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第八节

在我成了李煜的女朋友之后,我去找过盛萱。我说盛萱,祝你们幸福,我有新的男朋友了,我相信他能给我更多的幸福。

我说完之后,忐忑不安。如果换做对孙雯韵说,我应该为所欲为,可是面对盛萱,我像咬到了舌头,麻木而又痛。

盛萱的脸上沧桑了很多,像经历了一场庞大的灾难。

此间,她的成绩也急速下滑,曾老师找过她谈了很多次话。

第一次月考之前的某天午间,盛萱把齐轩凉叫了出去。她是趁我去洗手间的时候叫的,所以我并没有看到。

盛萱对齐轩凉说:“我不想再骗苏苒了。”

齐轩凉说:“你答应要帮我这个忙的。”

“苏苒今天来告诉我,她说她已经找到新的男朋友了。”

“找到又怎样?”齐轩凉口是心非,其实心里是在乎的。

“我搞不清楚你和苏苒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做这样大的改变,我始终觉得你和苏苒才是最配的。”盛萱说:“对不起,我要退出了。”

别什么配不配的,又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齐轩凉横下心,“你已经答应我了,现在来跟我说退出,你耍我?”

盛萱狠狠地盯住齐轩凉:“别忘了当时你是怎么让我答应你的。要不是苏苒喜欢你,从那天开始,我就真的不会再理你。”

齐轩凉听到盛萱的最后一句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盛萱最后补充道:“齐轩凉,说句实话,你是我见过最卑鄙的人。”

我最近想到最多的,就是石康说的:我听见一阵一阵的忧伤,划过我的心脏。

我的父母开始了沉默相对。我觉得沉默比争吵都还要恐怖。沸腾的血液像努力被压制成最短的弹簧,轻轻一松手,就会尽力张开,染满一地硝烟。

我心里面很难受,像爬满了蚂蚁。我深刻体会到石康那句话的含义,忧伤像薄纸割裂皮肉一般吞噬心脏,以闪光的速度一闪而过,太匆忙,看不清它的作案手段。可是那条伤口已经很深很深,等到表层的皮肉再次聚合得完好无损,内部,却有一条深深的伤痕。

一般到了考试前夕,妈妈都会问我:“要考试了,做好准备没。”而这次,她选择了缄默不语。

他们只是简单地在履行吃饭,洗碗,睡觉等等日常生活程序。

机械而又没有意义。

我知道,是我挡在他们中间,他们才争吵不起来。我不是想他们吵,不过,这样,我心里更难过。他们应该有发泄的权利,我没这么伟大。更多的时候,话被摊开来,也许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所以我意识到,继续这样冷漠下去,只会适得其反。

于是我提出:“妈,我想搬到学校住。”

妈把手中的筷子停下来:“在家不好吗?”

是,不好,很不好。这种宁静的氛围,不知道哪一天会爆炸,我承受不了。可是我还是撒谎了:“不是,我们学校规定住校的学生会多一节晚自习。”

我发现自从我和齐轩凉分手后,学会了撒谎。撒很多谎,爱情是一抹罂粟,把谎言孕育得多姿多彩。

“还有这种规定?”我妈明显不信。

“孩子要去就让她去,你多什么嘴!” 坐在左边的爸爸这个时候发话了。

然后大家都没有再说话,安静地吃着饭。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妈问我:“苒苒,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影响了你?”

我多么想回答是。可是没有:“这真是学校的规定,随便你信不信。”然后我侧过身。

我知道妈最后会答应我,她从小到大就没有什么事不答应过我,她说:“恩,那好。”

我向学校申请住校的事情很快就批准下来了。我做好一切准备,国庆后就搬过去。

十月国庆之前,月考顺利地进行了。这次月考是按照高二的最后一次期末考试排名编排的座位,我虽然和齐轩凉一间考试,不过他在头,我在尾。我坐在后面,时不时盯着齐轩凉的背,我真的觉得,原来我离他,是如此遥远。

“高三的每一次考试都必须得重视,特别是几次月考和三次诊断性考试。”曾老师几乎一谈到考试,都会说这句话。

而这句话所做的铺垫则是为了他后面的一句:“只有这样,你最后的高考才会考出出人意料的成绩。”

如此,兵荒马乱的生涯再次上演。

在学校被考试烦着,在家里被父母烦着,记忆里被齐轩凉烦着。

还好有李煜。

在月考前夕,李煜打电话来鼓励我,跟我说,月考过后,就是国庆,而且也是我的生日,准备给我庆生。

只说了一遍的手机号,李煜深刻地记在脑海里。

只说过一次的生日时间,李煜从未忘记过。

原来我开始依赖李煜。

就像以前依赖齐轩凉一样。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