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四章

“清谈之祖”——何晏

清谈,亦称“清言”或“玄言”,是魏晋时崇尚虚无、空谈名理的一种风气。清谈之风肇始于汉末清议,大兴于魏晋,余绪延及六朝。其间善谈的名士层出不穷,而真正称得上开一代清谈之风的,当推被誉为“清谈之祖”的“傅粉何郎”——何晏。

何晏出身名门,兼富贵公子。后娶魏金乡公主为妻,岳母为魏沛王太妃,即魏武帝杜夫人。曹丕在位期间他并没有被授予任何官职,这可能是在宫中时即被曹丕所憎的缘故吧。曹丕即位后,一改乃父崇尚的刑名法术,转而效颦汉初的黄老之治,使中原士人轻五经而重《老子》。何晏自幼喜好老庄,又顺应潮流,得以精心研习老庄思想,步入名士之列。明帝曹睿太和元年(227年),他仍为冗官,闲散在家。

受东汉以来人物品评之风的影响,名士们希望一见面就给人一种美好的印象。因此,何晏十分重视仪容的修饰。《世说新语·容止》:“何平叔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与热汤饼,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同书注引《魏略》也说:“晏性自喜,动静粉帛不去手,行步顾影。”“傅粉何郎”即由此而来。这种优雅的风度,是名士追求人格美的外在显现。此风在两晋南北朝时更盛,成为名士风度的一种追求。

汉末,政教松弛,清议盛行,内容以“品核公卿,裁量执政”(《后汉纪》卷二二)为主。汉魏禅代,文帝以九品中正制施政,致使天下无复清议。其实,“党锢之祸”以后,士人对于侧重政治的清议就望而却步了,代之而起的是对人物的品评。尤其是曹丕的黄老之治,更使老庄之学自然地纳入品评的范畴。至明帝太和初,人物品评已明显呈现出玄谈的色彩,真正意义上的清谈日趋形成。

与何晏相比,傅嘏、荀粲、裴徽成名稍早。其言已露出玄谈端倪。何晏与夏侯玄等友善,夏侯玄又与荀粲友善,于是出现了何晏、邓飏、夏侯玄并求与傅嘏交友之事,虽然荀粲从中说合,但因所尚分歧过大,何晏等终未能与傅嘏亲近。但是,何晏、夏侯玄、荀粲等人的结交与谈论,在太和之初也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何晏少以才秀知名,好老庄。夏侯玄、荀粲等既为论友,他们清谈的内容应当基本相同,即已近后来的“三玄”(《老子》、《庄子》、《周易》)标准,他们共同筹划了魏晋之际的第一次清谈高潮。

何晏才情俊朗,又是皇室姻亲,在名士中享有崇高声誉。大将军曹真之子曹爽、散骑常侍夏侯玄、尚书诸葛诞、中书令邓飏等皆与之关系甚洽。他们不再恪守儒家礼教,纵谈老庄,相互标榜,成为早期的玄学家。明帝尚儒,面对经学废绝,士子浮华不务的状况,于太和四年(230年)曾下反“浮华”诏书,未见成效。太和六年,司徒董昭又上奏议,建议以法制之,帝从其议。于是,何晏、夏侯玄、诸葛诞、邓飏等十五人,以“浮华”之名,皆被罢黜。这就是震动一时的“浮华案”。

景初三年(239年),魏明帝死,齐王曹芳即位,曹爽、司马懿受嘱辅政。次年改年号为“正始”。曹爽辅政后,素与亲善的何晏、夏侯玄、丁谧等浮华友,得以翻身,皆被引擢以为心腹。何晏以才能被用为散骑侍郎,迁侍中尚书,不久又擢升为吏部尚书,典选举。“正始中,任何晏以选举,内外之众职各得其才,粲然之美于斯可观。”(《晋书·傅咸传》)作为敌对的傅氏成员,傅咸作如是评论,可见何晏任官选举,是颇有政绩的。

从正始元年(240年)开始,何晏逐渐成为执清谈界之牛耳者。每每聚会,口若悬河,驰骋辩才,得到了广泛的赞赏。唐虞世南《北堂书钞》卷九八引《何晏别传》,记载了何晏在大规模清谈活动中作为“谈宗”的风采:“曹爽常大集名德,长幼莫不预会,乃欲论道,曹羲乃叹曰:‘妙哉平叔论道,尽其理矣!’既而清谈雅论,辩难纷纭,不觉诸生在坐。”何晏不仅是每次清谈的主辩,也是清谈活动的组织者、主持者。“何晏为吏部尚书,有威望。时谈客盈坐,王弼未弱冠往见之。晏闻弼名,因条向者胜理语弼曰:‘此理仆以为极,可得复难不?’弼便作难,一坐人便以为屈。于是,弼自以为客主数番,皆一坐不及。”(《世说新语·文学》)年少的王弼也在何晏组织的清谈活动中脱颖而出,与何晏接踵成为清谈盟主。他们共同掀起了魏晋第二次清谈高潮。

从内容上讲,明帝期间何晏等人的清谈以老庄为主。至正始间,已有明显的糅合儒家经义的倾向,而这种杂糅也是先自何晏开始。“初,夏侯玄、何晏等名盛于时,司马景王(司马师)亦预焉。晏尝曰:‘唯深也,故能通天下之志,夏侯泰初是也;唯几也,故能成天下之务,司马子元是也;唯神也,不疾而速,不行而至,吾闻其语,未见其人。’”(《三国志》注引《魏氏春秋》)“深”、“几”、“神”皆出自《周易·系辞》,何晏援引儒家经典之语入清谈之中,显然表明已是“三玄”兼顾了。它标志着玄学清谈已经初步形成。

何晏为一代谈宗,也是魏晋服食之风的首创者。“寒食散之方,虽出汉代而用之者寡,靡有传焉。魏尚书何晏首获神效,由是大行于世,服者相寻也。”(《世说新语》注引《魏略》)何晏自己亦明言:“服五食散,非唯治病,亦觉神明开朗。”(同上)看来,五石散的确有近似鸦片一样的功效。

至正始八年,玄学清谈达到了空前成熟与高度兴盛。《周易》与《老子》、《庄子》并列成为玄学清谈的内容和依据,“三玄”体系趋于完备。除何晏、王弼、裴徽等外,又有管辂、赵孔曜等继起。何晏仍然领袖群伦。他们以理会友,景慕相从,掀起了第三次清谈高潮。

正始八年,司马懿称疾不预政事,暗地里却在谋划夺权。正始十年(249年)正月初六,乘曹爽与齐王曹芳等往高平陵扫墓之机,司马懿突然发动政变,杀曹爽兄弟。何晏、丁谧、毕轨等亦以谋反之罪被杀,诛及三族。一代清谈大师何晏就这样成为权力角斗场中的牺牲品。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