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职场励志 > 二两牛肉,一壶流年 > 第 3 章 那个傍晚,一生怨念
第7节 第七章

   那晚我在水奶奶家里坐了很久,但是我没有提孩子,也没有提瘸子,只是陪她说话。我们说的很开心,我离开的时候,水奶奶还很顽皮地对我说:“你猜我今天去哪里了?我写了份遗嘱,拿去公证了。”
  
   我当时还竖起拇指对她说:“作为一名老太太,您真是太时尚了。”
  
   可是谁会想得到呢?第二天一早,清晨的光辉那么柔和地照着整个清水街,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早晨,对我来说,这也是一个又可以重新开始的早晨,我正准备谋划我的未来呢,就在这个时候,送牛奶的小伙子第一个发现了水奶奶过世的事实。
  
   本来这件事与我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我伤心或者难过也都是暗地里的,我不但伤心水奶奶的离去,也伤心这清水街最后一个我能呆的地方也没有了,最后一个我能说话的人也没有了,清水街唯一一个可以让我做个可人般的姑娘的地方也彻底消失了。
  
   可是水奶奶竟然在遗嘱上写着将她在清水街的唯一的一间门面房送给了我。
  
   门面房并不大,连二十个平方也不到,可是我觉得还是贵重了点,我跟水奶奶的什么关系都没有,凭什么要受她这么大的恩惠呢?
  
   而且之前我并不知道水奶奶还有这么一个门面房,那个门面房常年租给别人做店铺,谁也不会去问主人是谁。可是清水街的人又叽叽喳喳开了,认为这中间一定有猫腻。
  
   最后忽然有一人说看见我在水奶奶死的那天晚上去过水奶奶家,这么巧第二天水奶奶就死了。不用去问也知道这个话的意思了,他们说九岁的井璟会为了一碗羊肉汤朝着老光棍挥刀,十八岁的井璟怎么不会为了一个门面房朝一个老太太下毒手呢?
  
   我本来没打算要那个门面房,但是当水奶奶的儿子站在我面前,指着我的鼻子问我是怎么害死水奶奶的时候,我决定要了。
  
   这是一场根本不会有结果的战争,虽然他们想尽办法又是验尸又是取证,依然不能找出是我害死了水奶奶的证据。而我接受水奶奶的遗嘱一方面是与所有人赌气,一方面是成全水奶奶,这是她对我的心意,我什么都不说,把这也当做是我们俩的秘密。
  
   这些天我站在清水街的街道上,无言地看着这一出闹剧,拉着念生的手,笑眯眯地说:“念生,井璟姐注定不是清水街的人,注定要走的,总有一天,清水街的所有人会像怀念这再也不会重现的岁月一样怀念我。念生,你也会一样。”


  
   我所说的不会重现的岁月甚至包括清水街的街道。
  
   那天我所看见的那个大人物是清水街这块又古又老的地方的房地产开发商,他叫夏桀,他的到来注定要让清水街面目全非。
  
   夏桀是个有着几分孤傲却又异常和蔼的人,他永远得体的装束显示了他在清水街上与众不同的身份,他与老爷爷老太太说话的时候永远是半弯着腰喊老人家,他带着年龄征兆的胡须永远刮得干干净净,他几乎不抬头向天上看,因为他抬头的时候额头上有严重的皱纹。
  
   他应该和我爸爸差不多的年纪,但是他看起来对生活还有着饱满的激情,至少,他还在想用钱赚更多的钱。
  
   夏桀对我很好,至少我直观感觉是这样的。
  
   那天他站在清水街的街头对我说:“那一片,马上就会盖起高楼,然后所有清水街的人都搬过去,住在高楼里,这里,就是这里,这条最古老的街道,我要做成一个方圆几百里最大的商场,这商场里有超市有游乐场有各种各样你想象不到的东西。”
  
   “卖不卖牛肉面?”我天真地问。
  
   他看了看我,说:“如果你想有的话,可以有。”


  
   我很满意地笑了。
  
   其实我还想问,那商场里有没有会在拉面里偷偷给我放二两牛肉的人,这样的人可以明码标价地卖吗?如果可以,我要努力赚钱,然后买一个。
  
   有时候我觉得夏桀很像我的父亲,他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我可以感觉得到,他一定比我爸爸更愿意纵容我。
  
   我给夏桀讲我小时候做过的坏事,并且极力渲染,他听了却总是笑,最后还夸我厉害。
  
   甚至有一次我问夏桀说:“你能带我离开清水街吗?”
  
   可是他对我说:“连我现在都在清水街,你还要去哪里?”
  
   后来我没有再问过。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