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第八节

到达滑雪场的时候,我像是把此生的老命全部搭进去了。齐轩凉在柜台前付账和放我们的东西,我和盛萱坐在凳子上等。

没过多久齐轩凉就来了,他抱着三副滑雪板,手上套着钥匙。笨手笨脚的,我想起了以前我们一道去游泳。

那一次,也是他挂着钥匙,后来我非要他把钥匙给我挂,于是他就给我了。可是等我潜了一次水上来的时候,手上的钥匙就不翼而飞。我就坐在泳池边,齐轩凉就带上潜水镜游到泳池底去找了个遍都没找到。

最后,我不忍心了,然后就挥了挥手里的钥匙笑得前仰后合的,结果一不小心,钥匙是真的掉进了泳池了。齐轩凉还好没当场昏倒。

齐轩凉问我们什么时候去。我给他们说:“你们先去吧,我坐下来休息下。”

齐轩凉就坐下来,说他也想休息下,于是盛萱就一个人抱着滑雪板出了房间。我看着他,然后对他说:“你去啊……我不需要你留下来陪我。”

一语道破齐轩凉的动机,齐轩凉傻笑着。也不否认。我看着眼前的他,我其实真的想拥抱他,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我还是喜欢齐轩凉的。他的笑就是一场醉醺醺的剪影,这个从我初三就一直根植在我内心的影子,从来就占领了举足轻重的领域。

不过,我始终对之前的事有阴影,其实那次过后,我经常在想,齐轩凉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我和齐轩凉,到底有没有彼此了解到?

我始终觉得,我和齐轩凉总有一天会形同陌路。于是,我觉得苍凉。

这时候,外面“砰”的发出一声巨大的枪声,房间里的女人都尖叫了起来,有男朋友的就倒在男朋友怀抱里,没有的,就蹲了下去。所以我也不例外。

我倒在齐轩凉的怀抱里,几秒过后,我又重新体会到了以前的那种感觉。不过不同,那种不同来自齐轩凉现在的不很明确的信服。

然后里面的人都跑出去看,我和齐轩凉也出去了,看到了往回赶的盛萱。我问怎么了?盛萱说不知道,只听到一声枪声。

“是手枪的声音吧,只不过山里回声很大。”齐轩凉说。

我看着站在身边的齐轩凉,一直牵着齐轩凉的手。盛萱看了看我们两人的手,然后欣慰地笑笑。我这才把手缩开,齐轩凉却不让,攥得更紧。

我这才知道原来危险来临的那一刻,我始终还是得依赖齐轩凉。

我不想他这么得意,不过,这是他应该的。

当一个人感到危险本能性求得保护的方式,便是一种爱。

当一个人本能性的爱,便是一种原谅。

恋爱,就是游走在爱与原谅之间的魂灵。

我们回到饭店的时候看电视才知道,今天是有逃狱的犯人拒捕,于是被当场击毙。可惜的是,那犯人把抓的人质也杀死了。

我心里恐惧了一片,我第一次这么近的遇见危险。以前在那个花园里也只是听说了挟持事件,而在滑雪场这里,居然它就那么近地出现在半山腰。

我在想要是我们当时一直在半山腰呆着,会不会被挟持的那个人就是我。

我从头凉到尾,直到去泡温泉的时候还是恐惧。

我和盛萱从更衣室出来,就看到齐轩凉了。他光着上身,身材很好,看得到坚硬的骨骼,他的皮肤真的很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夜灯的关系。

我们跟齐轩凉打了个招呼,一直就站在那里。从温泉里冒出来的热气,弥漫得看不清周遭的环境。

一阵寒凉。果然只靠蒸汽抵御不了这样的寒冷。我一脚踩进温泉里,脚踝的热度蔓延至全身。我看了看身边的齐轩凉,早就把整个身体浸了进去。

我朝齐轩凉身后看的时候,从头凉到了尾。我使劲眨了眨眼睛,才发现自己原来看错了。我在那边看到的,是在他甩掉我的那一刻,爱上的人。

李煜。

挥之不去,深刻牢固。

晚上睡觉的时候,盛萱趁到我被窝里面来跟我一起睡。她问我:“你今天和齐轩凉和好了是不是?”

其实,从车站那时候我就知道这一切是盛萱搞的鬼。我说:“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说?”

“说什么?”盛萱撑起了头。

“那些照片的事。”

“就是你上次跟我说的陷害你的‘证据’?”盛萱问。

“恩,那上面有些事真的。”我以为盛萱没有看过那些照片,于是把照片的内容描绘给了盛萱。

“哪些是真的?”

我把头侧过去,说:“李懿星真的吻过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