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别喊了,站起来!”我命令道,“是我啊。”

“是你?你是谁?”他裹在被子里问,“我知道你是谁。快点走吧!我是先知的爱徒,你是无法伤害我的。”

“胡说!你难道听不出我的声音吗?我是你们的德国贵宾先生,我借住在你们这里。”

“不,你骗我。你只是用他的声音说话,欺骗我。但圣加力夫的手是倾向我的,天堂里成千上万的嘴唇都在为我的得救而祷告。噢,安拉,安拉!忘记我的罪恶吧,让它小得你再也记不起,帮我打败这个恶鬼吧,他正把利爪伸向我的脊背。”

这个自吹可以和世间所有恶魔较量的人,实际上是个实实在在的懦夫。用语言根本说服不了他。不必考虑赛里姆会使用他的武器,我把他抓起来,拉到了庭院,他悲惨地跟着我。但当他在星光下看到我时,立即自豪地站起了身。

“先生,你可真是大胆!感谢安拉吧!你还能活着站在我的面前!我马上认出了你的声音。我如果把你当作鬼魂,那么你估计已经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因为我在生气和恼怒的时候是十分恐怖的!”

“那你就是根本不害怕鬼了?”

“我怕鬼?我可以和地狱中所有凶恶的力量较量。”

“好极了,现在你就可以帮助我,把一个鬼魂抬到我的房间去。”

“一个鬼?”高个子顿了一下,而且突然一下子矮了一截子。“你在开玩笑吧。谁能抬得起一个鬼魂呢?”

“我能,你也可以。他就躺在那儿,你看!我们现在就要把他抬到房间去。”

赛里姆把目光朝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他看到了那个躺在地上的浅灰色的形状。

“救命,安拉!用你的恩惠怜悯我们吧!”他伸出两只手捂住双眼喊道,“即使是帕蒂国王下命令、不管是什么法律和命令都无法让我到那里去,那里躺着可怕的恶鬼!”

“那不是鬼魂,不过是一个人罢了!”

“可你刚才明明说他是一个鬼魂。”

“他不过是假扮成鬼魂,想吓唬你们。”

“那你得首先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他是哪个部落的,他的父亲,他父亲的父亲都叫什么名字!然后我才能相信你的话。”

“你这简直是胡说八道!他是一个人!我打败了他,用枪托把他打晕了。在我的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也是同样解决的。”

“那你即将完蛋了。他们只是假装被你打败了,但还会向你的灵魂继续进攻的,然后把你撕成碎片,太惨了。”

“那你就重新回到你的卧榻上去,躲进被窝!但你今后再也不要对我说你是部落最勇敢的英雄!”

我让胆小鬼待在一边,自己走向躺着的鬼魂,把他扛在肩上,带回房间,放到了地上。我最后的一句话,看来还是对赛里姆有了影响。他还是跟上了我,虽然有些犹豫,从半开的房门向里面看了看。

门旁躺着巴腊克,他马上认出了他。他怀疑地向房间伸进了一只脚,疑惑地问道:“这不是圣卡蒂里纳首领巴腊克吗?他竟然会到这里来了?是谁把他给绑起来了?”

“是我,因为他就是在这座房子里一直出现的鬼魂。他进入了我的房间,竟然想用刀把我杀死,但我把他打败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两个混蛋,一个就是被打倒的这个,另外一个翻过墙跑掉了了。”

这时,我们这位“部落的最伟大的英雄”终于全部明白了。他完全进入了房间里,站到我的面前。

“先生,虽然你不是伊斯兰信徒,但看来安拉还是真真切切的保护你了,不然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躺在外面,像一个木偶一样一动不动,被我这强有力的双手摧毁。”

“不过是想当英雄,不需要变换信仰。你现在快去把你的主人喊来!我要让他看看,想把他吓出这所房子的鬼魂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我去喊他。但在这之前我先得和这个人谈上几句,他竟想让我们以为,他是来自鬼魂的世界。”

赛里姆现在根本不去思考巴腊克是著名卡蒂里纳兄弟会的首领,手中握有非常大的权力。他自夸的本领使他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现在恰好有了这个机会,他决不会轻易放过的。他向巴腊克伸出了坚硬的拳头。

“我早就想给你这一拳。但你根本配不上让我用这只手揍你。所以,我把你让给了这位先生处理,他制服了你,尽管他没有像我那样游刃有余和迅速结束。你对我来说已经是一条死鱼,我一眼都不想看你。你会断子绝孙,你的祖先也会受人诅咒。假如你死了,你的灵魂将永远作为野鬼流放,而得不到超度。这就是对你罪恶的制裁,而我却将载入英雄的历史和胜利者、征服者的书籍之中!”

然后赛里姆就像一个舞台剧中的英雄走向后台那样,向外走去,去招呼纳西尔。巴腊克看着他的背影,用了一种鄙视的目光。我现在不能理会他,而要去瞧瞧那个次要的鬼魂了,因为他现在还没有动一下。难道是我把他打死了吗?我检查了他的头部,虽然有个肿块,但却没有外伤。心跳可以感受到,而且平稳。噢,他是不是在假装呢。好逃离至少是当前的尴尬局面呢?我掐住了他的脖子,使劲捏它。他立即害怕地睁开眼睛,喊叫道:

“救命啊,救命啊,噢。上帝,救救我!我没法呼吸了,我要死了!”

我把手从他脖子处松开了,警告他说:“你要是装死,你就得真死了!睁开眼睛!否则我就让它们再也睁不开了!鬼魂在我们这里会被处理的很惨的。”

两个小黑孩儿这时也睡醒了。他们坐在角落里,睁大了眼睛恐惧地注视着这场难得的表演。我只说了几句话,他们就安静下来了。

现在我把巴腊克嘴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如果说我当时由于发生啤酒店中的事情还对他心存忌惮话,那么现在这种顾虑完全没有了。

这个人现在掉到了我的手里,但他仍然是我的一个强有力的对手。赛里姆走向柱廊,去叫纳西尔。很快的,赛里姆从中间的门里过来了,对我说,他的主人在见被抓住的鬼魂以前,想要先和我谈一谈。

“那你一定要临时等候在这里。”

“正是,的确如此!”他答复着,做了昨天以来的第一次鞠躬。这段时间里,他由于太紧张了,把平时的礼节都忘记了。

“我希望,我能把这两个俘虏暂时交给你来看管。”

“你尽管放心好了,先生。他们只要随便说一句,或做一个反抗的动作,我就把他们消灭。只要我老鹰般的眼睛看他们一下,他们就会陷入莫大的恐惧之中。需要我先去拿我的武器吗?”

“不用了,他们都被我绑好了。”

我在这段时间里把另一个鬼魂也绑了起来。

“这我知道得很清楚,先生。但武器可以提高人的威信,会使人的言行更加有说服力。”

事实很清楚,赛里姆是有些担心和两个无害的人单独待在这里。他取来了他的所有武器,然后我走进了纳西尔的房间,这是我第一次到了他的房间。房间摆设得和我的房间同样淡雅舒适。他正在卧室里着急的来回踱步,看到我来,他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先生?我真不相信我听到的都是真的。赛里姆告诉我他的英雄经过,但他所讲的却使我陷入迷雾之中不明所以。”

“他是怎么和你说的?”

“他说一共有八个鬼魂:其中两个让你抓住了,有一个逃跑了,他和另外五个进行了殊死搏斗。”

“这是他自己幻想的。他的五个鬼魂只是他在脑子里想象的。实际只有三个鬼魂,是我一个人和他们打的交道。”

“里面真的有巴腊克吗?”

“是的。”

“无法相信!谁又能够想到呢?!”

“你应该能记得,我以前就这么想过。”

“我想不起来有这事了。”

“我不是和你说过吗,鬼魂会怕我,而且我曾经见过他吗?我说的就是巴腊克。我猜到是他,他让人误会这座房子不安全,赶走女主人和后来的房客,这样兄弟会就可以早一些占有这座房子了。”

“真是无法相信,太可怕了!但你给我讲一讲事情如何发生的吧!”

我尽量间短地向纳西尔讲述了一下。我费了好些力气使他相信。像巴腊克这样的人一定会做这样的事情的,这对土耳其人来说简直想象不到。我要求他和我一起到抓到的鬼魂那里去。他却不肯动弹。

“在我们过去看他们之前,我们必须清楚,怎样处置他和他的帮手。你是否觉得我们应当就这样把他们放走?”

“嗯,按理说我们应该把他们送进牢房。”

“但愿安拉阻止我们的做法!向官府告发这起闹鬼事件,无异于把我们同整个卡蒂里纳兄弟会放到了敌对的位置上。这我无论如何都要尽力制止,否则我的损失会非常惨重的。我同埃及之间的生意,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受阻,不仅在埃及,卡蒂里纳在整个北非,乃至苏丹,都有分会。同样你也不应该和这么有势力的 人成为敌人。否则我相信,你可能连看到你的祖国的命都没有了。”

“但是我不得不赞同你的观点。我们不能制裁凶手。但就这样简单地把这些混蛋放走,也不可以,这样他们肯定会伺机向我们报复的。我们必须想办法,防止他们报复。”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