈妈刚刚脱离危险,害怕的事情还是来了。这个春天病魔没有放过我,再次将我一脚踢进医院。连续三年以来,每到春暖花开的日子,病魔就开始和我亲热。
  
  刚刚住进医院的时候,心情很恶劣。母亲和我一样在重病中,不说在床前尽孝,自己都自身难保。回想过去一年,为了防止机会性感染,一直小心翼翼地防着,可还是进了医院。我的化验单上没有一个指标是正常的,与各类指标的正常值相差几十倍,病毒载量是十的九次方。飞乐姐姐和她母亲也病倒了,似乎周遭都被疾病包围着,压得人无法呼吸。
  
  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心与床单一样,苍白、空洞,伴随着可怕的病毒,绝望的情绪每天在滋长。
   copyright Banbijiang
  医院,尤其是传染病房,好比监狱,既关住了病毒和细菌,也关住了人。病人们的表情漠然或抑郁,给每一个沉重的病房又加了一把锁。因为是传染病房,各种传染病弄得人人自危,深怕不小心再感染其他疾病。于是,在走道、在花园,在开水间相遇,总是表情严肃,小心防范,人与人之间因为疾病无形中又多了一层看不见隔断。
  
  笑,变得需要很努力才能做到的高难度动作。
  
  一个老阿姨在走道里与我迎面,我们是不认识的。她来自一个小镇,朴实爽朗。她是来照顾病重的丈夫的。慢慢靠近,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对我轻轻的微笑,忽然就感觉那么安全,那么温暖,那么美丽,如一道灿烂的阳光穿透这无法自由呼吸的、阴霾密布的病房!
  
  享受微笑的感觉从来都没有这么好!
  
  老阿姨的丈夫已经病得很重,CD4只有7个(健康人800~1500),每天便血几次,常常虚汗将全身衣服汗透,头发油腻得可以滴水。每一次看见他,他都和他老伴一起向我点头微笑,还会说,我今天好多啦!老阿姨一直守候着老伴,不断帮他擦汗,换上干净的干衣服,洗晒那些换下的衣服,总能在凉衣服的地方看见她。
  
  我不再会有爱情,这让我更能体会爱情。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很羡慕那位在病中的老者,看见他的时候,常常会有黛玉葬花的自怜,想到自己有一天不再年轻,不能在病中自理,谁来照顾自己?
  
  于是,只有自己给自己加油——既然注定是一个人,那么就要在孤独中将自己锻造得更加坚强!
  
  四岁的涛涛巳经经历病的苦痛。
  
  大大圆圆的脑袋,大眼睛长睫毛,只是面颊苍白如纸。涛涛天生就该是一个小童星,深得医生、护士和病人喜欢。常常有他的笑声和童音穿过空洞的走廊传来,象美妙的天音。
  
  小家伙走路一瘸一拐的,象已经习惯疼痛。如大人般忍耐痛楚的走姿,与他小小的身体、稚嫩的动作反差那么大,我不忍心看,想哭。既使如此,当大人们碰见他,对他说:涛涛,笑一个!他每次都听话地笑一下,尽管微笑维持仅仅只一下子,闪电似的短暂,但真的生动美丽至极,那也许就是天使的微笑。
  
  病友小舟来医院探我,早上九点出门,下午二点半才到,只坐了四十分钟又必须赶末班车回去。上车后,他发来一个短消息:家明,坐在车上想起刚才你的面容,想哭,你一定要坚强起来,总会好起来的。
  
  每一天,都可以收到泉水姐姐发来的短消息,象亲姐姐一样询问病情和饮食情况,都是最简单的文字,却是最珍贵的。

banbijiang.com

  
  “今天胃口如何?三餐吃的是什么呀?化验结果出来了么?好些了么?”“给你寄了护肝片,纯天然的,记得吃。几时出院?一定要听医生的,住院费要是不够,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千万别因为缺钱提前出院!”叶子的短信说,“不要吓唬我,赶快好起来呀,你不要有事情,求你快好起来。”“我家的五盆花都冻坏了,所有的叶子枯黄,一直担心你。但是这两天开始抽芽了,快快好起来,记得出院学习打太极拳噢。”小勇的短信说,“为什么病了也不说?如果需要有人陪,一定来电话,我可以请假的。”每当我看见这样的短信,就会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病友常因此开我玩笑:是你女朋友发的吧?
  
  朋友给我带来的都是微笑和祝福,泪水都流在人后的,流向心里……
  
  我因为接收到微笑而快乐起来,那么我就有义务要努力微笑,回报微笑。我开始向所有我遇见的医生、护士、病人以及病人家属微笑,如果是病人或者家属就顺便说一句:好一些了吧?会好的!
  
  令我想象不到的情景发生了。
  
  从此,我每天都接受到来自大家的微笑,那里边有鼓励、有祝福、有温暖。而且这种微笑以比病毒复制的速度还要快地传播开来,小小的微笑改变了整个病区!病区变得温暖和积极,乐观的笑声开始荡漾。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病区里大概只有我是一个人,没有家属陪伴的。见我是一个人,送饭的阿姨对我格外照顾,在我吊水的时候,将我的饭打好,还会多给我一些汤。别的病人请的护工也会主动帮我买些卷纸、消毒水什么的。
  
  因为微笑,很快我就交到朋友,他们不时给我送来他们家里人带来的菜或半个西瓜,我们开始聊天,相互交流治疗资讯,孤独与绝望的心情慢慢消退,我们病房开始有笑声了。
  
  传染病区不仅仅是艾滋病人,还有其他传染病人。即使有病人和家属知道我们得的是令人恐怖的艾滋病,他们还是给了我友善的微笑。
  
  小小的微笑,孕育了生机和友善,对于苦难中的人们来说,它是一剂最好的药。我想,微笑中的病毒也许会加速凋亡,健康慢慢就要来临。
  
  二、安乐死
  
  安乐死=安宁平静+快乐自愿+结束痛苦+顺利死亡。
  
  当无边无涯的痛苦浸满越来越短暂的生命,是否每一个人都还有勇气说——生命如此美好,我们没有时间孤独,只有享受快乐?!
  
  与病友聊天,聊到各种难处、痛处,我们开始不回避地谈论死。说了很多种死法,最担心的是不能安全、平静地死去,当然最心仪的是安乐死:安详、平静、快乐而没有痛苦。本来是选择结束痛苦的,总希望结束的方式可以不痛苦。
内容来自半壁江

  
  终于,可以一了百了,尘归尘,土归土。
  
  这当口,医生进来,看见我们很兴奋的样子,问我们热火朝天地聊什么,为什么这么开心?
  
  我说,我们在谈安乐死,顺便就问医生现在医院可以开安乐死吗?
  
  医生的表情马上严肃了起来。他说,绝对不可以的,那是犯法的。并半真半假地说,你们实在要死,就到医院外面去,千万别在我的班上,别在医院。
  
  听了,心底还是有一丝悲凉。尽管是聊天的话题,说到最后面面相觑,众人无语。深夜,躺在医床上,隔壁病房传来痛苦的咳嗽声、呻吟声……
  
  生,被斌于太多的美好与希望,承载了太多的理想、规划和任务。
  
  那么,死呢?
  
  除了是痛苦的终结,我想也一样是灵魂的解脱,精神的自由放飞!我们应平等地尊重死,一如尊重生!我不会放弃任何求生的机会,但真的当我面对死亡的时候,应该提前学会平静,让自己有准备,不慌乱。
  
  其实,生对于我们原本是没有选择的,恰恰是生的终结点——死,在方式和时间上,我们有权利、机会作主,可以安排好、计划好,因为真正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可做,而且可以做得淡淡定定、从从容容。 ]3 `. u7 p* T. |' |/ f. y, S8 D
  
  比如,对爸爸妈妈正式说一句:我爱你们!下辈子,我还要作你们得儿子;比如,如果可以的话,选择一家医院,捐献自己的身体用于医学研究;比如,去一家老店,再细细地品味一次平素里最想吃的美食小吃;比如,悠悠然,约好知心的朋友,当面感谢那些曾经帮助、鼓励过我们的人;用一个完整的晚上谈笑,不许接电话,不许看电视,但可以喝茶或一杯红酒;还有,勇敢尝试一下从未实现,却一直设想的大胆前卫的发型;或者,度假几天,一定不是在法定长假的时候,去在纪实电视节目里见过的那江南老街的雨巷,西南少数民族的一个风情万种的寨子……
  
  夏花之灿烂,秋月之静美,是美景,也是心镜。
  
  如此选择从容、快乐的离开与人世间那已然无法承受的无奈、苦痛相比,放手也如春梦一场,虽不能说了无遗憾,但也是一种静美!
  
  三、海上遗梦和白色蝴蝶
  
  2005年4月12日,今天才听护士说陈逸飞先生已经走了,是因肝硬化造成的胃底静脉曲张血管破裂,大出血而亡!很喜欢他的画,心中久久不能平静。陈先生今年六十岁了,知天命却不知肝病的可怕!在上海著名的华山医院外宾楼的ICU室喷血而亡。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艺术给了他对生活和艺术新的诠释、塑造,但艺术最终也毁了他的生命!他是有钱的,早应换肝如傅彪,那么这世间又会多几幅名画,陈先生还会创造更多的视觉艺术作品。生命是如此绚烂、美丽,却也是如此脆弱、不堪!
  
  因为频繁住院,与这里的医生和护士都熟悉了。在护士给我打吊针的时候,常常和她们开玩笑。
  
  我说,小琴护士,你知道画家陈逸飞去世了么?
  
  她说,早知道了。怎么呢?
  
  我说,对我好一点,打针轻一点!不然的话——我故意停下来不说了。
  
  她急了,就说,快说呀,不然怎么样?
  
  我就说:不然的话,我就要象陈逸飞那样喷血而亡!并学着周星驰电影里那种搞笑、夸张的动作摇头作朝天喷血状,逗得一个病房的人都哈哈大笑。
  
  护士,在我心中就象美丽的白蝴蝶一样。她们穿梭在病房里,整天忙忙碌碌,坚定地执行着医生的医嘱,不一定有多少医学知识,但永远给病人带来安全感,你要是问她们你的病情,她们永远会说,上个月那个病人比你严重得多了,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护士,大多是年轻的女孩子或年轻的妈妈,她们在社会地位和收入上都不如医生,但她们是最直接帮助我们和疾病交战的人,她们有时是冒生命危险的。这里就有几个护士在给和我一样的病人打针的时候刺到自己。幸运的是她们都没有感染。我尽可能多地将自己平时收集资料中关于职业防护的知识转告她们,因为这是我唯一可以感谢这些美丽的白蝴蝶的方式。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在这里的医生和护士从来没有歧视我们,她们真正把我们看成病人,不会特别对待我们,完全如任何一种传染病病人一样对待我们。只有在这里,我可以毫不顾忌地说关于HIV的一切。
  
  就要到护士节了,让我提前在这里默默祝福天下所有的护士健康快乐,平安幸福!
  
  2005年5月家明病中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