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9节 那瞬间的温柔(三)

“对,你这话我双手赞成,也正是冲这句话,你也得喝一杯。”天使耍赖地说。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为什么?”AB觉得她这样说不符合逻辑。

半壁江图书频道

“酒逢知己千杯少啊,在酒这件事上咱俩肯定是知己,所以你得喝一杯。”天使说着就把自己的酒杯举到AB的嘴边。倔强的AB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别人强迫自己。如果天使好言相劝,他会把酒喝下去,对他来说,别说一杯红酒,即使喝十杯红酒,也不会影响到他开车。温哥华的交警和北京不同,他们不能无故地叫人停车检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真的不喝。”AB把靠在自己嘴边的酒杯推了出去,在任何时候他都不会忘了自己的原则。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酒杯被AB那么一推,天使觉得自己特别没面子,她说什么也得让AB把这杯酒喝下去,把自己的面子找回来。天使再次强硬地把酒杯塞给AB:“这杯酒你说什么也得喝下去。”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为什么?”天生不肯低头的AB觉得很不爽。 半壁江图书频道

“因为我让你喝。”任性惯了的天使干脆不跟他兜圈子了。在她看来,她给别人倒酒,劝别人喝酒都是给足了对方面子。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要不喝呢?”有伽罗在场,AB居然也耍起了小孩子脾气。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肯定没好果子吃。”天使不甘示弱地说。 banbijiang.com

“我倒要看看你会对我怎么着。”AB语气虽然平和,但他的态度却是不依不饶。 半壁江中文网

伽罗见他们俩人对峙起来,只好想办法解围。她知道AB倔强起来,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天使,他不想喝就别让他喝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伽罗,在这个时候,你不能重色轻友!”天使没想到保持中立的伽罗,竟然站在了AB一边。 banbijiang.com

“不是这个原因,难道你希望你们俩为这件事僵持一晚吗?再说AB还得开车呢。”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天使还算识时务,她见伽罗给自己一个台阶便顺势下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好吧,这回饶了你,下次罚你十杯。”天使假装狠狠地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AB见天使不再叫板,自己的态度也缓和下来了,“好,下次我一定认罚,这次谢谢丁小姐的理解。” 半壁江图书频道

天使和AB的“较量”结束后,饭桌上又恢复了常态。 半壁江图书频道

天使属于那种爱在人群中表现自己的人。伽罗从开始跟天使交往就习惯了只做天使的陪衬,绝对不跟她抢风头,即使AB在场,她的话也不多。也正因为AB在场,她的话虽然不多,但是心里却十分快活。而且天使是属于“活宝型”的,她的一言一行都会让人忍俊不禁。AB和天使、伽罗都不一样,她们俩在酒精的作用下,笑得前仰后合的时候,AB只会很轻微地动动嘴角。伽罗清楚,这样的AB就应该算得上“笑逐颜开”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向来能把别人的笑肌全部调动起来的天使,觉得AB的响应还是不够热烈、彻底、尽兴。他得和她一样手舞足蹈,俏皮话一串一串地往外蹦。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你还是喝点酒吧。”这次天使的口气中夹带着商量,没有了先前的强迫和命令。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忘了,我还得开车呢。”AB用手比划了一下方向盘,其实AB十分羡慕伽罗和天使的快活。这么多年来,AB心头积压的东西多得让他透不过气来,他也很想像这两个女人一样,对生活能够放得开。 半壁江图书频道

伽罗看得出AB也在兴头上,趁机说:“不然,你明天早点起来再走吧。”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AB:“还是回去吧。”AB像在劝自己,又像在劝伽罗。 半壁江图书频道

“已经十点多了,你开回去还得需要两个钟头,实在太晚了。”伽罗试图从安全的角度留住AB。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就是,别走了,我和伽罗也难得这么高兴,人生能有几回欢啊。对吧?伽罗。”伽罗没有接天使的话茬,她看到了AB投向自己的一个眼神,那个眼神让伽罗心领神会,她知道自己没有必要再在这件事上坚持。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伽罗从天使手里拿走酒瓶,她有些不情愿地把酒瓶放回酒柜,并高声向天使宣布:“咱们也不能再喝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天使是心思细腻的人,她自然没有放过AB传递给伽罗的那个眼神。她知道伽罗和她自己一样,打心眼里希望AB能留下。“韩先生,我们家里客房很多,这边的夜景也很独特,外加两个美女相伴,何不赏光在这留宿一晚?”天使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AB看了看她们两个人,客气地挪了挪嘴角,淡淡地但很坚定地说:“我还是回去吧。我不怕开夜车。” copyright Banbijiang

伽罗和天使对视着,情不自禁地耸了耸肩,表示对这件事的无奈。

半壁江图书频道

忽然天使像想到什么似的说:“那……既然AB坚持要回去,我们就把剩下的时间好好度过,同志们有什么异议吗?” ]3 `. u7 p* T. |' |/ f. y, S8 D

天使举杯,伽罗看了看AB,缓缓举起杯子响应,AB举起自己的果汁杯,主动和她们相碰表示接受。

]3 `. u7 p* T. |' |/ f. y, S8 D

气氛再度融洽起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伽罗发现,天使那晚格外兴奋,她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在AB面前卖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酒足饭饱之后,他们便移到了客厅里,在那里享受咖啡、茶和餐后甜品。AB特意选择了双人沙发坐下,他以为这样伽罗就可以大大方方地坐在他的身旁。在AB看来,能够近距离地看着伽罗就是他的福分。但是还没等伽罗挪到沙发旁,天使便一个健步冲向那里,理直气壮地抢占了她的位置。 banbijiang.com

天使情绪激昂的时候,很容易进入状态。三人刚刚坐下,天使便开始眉飞色舞地跟AB大谈特谈她的处事哲学。伽罗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大气也不敢出,只是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天使口若悬河地高谈阔论。若不是AB时不时见缝插针地问一句伽罗什么,估计天使早已把伽罗忘在了脑后。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天使:“韩先生,你不是喜欢毛主席的诗词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AB:“我……还好。”AB很纳闷,天使怎么知道自己这个偏好,即使对伽罗,他也没透露过自己身上的红色烙印。

copyright Banbijiang

天使:“我为你朗诵几段毛主席诗词吧,从小学到大学,我可都是朗诵冠军啊,想听么?”

内容来自半壁江

AB看看伽罗,伽罗显得不知所措。依然端坐在那里,像个旁观者。 半壁江中文网

还没等AB表态,天使便要开始了。AB觉得天使太目中无人了,别说被冷落在一旁的是他心爱的伽罗,即使是一般朋友他也会为此打抱不平。在为人处事上AB还是很老到圆滑的,他没有直接指责天使,而是轻轻地问伽罗:“你不是会弹钢琴么?我想请你跟丁小姐合作一曲。”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伽罗有些迟疑:“我……”伽罗被天使的忘乎所以弄得已经没了情绪,若不是AB在场,她早就拂袖而去。天使爱出风头,她比谁都清楚,但她万万没想到,这次天使做得那么过头,根本没把自己放在心上,按理说天使这次应该是为伽罗做陪衬才对。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AB:“我相信你俩一定会珠联璧合。”AB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伽罗。接着他把她引到钢琴旁,像对待公主般非常绅士地给伽罗拉出琴凳,看着她坐好,然后给她打开琴盖,把琴上的三角盖支好。 copyright Banbijiang

伽罗才刚刚开始演奏,天使就有些按捺不住地开始有声有色地朗诵《沁园春·长沙》: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半壁江中文网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半壁江中文网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3 `. u7 p* T. |' |/ f. y, S8 D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内容来自半壁江

天使果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耍活宝的时候,她没有正型;朗诵起毛主席诗词的时候,她满脸的凝重会让人肃然起敬。AB是在“文革”后出生的,儿时的他已经不需要读红宝书,但是AB有一个奇怪的癖好,小时候不读一段毛主席的诗词或语录,他连觉都睡不好。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天使声情并茂的朗诵,把AB带入了他的世界中。见AB意犹未尽,天使稍作喘息便趁热打铁朗诵起了《采桑子·重阳》: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3 `. u7 p* T. |' |/ f. y, S8 D

心灵被毛主席的诗词熨烫过后,AB越发觉得舒展许多,听着悦耳的诗词,旁边有心爱的人伴奏,此生还欲何求?忽然间,AB内心不自觉地生出了这样的一种满足。 内容来自半壁江

“伽罗,这些诗词经你这么一伴奏,别有一番风味。”AB发自内心地说,他眼中的伽罗,怎么样都是完美的,完美得已经让他忽略掉了她弹奏时出现的错音。伽罗知道AB是在激励自己,稍有点常识的人都能听出,她的伴奏很牵强,有那么点费力不讨好。她是经历过“文革”的人,天使朗诵的诗词早已烂熟于心,加上她多年的钢琴功底,她即兴伴奏应该没有问题,可是,天使为了显摆自己,在抑扬顿挫间玩了很多花活,这让伴奏的伽罗很辛苦。

banbijiang.com

“伽罗,你别弹了,这次让我来个无伴奏的吧。”天使不喜欢AB对伽罗的赞赏,自己费了那么多时间准备,朗诵的时候那么投入,AB却吝啬得连一句夸奖的话都没说,这对她可是天大的不公,天使是比谁都需要赞赏和掌声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AB本不想在她俩面前只夸奖伽罗一个,这样显得他为人很小气,太过偏爱伽罗。再者,天使朗诵得真的也是无可挑剔。但是他实在不喜欢天使的霸道,才不得不特意抬一下伽罗。AB本想再替伽罗说什么,见伽罗已经从琴凳上站起来,他便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接下来是《忆秦娥·娄山关》。”天使报完名便开始朗诵:   

banbijiang.com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AB全神贯注地听着天使的朗诵,眼睛却落在了伽罗的身上。伽罗也目不转睛地看着AB。天使一边专注地表演,一边观察AB的表情,当她发现AB只把目光落在伽罗身上时,她会用夸张的语调或动作把AB拽回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AB忽然发现伽罗的脸色惨白,毫无血色,豆大的汗珠从她脸上滚落下来。AB忘了顾及自己的礼貌和风度,他一个健步冲到伽罗面前,关切地问:“伽罗,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时正沉浸在自己朗读中的天使也不得不有些扫兴地停下来。 半壁江中文网

伽罗有些难为情地:“我需要……”话没说完,她忽然逃也似的奔向了卫生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伽罗坐在马桶上,双手使劲摁着肚子,试图把尿从膀胱中挤出来。她的脸依然惨白,汗珠一颗一颗从脑门上滚落下来。可是任凭她怎么努力,憋着的尿还是一点也挤不出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天使站在门外,焦急地问:“伽罗,你没事吧。是不是憋尿的毛病又犯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伽罗:“是的。”

banbijiang.com

天使:“你怎么搞的,守着厕所,怎么还让自己出了错!”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伽罗:“你别管我了,去陪陪AB吧。” copyright Banbijiang

AB不知所措地在客厅里踱着步。天使回来后,他急忙问:“伽罗怎么了?严重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天使:“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 copyright Banbijiang

AB: “她到底怎么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天使:“让你给吓着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AB:“ 这个时候你还开玩笑?”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天使:“你不知道伽罗有一紧张就憋尿的毛病?” copyright Banbijiang

AB满脸认真地说:“她没跟我说过。今天她有什么好紧张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天使:“今天,她最应该紧张了。可我不明白,她今天为什么守着厕所都不肯上。她可以对我不放心,但她应该对你有信心。对吧?”天使一语双关地说,她想考验一下AB,他到底是个见异思迁的人,还是像伽罗想象的那般忠贞和执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时伽罗缓慢地走进客厅。AB立马奔向她,关切地问:“伽罗,好点了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伽罗摇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天使:“一点都没出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伽罗点头。 内容来自半壁江

天使:“要不要去医院?”

]3 `. u7 p* T. |' |/ f. y, S8 D

伽罗:“不用,再等等。”她的手下意识地捂着肚子。

半壁江图书频道

AB: “走吧,我带你去医院。”他的表情比憋了尿的伽罗还难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伽罗:“我等会儿再去试试。” copyright Banbijiang

AB:“伽罗,你躺到这儿,换换脑子稍微放松放松。”说着他就去用手拉她,让她坐在沙发上,并不断地给她调整沙发靠垫的位置,生怕她哪儿被窝着。 半壁江图书频道

伽罗:“天使,对不起,搅了你的雅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天使:“你哪那么多说道。但我觉得你真够笨的了,守着厕所怎么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内容来自半壁江

AB:“天使……”他一时想不出该用什么方式阻止她的谴责,毕竟他们还不是很熟。接着他又温存地注视着伽罗。

banbijiang.com

伽罗:“我今天太丢人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AB:“为什么要这么说。都赖我没提醒你上厕所。”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伽罗几乎被他逗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还要你提醒。”

半壁江中文网

AB:“但你今天表现得像个小孩子。”他不无爱怜地说。

copyright Banbijiang

伽罗:“我小时候因为排尿不畅而上医院倒过尿,从此就留下了后遗症,只要一紧张或者知道周边没厕所,就会有憋尿的毛病。但今天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AB:“我挺高兴你今天能告诉我这个,我小时候也留下过后遗症。”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天使:“不会也是憋尿吧。”她把AB对伽罗的体贴入微全看在眼里,也对他们忘我地沉浸在自己的小环境中有些醋意。天使是谁,她是中心,无论是在她自己家还是在外面,她都需要自己成为中心。那么她怎么能容忍自己在自己家被别人冷落?AB听出了天使语气中的不快。伽罗也觉得自己和AB太自我,忽略了天使的存在。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突然,伽罗再次跑到厕所,还没等她把门关上,AB敲了一下门便跟着伽罗进来了。AB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洗手池的水龙头打开。天使不清楚AB追过去会干什么,也紧随其后跑到厕所边。

banbijiang.com

天使跟AB边往客厅走边对他说:“看来AB先生很懂得疼爱女人啊。平时干吗要把自己包裹得那么严实,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AB:“我没有刻意做什么呀。”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天使:“你刚才和刚刚才就判若两人啊?请告诉我,哪一个AB更真实呢?”

半壁江图书频道

AB:“哪一个都真实,我这个人不会演戏。”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天使:“那你一定是很会拿捏喽。”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AB:“你说什么我不懂。”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时,伽罗又返回了客厅。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AB忙问:“有点成效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伽罗:“一点点。没事,过会儿就好了。你刚才不说听完天使的朗诵就走吗?你现在就走吧,已经很晚了。”AB已经在时间的问题上把伽罗培训出来了,只要跟AB在一起,她比谁的时间观念都强。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AB:“不急,等你好了,我再走,实在不行,我好带你去医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伽罗:“我没事,等会儿彻底放松了就好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AB:“你怎么样才能放松?”AB展现出来的温柔让伽罗受宠若惊,那一刻她真想抱着他痛哭,谴责他曾经对自己的冷漠。但这个时候她舍不得发火,她在他耳边低语:“你平时为什么老板着脸,甚至连看都不敢看我?”

]3 `. u7 p* T. |' |/ f. y, S8 D

AB:“因为你老是一副馋猫的样子。”说着他再次用手帮伽罗调整身后的靠垫。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伽罗乘胜追击:“你不想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AB:“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帮你按一下手上的合谷穴吧,那样可以减轻你的疼痛。” 半壁江中文网

伽罗:“AB,我哪儿都不疼,只是心里紧张,知道吗?你的躲闪让我感到紧张。”伽罗的嘴都快咬到了他的耳朵。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时天使开始清嗓子,然后有些阴阳怪气地说:“你们俩要不要去伽罗的房间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伽罗调侃地说:“等我们真需要的时候自然会去的。”这个时候,她的膀胱虽然胀痛,但她的情绪却出奇地好,因为她终于把AB跟她想象中的对上了号。其实伽罗也不是省油的灯,她不可能白白让天使在AB面前抢了风头,她一直在伺机报复。“天使,你不是最不屑毛主席的那些诗词了吗?什么时候开始能倒背如流了?”

banbijiang.com

“这你就不懂了吧?”天使是个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的人,在得知AB要来赴约后,她开始通过自己的渠道了解AB,研究AB。她比伽罗识时务,清楚地知道要想抓住一个人,必须投其所好和对症下药。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我还真不懂。”是因为有AB给伽罗撑腰吗?伽罗仿佛非得跟天使争个究竟不可。

半壁江中文网

“要不然怎么说你情商不够呢。”天使不客气地说。伽罗你不是想揭我的老底,让我在AB面前出丑吗?那咱俩索性来个鱼死网破!天使在心里狠狠地想。从前她和伽罗,无论在哪儿,都是她是红花,伽罗是绿叶,此时此刻伽罗的反抗让天使不舒服。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伽罗,你要不要再去试一下。”AB不愿意看到两个女人两败俱伤,他尤其不能看到伽罗被人占了上风。AB天生护犊子,凡是他喜欢的或与他沾边的人受了欺负,他都会挺身而出,奋力保护。若不是因为意识到自己是个男人,不应该卷入两个女人的争风吃醋中,AB早就跟天使顶牛了。情商低怎么了,智商高比什么都重要!整天在场面上混的AB,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有情商、没智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一味地溜须拍马的家伙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伽罗知道当着AB的面跟天使争辩没有意思,便听话地向厕所走去。

]3 `. u7 p* T. |' |/ f. y, S8 D

等伽罗真把那点尿都倒腾干净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这时天使和伽罗都死活不让AB走,天使还有两个理由挽留AB,一个理由是明天AB可以把伽罗一块带回去,这样她自己就不用再跑一趟了。另外一个理由就是疲劳驾驶不安全,有可能被吸毒者侵袭。最终AB答应留下来了,但是让他留下来的原因却是他对伽罗的歉疚和心疼。他知道要不是自己以前太多的躲闪,今天的伽罗也不会这么紧张和激动,自然她也就不会遭受这份折磨。以前他对她真的太吝啬了,她理应得到应该属于她的温柔。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