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骑马出走(一)

第一章骑马出走

一九四二年某一天,二十岁的周天化牵着一匹马,悄悄离开了位于温哥华市内煤气镇的唐人街,要去远行参军打仗了。在即将走出城市的时候,他看到了路边一座白人豪宅的门口有个大信箱,上面写着一个人名Thomas。他把这个名字记住了,后来用作了自己的英文名字。Thomas念成中文是托马斯。

出了郊外,上了浓荫密布的车路,周天化策动身下栗子色的高头大马,一路朝东小跑起来。他要去的地方是洛基山脉中的城市卡尔加利,行程有两千多公里,而且全是高山险路,一半的路程将在常年积雪的雪山行走。

大约行走了五个小时,地势渐高,开始进入洛基山脉了。周天化下了马,在山路边一个印第安人开的车马店稍作歇息。周天化让马去吃草料和豆饼,自己则坐在窗边一个位置上吃点面包喝一杯咖啡。这个地方处于半山腰,从这里能看到温哥华城市的全景,以及城市西面无边无际的大海。他从来没有隔这么远的距离看温哥华。事实上,打他出生到现在,他一步还没离开过温哥华地区呢。可他知道在温哥华之外还有很多地方:往南边一点是美国;大海的对面有个叫广东台山的地方,他的父亲、母亲都是从那里来的;离那不很远的北方太平洋里有个岛国是日本。

周天化在常年积雪的洛基山脉慢慢地行走着,一路穿行在针叶林、阔叶林和高原番红花之间。他出发的时间是早春二月,到达卡尔加利的时候却已是五月份了。后来研究历史的人对周天化选择马匹作为交通工具走这段路程一直迷惑不解,因为当时横贯洛基山脉的太平洋铁路早就修好了,他本来只要花两三天时间就可以轻松地到达卡尔加利的,可他却独自骑马在冰山里走了近三个月时间。

卡尔加利是个牛仔城市,到处可见骑马的白人牛仔和印第安族牧人。经过几个月的行走,周天化的衣服已经退色,脸上长满了胡子,身上散发着汗臭味。天气已经暖和,街道边的树上开满了雪白的梨花和猩红的苹果花。周天化找到了位于议会街的征兵办公室,把马高高拴在了一棵树上,不让马去啃地上的青草。一个金发的女秘书收下了他的报名材料,这份材料上盖着三个温哥华征兵局的拒绝印章。秘书翻了翻材料,让他先在接待室等候。半个小时后,女秘书示意周天化可以到里面见征兵官员了。

周天化的个子很小,身高只有5英尺(153米)。他的动作很轻,行走几乎不会弄出声响,他走进征兵官员的办公室时,看到那个坐在办公桌前的军官还沉着头看材料,没有发现他已经来了。他一声不响地站在那里,突然听得那军官骂了一声:

“The son of bitch! ”(这狗娘养的!)

军官一边骂着,一边把材料推到一边。这个时候他欠起身子才看见了周天化就站在跟前。军官并没有因为刚才骂了眼前这个人感到局促。他眼睛通红,看得出是喝了很多酒。他点上一根雪茄,喷出一大口烟雾。

“叫什么名字?”

“周天化。”

“什么狗屎名字这么拗口!你没有英文名字吗?”

“托马斯!托马斯·周。”周天化记住了三个月前在路边信箱看到的Thomas名字,现在派上用场了。

“好吧,托马斯,你开什么玩笑,你被温哥华征兵局拒绝了三次,还这么远跑到这里干什么?你以为打仗那么好玩吗?”征兵军官说。

“加拿大参加战争了,我是加拿大人,所以我要参军。”周天化说。

“你不是加拿大人,你没有加拿大国籍。你是中国人。”军官说。

“我不是!我出生在温哥华,我从来没有去过中国,我不知道中国是什么样子的。”周天化争辩着。根据联邦政府法律,没有加拿大国籍的中国人不得参军,因此周天化三次申请参军都被温哥华征兵局拒绝了。不久之前,周天化听人家说中部省份阿尔伯塔因为人口稀少,兵源不足,对志愿参军者的审查比较宽松,曾经有华人被接纳了进去。周天化这才会偷了父亲拉车的马,翻越高高的洛基山脉跑到这里来。

军官抽着雪茄,低着头看文件,好像没有在听他的陈述。一会儿,军官说:

“托马斯,我要是告诉你,你被拒绝了,你会怎么样?”

“那我就继续往前面的城市走,我会去埃德明顿,去沙斯卡通,去多伦多,去满地可。直到有人接受我为止。”

“Son of bitch! 听起来不错!托马斯,也许我可以接收你参军,虽然你没有加拿大国籍。可是你听着,你要是一加入加拿大军队,不管你是白人,是黑人,是印度人,是中国人,你们都是兄弟了!只有这样你们才会打败敌人!我是一个牧场主,是养马的牛仔。但是战争把我的生活毁了。我有两个儿子在太平洋的战场上,有三个侄子在欧洲战场。你要是参军了和他们就是兄弟。你要是遇见他们就要和他们共享所有的东西:共享钱财,共享危险,共享食物,共享香烟,甚至共享女朋友!什么叫共享知道吗?就是说你要是有一个姑娘,他们也可以肏她。听到了没有?”

“是的,长官!”周天化说。

“你的报名被接受了,到秘书那里去拿体检表格。”

周天化转过身,移步向门口走去。他其实是很想拔腿就跑,怕那人变了主意。果然,他听到背后一声命令:

“托马斯,回来!”

周天化停住脚步,转过身走回来。

“刚才我骂了你,向你道歉。”军官说。

“这没什么,你已经帮助我了。”

“你知道,我心情很糟。昨天我接到通知,我大儿子的飞机在太平洋中途岛海战中被日本飞机打中了,他死了!”军官说。

周天化不知所措地看着军官。他没有为他的儿子感到悲伤,只是怕他会改变了主意。

“去吧,祝你走运!Son of bitch。”军官说。

几天后,周天化穿上了军装,坐上了洛基山火车,被送到了位于加拿大内陆的埃德蒙顿的加拿大陆军第三十五军团新兵训练营受训。他在新兵训练营待了不到一个月,遇见了前来招收特种部队士兵的Mike Kendall(麦克·坎德尔)上校。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