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照我们的时间推算,大概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我觉得现在应该做些准备工作了,其实准备并不是件复杂的事情。首先,我让两个孩子们去睡觉,让他们躺在墙角的一个软垫上,然后把我的大衣给他们盖上,连脸也给他们蒙上,我不愿意让他们看到所谓的鬼魂。我悄悄走到门外,来到庭院的柱廊调查夜里的照明情况。今晚没有月亮,但天空中有很多星星,可以清楚地看到十步远的地方。

鬼魂肯定不会从大门进来的,这一点我是确定的,因为大门用门闩关得很结实,而且赛里姆就挡在那里。我相信,这个家伙用来睡觉的地方,鬼魂绝对不会经过的。所以,鬼魂只能从院墙翻过来,很可能从有断裂的地方进来。躲在花园里就可以观察他的行动,但我不打算等在那里,因为鬼魂有可能已经埋伏在外面。如果让他看到了,他很可能就放弃今天的访问了。我来到大门洞,想看望下赛里姆。他刚好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一盏小灯,淡淡的灯光照亮了他的身影和周围的事物。好家伙!为打击鬼魂,他现在已是做好准备!肩膀上各挂着一支火枪,长袍外面扎了一条布腰带,上面有几把手枪和匕首。左手拿着灯,右手拎着一根木棒。赛里姆一看见我,竟然吓得差一点把灯扔到了地上,我赶快过去把它接住。

“让我静一静吧,你这个丑陋的灵魂,你这个魔鬼!”他大声喊道,大棒从手上掉到了地上。

“闭嘴,赛里姆!”我警告他,“我不是鬼魂!”

我把灯凑到我的脸旁。他看到是我,松了一口气说:“安拉保佑,是你啊,先生!如果你是鬼魂的话,我会一下子把你消灭的!”

“用你刚才掉在地上的大棒是不是?”

“是的,就是它。刚才我想用它进攻时,掉了。主人已经睡下了吗?”

“是的。”

“其他人也都睡觉了。我打算回到我的卧榻去。”

赛里姆从我手中取回灯,照亮了房洞。他在那里已搭好了草垫,上面放了一床大被,如果用它包裹住全身,他就可以防止鬼魂看到他了。

“那个黑人男仆呢?”

“他在妇女闺房前面的屋里,她们已经关好了门。你为什么还在散步?马上就到了鬼魂出现的时间了。”

“我正是要找你。我想问你有没有粗绳子?”

“有,我马上去取来。”

高个子管家为我拿来了我要的东西,他劝我快些回去睡觉。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先来到里面有亮光的屋里,看一眼孩子们,他们已经睡着了然后我来到临近那间暗暗的小屋里,打开了开向庭院柱廊的房门,就坐在那里,紧张地等待着。不知道鬼魂今晚会不会出来。

我真心地期盼他能出现,因为我非常想知道,我猜测的是不是正确:鬼魂可能就是兄弟会的成员,或者根本就是主持本人。如果是巴腊克,我曾经描述过他是一个健壮的人,我就得多加小心,必须让他自顾不暇。我将在明亮的房间里等待他的到来,这样才能清楚,一旦他看到了我,会怎么做。我等了很长时间,紧张地盯住通往花园的缺口,几分钟变得那么漫长。突然,从那个方向发出了一阵微微的响声,我看到从前面柱廊的黑影里,飘起一个细长且光亮的物体,慢慢向前移动。在阴影中它看起来发灰,但实际是一个全身都是白色的人形。他从柱廊的阴影中走了进来,进入露天的院子。但他不是孤身一人,还有第二个和第三个跟着他和他一起。难道鬼魂有三个?如此看来,我的处境有些危险了。

第一个影子朝着左边的土耳其人房间走过去。他抬起手臂,给另外两个发出信号,他们立即发出了声音,如同一场暴风雨的呼啸。这种声音单靠嘴是无法发出来的,必然靠某种器械帮助。他们在干嘛,现在对我来说没有那么重要了,我必须牢牢盯住第一个影子。这时他已到了最后一扇门前,正在用我前面考虑过的方法打开门闩,这样就可以进入房间。从那里他可能要经过土耳其人所在的房间,最后到达我的房间去。我应当让他在床上找到我。于是我站了起来,进了房间,关上房门,然后回到我那间开着灯的卧室,快速躺下,盖上被子,把脸露出来。黑孩子们还在睡觉,我被子里的手中紧紧握着绳子。

没过多长时间,紧张的时刻就到来了。我听到纳西尔房间的门旁有了声音。门开了,鬼魂走了进来。他又背过身去,我在灯光下看到他手中拿着一个尖细的东西,插到小孔里,把门背面的门闩再拨回去。这个家伙应该对自己非常自信,所以甚至看都没看我一眼。我闭着眼睛,假装睡觉,但我仍可通过假寐清楚地了解一切。我平静地呼吸,好像一个睡着的人一样。

我真得让纳西尔的灵魂太丢脸了!这个鬼魂连个鬼魂该有的样子都没有啊啊!他穿着一件曳地的白色长袍,头上罩着头罩,遮掩着他的面部,只在眼睛部位挖了两个空洞。这不是什么鬼魂,而是一个和巴腊克身材一样的活生生的人!

外面暴风雨的声音已经变成了效仿各种动物嘶吼的声音,用这样的方法假装鬼神吓唬人,简直就是孩子玩的把戏。但我现在不能考虑这些了,因为我房间的鬼魂已经回过头来了,远离房门朝着我的方向走来。他在我面前暂停了一会儿,应该是在观察我。我原本可以看清他的面孔的!但现在不可以,因为他遮住了脸,而我又不能睁开眼睛。透过睫毛也只能看到他的双手在长袍的什么位置。这时,他又缓缓地向孩子们走去。他弯下腰,掀开面罩一角。他看着两个小黑孩儿,我发现他做了一个吃惊的动作,他无法控制这种情绪。这证明了我的假设没错,在我面前的就是巴腊克本人。

这个鬼魂盖上了头盖,又悄悄地回到我的身旁。他弯下了腰,他的头盖布耷拉向下,使得我看到了他的下巴和嘴。他把右手从长袍中露了出来,一把匕首在泛着寒光。危险就在面前了,我不能再等待了。虽然这个埃及人身体非常强壮,但我无所畏惧,因为我要让他猝不及防。我没有跳起来,因为这么做是最大的失误,会正好碰在撞到他的刀尖上。我迅速的从卧榻上滚了下来,直滚到他的脚旁,然后双手紧紧抓住他的双脚,往上一拉,让他跌倒了。匕首从他手中掉下来。他的头和胸部跌向了我的卧垫。我马上扑到了巴腊克的身上,用左手勾住他的脖子,右手狠狠在他后脑上打了一拳。他无力而瘫软地挣扎了几下,但无法逃脱我,只好暂时静静地躺在那里。我利用这时间段,用绳子绑住了他的双手和上半身。他又不住地用腿踢来,我就用另一根绳子把他的双腿捆起来。这样他整个人就让我捆了起来。然后,我拿掉了他盖在头上的布,不出所料,眼前的正是巴腊克的那张脸。

他用散发着怒火的眼睛看着我,但却不发一声,这也符合我的意愿,因为应当让孩子们好好睡觉。现在我必须赶到外面去,但又不能让他伺机威胁孩子们为他松开绳子。所以,我必须给他把嘴堵上。我再次用一只手掐住他的喉咙。巴腊克为了呼吸,只好张开嘴。我把他的头盖团成一团塞入他的口中。

接着我把这个埃及人放到了离孩子稍远一点的地方,不让他轻易就到孩子身旁,然后我到了柱廊,但根本不是从有灯光的房间,否则外面的鬼魂一定会看到我,而是从那间黑暗的房间出去的。我随身拿着我的火枪,打算关键时刻用上它。

外面的两个鬼魂还在发出奇怪的声音。我看到,他们为了让人误会他们是动物,正四肢并用地在地上爬。我尽量压低身子,朝他们走去。我的衣服颜色很深,所以很难被人发现。当走到离其中的一大约六七步远时,我突然跳了过去,用枪托把他打倒。他哀嚎了一声,就躺下不动了。第二个听到了喊声,直起身来看到了我,转身就想逃跑。我追赶上去,越过了那个干枯的井台。井台上掉落了一块石头,我没有看到就把腿磕了一下,结果火枪掉到了两腿之间,从手中滑到了地上。我管不了那么多了,继续向前追赶逃跑的鬼魂。但他更熟悉周围的一切,当我追到花园时,他已跑出很远了,我只好提速追上去。他越过花园,穿过瓦砾堆和野草丛,拼命向围墙跑去。他想往上爬,我恰好及时赶到,抓住了他的腿,把他拖了下来。但我由于太用力了,一下失去平衡,跌倒在了地上,而且被他压在了底下。这第三号鬼魂立即掏出一把匕首,抬手就刺。我马上翻身,才躲过他的进攻。刀尖正好插在我的胸部和上臂之间。我从下面朝着他的鼻子就是一拳,并努力抓住他拿刀的手腕。他鼻子受击而造成的疼痛,使他力量突增竟一下挣脱开了。为躲过他的刀锋,我跳了起来,退后了几步,但那个鬼魂好像觉得逃跑比打败我更加重要,便放弃了继续进攻我,还没有等我去追他,就跳过围墙不见了,我只听到他快步逃跑发出的声音。

让他跑吧!庆幸的是我没有被他刺中,于是又返回到了庭院。第二号鬼魂还躺在那里,和我刚才用枪托把他打倒时保持同样的姿势。我搜查了这个昏迷的人的腰袋,那里也有一把匕首,我把它没收了。然后我走到大门洞,去找英勇的赛里姆。当他听到我靠近的声音时,立即害怕得大声祷告起去麦加朝圣的祈祷词来:“噢,安拉,在这受到九次石刑的魔鬼面前保佑我吧!在这恶鬼面前拯救我吧!在我眼前关闭地狱黑暗的大门吧!”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