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职场励志 > 二两牛肉,一壶流年 > 第 4 章 狭路相逢,却是他乡
第2节 第二章

   我是清水街唯一的老鸨。
  
   这样的生意我做了三年。
  
   这三年里,我每天听着那些抑扬顿挫的声音过活,对爱情和上床这两件事已经麻木,我不再相信这世上还会有一个人会叫我重新奋不顾身地去爱,也不相信我还会有和一个男人上床的冲动,那些美丽的幻想被这三年时光活活掐死了,再不属于我。
  
   我与它们的脱离就像与父母的脱离一样。
  
   夏桀曾经有一次来店里,没有叫任何一个姑娘,站在我身边抽了一支烟,最后说:“今天住你的房间如何?”
  
   “随便住好了!”我大方地回答。
  
   夏桀看了看我,又问:“你不明白吗?”
  
   我这才想到夏桀根本不是简单的要借住我的房间那么简单,再次回味他的话才明白他的意思。
  
   我当时兴趣索然,吐了嘴里的瓜子,对夏桀说:“我性无能,你会留下心理阴影的。”
  
   夏桀当时听了大笑,然后叫了一个姑娘进屋了。
  
   我不懂夏桀笑什么,但是我自己也跟着笑了两声,我也觉得这是可笑的。
  
   这三年里夏桀工地上只有一个人没有领过姑娘进屋。
  
   那个人是夏桀的助手,郑可可。
  
   我特别喜欢叫他的名字,没事就可可可可地叫,我觉得他的名字很贴心,叫起来简直能叫人忘记烦恼。
  
   郑可可也并不是不到店里来的人,但是他每次来都只是和我聊聊天,然后就走了。
  
   我喜欢郑可可说话的样子,不腼腆亦不过分张扬,看起来不内向亦不外向,却也不是不温不火,只能说,是恰到好处。
  
   他带着钢盔帽在工地上和工人说话的时候也从不大喊大叫或者大发雷霆,他只是淡淡地说:“这样不行,改了。”于是工人们就改了。他并不总是说不字,但是在合适的时候他总能说出不字。我特别佩服他这一点。
  
   他跟在夏桀身后的时候好似夏桀的孩子,实则又具有自己的威武,那气势不会因为和夏桀的身份问题就被欺压了下去。
  
   这个仅仅26岁的郑可可,一转眼三年后也成了即将三十的男人了。
  
   可是他一点没变。
  
   “可可,你怎么不娶个老婆给你暖被窝?”我最喜欢调侃郑可可。
  
   “你怎么知道我没娶?”
  
   “娶了老婆就这样放家里不闻不问?谁信?”
  
   “好吧,那你嫁给我吧!”
  
   “娶我?我冷血,不能给你暖被窝。”
  
   “那我给你暖。”
  
   “不行,我这地方太小了,住不下你了。”
  
   说完这句我就哈哈大笑。
  
   郑可可也跟着我笑。
  
   我们总是说这些不咸不淡的话,有时候我会觉得郑可可是喜欢我的,有时候又觉得他不过和其他需要排泄寂寞的男人一样需要和我对话,只是他的排泄方式不同罢了。
  
   但是有时候我们也会吵架,因为他总是仰着头对我说:“井璟,你这样不行,日子混到最后混的是自己。”
  
   “你怎么知道我在混日子?你看不到我的努力吗?”我最不服气他说我混日子。
  
   “你整天除了看店吃瓜子你还会做其他的事吗?你整天除了和清水街的妇女们骂街你还会干其他的事吗?”


  
   “我自食其力!别人骂我是婊子我还不能还嘴了?你向着谁的啊?”
  
   “井璟,你早晚会后悔的。”
  
   “你才会后悔!我井璟从不做后悔的事!”
  
   “等我们都离开了,清水街再不需要你这间店铺了,你怎么办?”
  
   “滚吧你!谁要你操心了!”
  
   这样的话题在最后总是不欢而散,每回我都很激动,郑可可却一脸的平静。我觉得这个人从生下来心里就是没长纹理的,所以从没有波澜。
  
   但是吵归吵,每次吵了之后我总是要问自己一句:“井璟,你想以后怎么办呢?”
  
   这样的问题真叫人费神,我怎么会知道以后要怎么办?
  
   或者去寻找萧俊?
  
   每当想以后的时候我就会想到萧俊,因为我很少想以后的事,所以我也很少想萧俊。
  
   可是一想到萧俊,心里那种被刀划过的伤疤就像被揭开然后撒一把盐一样疼痛,决心要忘记的人,总是要想起,而且还会想到要去找他。
  
   我真是可笑。
  
   一个只会吃瓜子混日子的老鸨,萧俊一定看都不会看一眼的。
  
   就算我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夏桀和他所有的工人还是要离开。
  
   那天夏桀坐在我面前,说:“这条街是最后要拆的,我说话算数,给你留了一套房子。我和郑可可会先离开,这里只留下一小部分人,等工程结束也会全部撤离。这三年谢谢你的照顾。”
  
   这就是离别了。
  
   我忽然问了一句:“能带我走吗?”
  
   夏桀想了想,最后眯着眼睛对我说:“除非你是我的女人。”
  
   我想了又想,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
  
   第二天我就告诉了郑可可。
  
   我说:“可可,夏桀说如果我是他的女人他就带我一起走。”
  
   郑可可第一次在我面前冷笑,然后用食指点了一下我的脑袋,说:“说你整天混日子你还不承认,离开有这么难吗?不就是买张车票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吗?我让你想你的以后要怎么办不单单是说离开就行了。你就只是想离开吗?那根本不用做他夏桀的女人,做我的女人也一样可以离开。”

  
   我愣了一下,小声说:“我命中注定一定要做别人的女人才能离开清水街吗?”
  
   郑可可的脸微微红了一下,然后赶紧说:“不不,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做谁的女人,我带你离开。如果你这么想离开清水街的话。”
  
   “想,太想了,想了好多年了!”我忙不迭地说。
  
   “好,就这么定了!”郑可可郑重地说。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