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狡猾的表情在他脸上消失了。

“职业的奴隶贩子,根本不会在意总督的禁令的。我可不是一个猎奴者,而且也没有兴趣去做这件事。我的货物是鸵鸟羽毛、橡胶、香料和山扁豆叶。这些东西在喀土穆货源充足,我想在那里大量收购一些。这违背你的信仰吗?”

“当然不会。”

他伸出了手。“那我们就击掌约定约好了!”

“这太突然了,我们彼此还不了解。”我回答说。

“我了解你,我知道,你是我急需的人才。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件事不会对你有任何伤害的。与此相反,当你返回家乡时,你会赚到很多钱的。”

不管怎么说,我承认这一番话很有吸引力。如果他刚才答复我的话时,脸上没有那种狡黠的目光就好了!这让我对这个面孔真诚的土耳其人产生了些许怀疑。看来,如果我刚刚没有表示对买卖奴隶的反感的话,他似乎还是很愿意做这种生意的。所以我对这个交易还有些心存怀疑。

“事情既然没有那么着急,那么请给我点儿考虑时间吧!”

“很高兴,先生。我想,假如我们的交易不成,你就要去苏伊士。那么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

“后天或者大后天。”

“那么我们的时间还算充足。我可以冒昧地问一下你住在哪里吗?”

“其实,我现在还没有定下住处。我把我的行李放到了一个旅店里,现在出来就是打算租房子的。”

“现在你找到了没有呢?”

“不但没有找到,甚至没有开始,我刚打算寻找,就被你友好地招了进来。”

“太好了,这好极了,我有一个住处给你。我想知道,你对住处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呢?”

“没什么要求,实际上根本没有要求。我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小屋,能够有一块地毯,或者就算是普通的垫子也可以。但是一定要保证干净。即使只有一个小天井,能呼吸一些新鲜的空气,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这样的要求很简单。”

“我早已习惯了旅行中风餐露宿的生活,来到城市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了。”

“完全没必要。你可以像一个帕夏那样找地方住。我为你介绍的住处,可是极好的。你可以拥有三个房间,就算是大臣也会对它艳羡不已的。”

“真是感谢,我不是大臣,而且生活也并不特别富有。你给我介绍的住处,太好了,它不适合我这样的人居住。”

“咳,它非常适合,放心你不需要花费一分钱。”

“唉,谁又会出租房子,却不求回报呢?”

“谁?我,先生,当然是我!”

“是你?你在开罗有房子吗?”

“没有,但是我租了一所房子。考虑到更好的做生意和为这次旅行做准备,我不得不在开罗停留至少三个星期。因为我还要照顾我的妹妹她们,所以我不能选择租住在和其他人共处的旅店和私人住房。所以我必须租一栋独立的房子,这倒的确是件难事。最后我终于在离这里两条街的地方找到了一栋符合条件的楼房。房主是个生活富裕的人,他把里面的整套的豪华设备都慷慨的留给我们使用。”

“所以你还有三间房间是空的?”

“如果你同意的话,不止这些。房子宽敞明亮,有些房间我甚至根本就没有使用过。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感觉真是不一样。所以你如果搬来和我们一起住,而且和我一起享用一日三餐,那我是真心的感谢你啊!”

“嗯,这个建议我很感兴趣。我可以参观一下为我准备的房间吗?”

“完全可以!如果你感觉可以,我们马上就去。小伙子,给我们结账!”

他朝着后面有一个门的地方喊了一下。黑人小男孩从门缝往外看了一眼,马上又缩了回去。他怕再次被打,不敢出来,结果最后由店主过来收账。胖子支付了七个皮阿斯特酒钱,他嘟囔着。当然并不是嫌酒贵,而是又拿出一个皮阿斯特来要给那个小男孩。看起来纳西尔是个爱喝啤酒的人,他说等我们看完房子以后还要回到这里来。

街道前面那里,有一块面积很大的空地,那是一个具有的东方式的特色的喧闹市场。从酒馆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各式各样的人流穿行活动的场面,这一切都深深吸引了穆拉德·纳西尔。

我们来到了他所说的那条胡同,这是开罗非常寻常的胡同中的一条死胡同。房子的外观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但走进去确实别有一番风景。有些房子,面向街道的一面看起来破败不堪,但它的内部却像是一座宫殿。东方人和西方人不同,他们总是把所有同他们的家室和家庭生活有关的一切隐藏起来。这有它的优点,但限制了社会的发展和市民的凝聚力。

很多房子连窗户都没有。就算有窗户,也都是不规则的,好像随随便便地安上去的,而且都装着一个细木条做成的栅栏。一长串的窗户,玻璃闪闪发亮,让人在外面就能够对里面的世界一清二楚,一个东方人根本不会这么做。太透明了只能干扰生活。

胡同尽头横头上的一座楼阁,就是土耳其人租到的房子。有着高大的门,但很窄。一个人骑着马可以通过,当然需要把腿紧紧贴在马身上,不然就会撞到门框。大门紧闭着。旁边的一根小绳上拴着一个小木锤,纳西尔拿起它用来敲门。

过了好一会儿,出来了一个人开门,这个人的形象可真是怪异啊。他站在门口,好奇地打量着我,个子高大足足比我高出一头多,但是长得却很瘦。他的胸膛大约只有小桶那么宽,但两条胳膊长得细长足足是我的两倍。他的整个身体都是这种失调的比例,四肢和面孔也长得很长,太长了,但是可怕的是面孔很窄。他的鼻子至少有十厘米长,鼻梁又高又尖,好像有人拿着刻刀雕刻的一般。脸刮得光滑明亮。头上包着一块头巾,头巾的宽度比通常爱戴特长头巾的库尔德人的头巾要宽些。他穿着一件衬衣式的白色长衫,长到垂到了地面。

“他叫赛里姆,我的管家。”土耳其人向我介绍说,同时推开那个奇怪的家伙,邀请我进去。

我们来到里面,鬼魂般的赛里姆跟在我们身后关上了门。我们走进一条狭长的走廊,它不是在底层的中间,而是靠着右面,大门就在这边,可以这么说,所有的房间都位于我们的左面。纳西尔首先带我参观了庭院,看起来庭院原来的布置还是很讲究的,但现在已经放弃了。我们在大理石路面上行走着。在庭院的中间有一个相同的大理石的盆器,但是里面是空的。庭院的周围是房子的墙壁。四周有廊柱支撑着上部的房子,柱子后面我看到有很多的门通向各个房间。

土耳其人伸出手来在空中比划着。

“这就是过去的繁华。这里以前有一个漂亮的喷泉,给人带来凉爽,但它早已经丧失了原来的功能。看啊,这上面和下面有这么多房间!根本用不完!”

他流利地说着土耳其语。站在我们旁边的管家,谦卑的躬下了腰,用阿拉伯语回答说:“正是,的确如此!”

天啊,你无法想象他躬腰的程度!我真是从来没有见到过,相信以后也绝对不会再见到这样的动作了,因为这个管家赛里姆在这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他的上身低下时,动作是如此突兀而急促,仿佛身体从他两根长腿的支撑上,一下子掉到了地上。完成这个动作时,他的每个骨节都在晃动着,如同一棵杨树或柳树,在大风的吹动下左摇右晃一样。他的外套也以一种特别的的姿态飘动着,有些像演戏时用布幕模仿海浪的起伏一样。看起来,好像这个人的每一根肋骨根本就不受身体的束缚,自由自在地跳着各种舞蹈,和长衫一起进行表演。

“接下来我要带你去看看花园。”纳西尔接着说,“我们走吧!”

我们穿过了庭院。我又听到了后面传来“正是,的确如此”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只见赛里姆在又一次躬腰,依然是那么低,让他的身体和腿看起来好像形成了一个规整的直角。

庭院的另一边的墙上,有一个没门的开口,通向花园,从它位于市中心这个角度看,它的面积很大。它的另外三面,都是两人多高的墙壁,由于历史久远,有几个地方都有了裂痕。这里不存在草坪或花坛,到处都是长着各种杂草和毒菌的荒地。

“我带你到这里来,是为了好好地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土耳其人说,“那么,现在我们去看看你的房间。”

我们重新回到了庭院。赛里姆仍然站在那里等候着我们,当我们经过他的面前时,他又躬了一次腰,我不自觉地有些担心,害怕他那个纤细的腰身会不会扭断。然后他重新迈着庄严的步伐伴随在我们身后,帮助我们打开底层的第一道门,再次伴随着鞠躬。

我们来到了前厅,地面上铺着一块用棕榈纤维编成的大地毯。墙壁和棚顶的颜色是白色。从这里我们进入了第二个面积比较大的房间,这是客厅,四周摆放着红绒坐垫,地板上铺着一块斯米尔纳地毯,在墙壁上用金粉在深蓝的底色上抄录着《古兰经》的经文。接下来的房间是卧室。在房间中央的棚顶上挂着彩色玻璃吊灯,房间的一个角落铺着珍贵的祈祷用的地毯,另一个角落放的是盥洗用品。后来我仔细观察发现,它是用真正的中国瓷器制成,在它的对面有一个卧榻。这是一个很矮的铺架,上面摆着几个高级而柔软的枕垫,上面盖着一个丝绸的薄被。

然后我们进入一个小房间,是按书房的摆设布置的。墙壁上挂着一套烟斗,一个橱柜里摆放着纳几雷烟草和各种钢制的烟草罐,另一个展橱是真正的书柜,上面摆放着书籍。我看到两本亲手抄录的《古兰经》和另外一些宗教书籍。看来房子的主人应该是一位满腹学问的虔诚的伊斯兰信徒。

在前面还有一个门,但我们没有将它打开。纳西尔向我解释说:

“那里是我居住的房间,现在你参观的房间,就是为你准备的。你愿意住在这里吗?”

“我非常愿意接受,但是我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呢?”

“我搬进来在这里居住,但并不代表我已经同意作你的旅行同伴了。”

“好的,先生!请放心的进来居住吧!不管怎样你都是我的客人,其他问题等你自己考虑好了再告诉我吧。但是我还是非常期望你能参加我去喀土穆的旅行,这样我会感到很快乐的。在你最后决定在这里居住之前,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赛里姆,去把烟袋取来!”

管家仍然站在他为我们打开的最后一道门内。他深深鞠了一躬,四肢晃动着,两手几乎垂到了地面。

“正是,的确如此!但此事不应当我来做,而应该让黑仆去做。我立即吩咐他去做。”

按照当地的风俗,这个古怪的人觉得,他的职位很高,不能亲自去做刚才他要求的事情。他走开后不久,一个年迈的黑人出来了,从墙上拿了两只烟斗,从铜罐里拿出烟草装好,点燃以后,跪在地上为我们服务,然后起身离开我们,退到门前听候调遣。这时纳西尔和我已经一起坐到了软垫上随意交谈着。按东方的习俗,我不能询问关于他妹妹的情况,但由于他邀请我和她同行,所以很想深入地了解她一下。一位女士,从斯米尔纳去喀土穆结婚,这的确是件不寻常的事情,一定有些特殊的原因。我只是随意就打听到,她有四名女佣,其中两位是白人,两位是黑人。

我不安地等待着纳西尔将要告诉我的话。从他讲话的语气看,应该是和房子有关,而且看起来他是经过反复思考才想对我说的。不知这是否会使得我拒绝他的提议。

“你是个基督徒,”他开口说,“我并不了解你的宗教,不知道它的教义是什么。你相信有天堂和地狱的存在吗?你相信人死后灵魂会一直存在吗?”

“是的。”

“你知道,人死后灵魂会到那里去吗?”

“不,恐怕也只有上帝才知道吧。”

“灵魂离开后,会在人间通过鬼魂的形式呈现吗?”

“这是一种精神的依托,但作为我所了解的鬼魂,一定不会的。”

“不是的,鬼魂是一直存在的。”

“如果你是这么觉得的,我不想和你争辩,但我并不认同你的观点。”

“相信你会赞同我的观点的。你明天就会相信鬼魂是存在的,因为在我们这个房子里就有鬼魂。”

纳西尔用敏锐的目光盯着我,显然是希望看到我恐惧的表情。但我始终平静地带着淡淡的微笑。

“人们议论的鬼魂是根本不存在的,所以我相信这个房子里根本就没有。”

“但我可以向你发誓,我说的是真的。”

“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也许你看到根本就是自然的东西,假如一个影子,而你却误会它是鬼魂。”

“噢,不。影子是黑暗的,鬼魂却在发亮。”

“那么它长什么样子呢?”

“它的形态并不固定,有时是人的样子样,有时又像一只狗、一匹骆驼、一头毛驴。”

“这样啊,”我说,“它的想象力可真是匮乏。我可不想被看成骆驼或毛驴。”

“不要不以为然,朋友!我现在可一点也没有说笑。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对我来说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因为我担心,你会因为这个原因而拒绝这个住处的。”

“这你完全不必担心,相反的是,正因为你告诉了我这件事,我打算要住下来。我经常听到鬼魂的故事,但却无缘相见。现在正好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会好好利用它。我现在就要在这所房子里住下了。”

“先生,你在轻蔑灵魂世界。”

“哦,完全没有。我只是感到奇怪,并且希望从鬼魂那里感知一点儿灵魂世界的情况,但可惜我不相信它们的存在。”

“它肯定属于那个世界,因为它可以来去自由。”

“它在玩耍吗?或者像一个老者那样富有智慧?”

“你总是鄙夷,相信你会改变想法的。它可以到任何地方。”

“门锁着吗?”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