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7节 第七节

李煜果然来了。

他站在我面前看着我,我有种想冲上去拥抱他的冲动。他跑过来,气喘吁吁地。他向四周望了望,我说:“这里刚被扫荡过。”

李煜听到这里,脸刷一下就绿了。我这才意识到,刚才说的话,好像不怎么光彩。

在回家的途中,我问李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小姐,我找了你好久好不好?”李煜一脸无辜,“多亏我刚才在电话里听到老板娘的‘吃吃吃’的声音确定是这条街,不过来了后,就不停地找才找到你。”

李煜说的老板娘是在这条街很出名的开米线店的。她的口齿不伶俐,但是人很好,很亲切,声音也大。所以经常能听到‘吃吃吃’的声音,说半天,最后才说一句‘吃吃吃米线吗’。

过了一会,李煜拉着我,他带我去那个疯子的住处。

我小声地跟他说:“嘘,里面有个女疯子,上次不是告诉过你吗?”

这个时候,李煜已经拣起了一块石头,向院子掷去。“砰”,石块打破了窗户。

我用异样的眼光审视李煜,李煜对我笑笑。这时,房子里传出乱七八糟的叫骂声“哪个兔崽子,不要命了”,然后我听见开门和棍棒碰地的声音。

李煜始终还是害怕的,他拉着我拼命逃跑,就像上次从EVOL里逃跑一样。我感觉和李煜在一起就是逃命,岁月动荡,一点都不安全。

这次跟上次不一样,这次只跑了一会,李煜就停下来了。他不知好歹地说:“怎么样,逃命的感觉爽吧?”

我骂他:“你是不是有神经病啊,或者有被虐症。都说了那个是女疯子了,你晓不晓得疯子杀人不犯法的?”

“她不会杀人的。”李煜肯定道。

我朝后方望望,没有那疯子的声音,我心里些许还是有些后怕。我说:“我想回去了。”

“她不会追上来的。”

我转过头来认真看李煜的眼睛,像审犯人一样:“你怎么这么清楚那女疯子?”

李煜没有说话。头顶的街灯将光束投到他前方,把他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寂寞而孤单。

“你别告诉我,她是你前女友吧?我从来没有看过那女疯子的样貌,我猜测。

李煜说:“她是我妈。”

他的声音很干脆,跟他唱歌时候一样,坚硬的,可是干净的,像川流不息的时光,精致地前行。

灯火通明,我和李煜来到最近的一家路边摊吃夜宵。刚坐下,我妈打电话问我怎么还不回去。我向我妈撒谎:“恩,跟朋友在一起呢,一会就回来。”

“你家里人打来的?”李煜问

“是我妈……烦死了……”我道歉,“刚才真对不起。”

李煜笑了笑:“你没必要跟我道歉的,街坊邻居都这样说我妈。”

我问:“其实,李煜你别怪我问啊,你怎么不把你妈送医院去呢?”

老板端来了两碟小菜,耳边是偶尔行驶过去的汽车发出的嘈杂的喇叭声。李煜说:“我妈不是一直都这样的,很多时候她是清醒的。”

“那更应该治疗了。”

李煜忽然问我:“苏苒,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唱歌?”

我想说你喜欢呗,可是最终选择摇了摇头。

李煜说:“我妈每次听到我唱歌就会安静下来。”

李煜拿出一支烟,点燃,抽起来,吞云吐雾。我不喜欢闻烟味,苦涩得像中了毒。齐轩凉在我面前从不抽烟,他干净得不沾一点灰尘。

李煜说:“我妈是因为我爸爸死了之后才变成这样的。她每次一听到巨大的声音,就会发疯。因为我爸爸死于车祸,那场车祸里救出了我和我妈,而我爸和肇事司机都死了。我妈从医院醒来后,脑海里唯独记得那巨大的刹车声。”

李煜停了停,向街上望了望,充满忧伤:“后来医生告诉她我爸爸救不活了,她就昏过去了。醒来之后,只要一听到巨大的声音,就会疯了一般乱骂。”

“所以你偶然发现你一唱歌,你妈就安静下来?”

李煜点点头:“我不舍得我妈去神经病医院,于是一直拖着,变成现在这种样子。”

“这个事情根本不是你能控制的。”

李煜叫了瓶啤酒:“我今天想喝点酒。不好意思,今天本来应该我来安慰你的,结果变成你来安慰我了。”

我第一次看到李煜多愁善感的一面。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心里都装着小秘密。她们埋藏在我们内心的最深处,那些见不得光的地方,伸出五颜六色的手指盘旋。她们偶尔跑出来呐喊一两声,于是我们在夜里哭得翻江倒海。

其实,我们多么想有一束来自外界的光照射进来,往那些小秘密生长的天堂照一照,她们或许真的会如同鲜花一般盛开。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他就是齐轩凉。我的记忆被模糊笼罩,圈出层层巨浪。

九月末,天气开始渐渐转凉。

我对李煜说:“或许,我可以试试看。”我补充道,“我是指做你的女朋友。”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