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十九章

【十九】

两个女人在一起,你就收拾不了场面,现在三个女人了,你还怎么过日子?

一方面,受一个你瞧不上眼的余建芳领导,一方面,年轻漂亮的女研究生比着你,

两头一夹,不把你夹死才怪。

·【十九】

赵军走后,宣传科正科长的位子却一直空着,组织上同时在考察万丽和陈佳。一方面,万丽的心似乎早已经凉透了,康季平也一再让她彻底丢掉幻想,另一方面,她还始终抱着一线希望,还存在一点侥幸心理,一直还在等待,但稍有风吹草动,却又心慌意乱,这一阵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

一天万丽和陈佳一起走在机关大院,迎面跑过来一个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本书,恭恭敬敬地交给万丽,说,万科长,我是统计局的小刘,喜欢写写弄弄,业余创作,最近出了一本书,请你指正。书交到万丽手里,脸一红,就跑了。万丽还没来得及打开书看一看,陈佳说,你认得他?万丽说,不认得。陈佳说,咦,那他怎么就不送我一本?瞧不起我嘛。万丽说,不会的,可能因为你刚来不久,他不知道吧。万丽打开书看了看,说,噢,原来是系友。书的扉页上写着:万丽学姐指正。陈佳这才吁了一口气,说,我说呢。她们边走边说话,机关一位绰号“管家婆”的男同志从后面追上来,说,两位才女,连个子都差不多高嘛,从后面看,像双胞胎啦。陈佳笑了笑,指了指万丽的鞋,说,她穿的高跟鞋,我是平跟鞋嘛。陈佳这一说,万丽心里又愣了一下,立刻就从陈佳身上感受到一股逼人的气息,虽然不明显,虽然是暗藏着的,听起来完全像是随口一说的,就像那天说计部长要带她去厦门出差的口气一样,偏偏万丽能够感受到其中的压迫。只是这一种信息,这一种压力,十分隐秘,别人恐怕是不能体会和感受到的。果然,“管家婆”听了陈佳的话,似乎才恍悟过来,说,噢,那应该你高一点。陈佳笑笑,不言语了。走到宣传部楼前了,“管家婆”对万丽说,万科长,我想跟你说点事情。陈佳就一个人先进去了,留下万丽。“管家婆”说,万丽,你知不知道机关里有两个团?万丽听不明白,问,什么两个团?“管家婆”笑道,丽人团和佳人团呀。万丽一下子明白了,说的就是她和陈佳,不由脸一红,说,你们会编排。“管家婆”说,男同志里边,分成两拨,支持你的,参加丽人团,支持陈佳的,参加佳人团——这本来是开开玩笑的事情,可你的这位同事,很有意思的,前两天我把两个团的事情告诉了她,问她,你觉得我是佳人团的还是丽人团的?她想了好半天,最后说,你是佳人团的。万丽说,这有什么,说明她对你印象好,也说明你平时对她不错嘛。“管家婆”说,可我是参加丽人团的呀。万丽心里一暖,嘴上却淡淡地说,那我要谢谢你啦。“管家婆”说,你没听明白,关键不在这里,好玩的是她站在那里考虑这个问题时的模样,实在是装模作样,其实她心里明明百分之百认为我是佳人团的,但偏偏做出考虑再三才作出最后判断的样子,让我暗暗笑痛了肚子。万丽方才明白,什么别人不能体会,什么别人感受不到,人家的体会和感受深着呢,准着呢,恐怕她和陈佳之间的一点一滴,机关里的人都时时刻刻敏感准确地把握着呢。

万丽进来后,陈佳说,“管家婆”和你说什么呢?万丽含糊了一下,本来想混过去不说了,但陈佳却不肯放过,说,“管家婆”有没有结婚?万丽说,早结婚了。陈佳说,那他老盯着我干什么?万丽说,他跟我说丽人团和佳人团的事情,你听说过吗?陈佳淡淡地一笑,没有回答。

关于宣传科科长的位子,最早的消息,是伊豆豆透露给万丽的,那是初春一个星期天的早晨,万丽刚刚起来,还没刷牙洗脸,伊豆豆就来敲万丽的门,万丽一开门,看到伊豆豆灿烂的笑脸,敏感的她忽然心里一惊,紧接着心就乱跳起来。伊豆豆注意到万丽的表情,立刻收敛起笑容,说,万丽,你可能误会了。万丽的心一下子又掉落下去,几上几下,已经弄得魂不守舍了。任凭着伊豆豆自顾自跑进她的家,自己拿出拖鞋换上,自己倒水泡茶,她只会呆呆地看着伊豆豆。伊豆豆说,早上吃的大饼油条,口好干,让我喝饱了水再说。万丽说,你干什么,今天是星期天,一大早跑来干什么?你有什么事情,不能打个电话吗?伊豆豆喝饱了水,才说,这么大的事情,打电话太不够重视了。伊豆豆看万丽要问什么,抢先摆了摆手,说,我问你,你是不是一直觉得陈佳要接赵军的班?万丽不知如何回答。伊豆豆说,如果陈佳真的接赵军的班,你会怎么样?万丽说,我不想和你谈这个。伊豆豆说,你这一阵,是不是一直在祈祷,宁可自己不当,也不愿意陈佳当,要活一起活,要死也一起死。万丽说,你说话老是这么刻薄干什么?伊豆豆说,万大小姐,我是关心你,不识好人心。好啦,不跟你兜圈子,再兜圈子你要跟我急了,万小姐,你如愿以偿了。万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急急问道,你说什么?什么意思?伊豆豆说,咦,我说了呀,你如愿以偿嘛,就是说,你和陈佳,谁也别妄想了,有第三者来当你们的正科长。万丽事先虽然也想到过可能有这样的结果,但毕竟心思都用在陈佳身上,把这一种可能性给放在一边了,现在真的出现了这样的结果,一时反倒不能接受了。脱口问伊豆豆,你听谁说的?又是小道。伊豆豆说,我听谁说的,我要告诉你吗?你爱信不信。万丽说,是你们秦局那儿来的消息吗?伊豆豆说,呸,他就算有消息,我还不乐意听呢。万小姐,你也别打听那么多,反正我告诉你,昨天晚上,这第三者本人,已经被谈话了,这还能有假?要不,我会今天一大早来搅你的清梦?万丽深知伊豆豆在机关一直是个灵通人士,她完全相信她的消息来源可靠,不由问道,是谁?伊豆豆说,你的老搭档——余建芳。万丽大吃一惊,更是大大出乎意料,万万没有想到,余建芳又回来了,组织部的科长调到宣传部当科长,看起来也是平调,但实际上到底降了多少,大家心里有数。万丽脱口说,不可能啊,余建芳犯错误了吗?伊豆豆说,是余建芳自己要求到宣传部的。万丽更不解了,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伊豆豆说,这就要问她自己了。反正我已经在第一时间把消息报告给万大小姐,我的任务完成了。万丽千头万绪,一时不知往哪儿想了,愣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伊豆豆说,万小姐,你倒是说话呀,这个消息对你,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呢?万丽摇了摇头,她说不上来。伊豆豆说,你说不出来,我替你说,在这个消息到来之前,你认为这样的消息对你是上上签,可一旦真是这样的结果了,你心里又不平了,又失落了,明明本来应该是我接任赵军的嘛,偏偏还要弄个人来,不是委屈我了吗?万丽说,你都知道。伊豆豆道,不光知道你,我也知道陈佳,陈佳的想法也和你差不多。万丽道,你也已经告诉陈佳了?伊豆豆道,万小姐,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万丽说,你说你是什么人呢。伊豆豆说,至少我还是个比较谨慎的人吧,我又不了解陈佳,我怎么敢跟她说这些话,不怕她卖了我?万丽说,那你不怕我卖了你?伊豆豆说,也怕呀,但是谁让我对你感情那么深。万丽道,你尽管花言巧语。伊豆豆说,好啦好啦,万小姐你就别贪心不足啦,要是上了陈佳,你不是还得过日子。万丽仍然想不通,说,前一阵看部里的气氛,我一直认为肯定是陈佳了,从计部长到部里上上下下,对陈佳的态度都是一致的,陈佳自己也已经志在必得了,说话的口气都变了,为什么最后不是陈佳呢?伊豆豆说,为什么我可说不出来,我又不是计部长,但有一点,你大可放心了,说明陈佳并没有什么好的背景。上次为房子的事情,我还以为她有什么大靠山,现在看起来,比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就大可不必如临大敌了,放松一点吧。万丽说,对这个结果,陈佳也会觉得意外的。伊豆豆说,说实在的,一听说有第三者去当你们的科长,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又有一颗重要的棋子要落下了,至少这颗棋子比你和陈佳都重些,后来知道是余建芳,又知道余建芳是自己要求调宣传部,我也无话可说了。好啦,我要走啦,金美人还等着我陪她上街给她女儿挑毛衣呢。万丽说,你就是这个命,从前是陪许大姐,还得贡献自己喜欢的豆绿色,现在又是金美人。伊豆豆说,万小姐,你要注意,你的嘴巴也越来越刻薄,这一点上,你不能向我学习。万丽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伊豆豆说,我早就告诉你,我吃亏就吃在这张嘴上,不过,我早认命了,你不一样,你前途无量,就得管住自己的嘴。走到门口,伊豆豆又回头说,不过万小姐,你虽然过了这一难关,但你那地方早晚不是你待的地方,你想想,两个女人在一起,你就收不了场面,现在三个女人了,你还怎么过日子?一方面,受一个你瞧不上眼的余建芳领导,一方面,年轻漂亮的研究生比着你,两头一夹,不把你夹死才怪。

伊豆豆走后,孙国海从卧室里出来,问道,伊豆豆一大早跑来干什么?万丽本来不想理他,但到底还是没有忍得住,说,余建芳又回来当我们的科长了。孙国海像是听不懂,愣了一会儿才说,什么意思?万丽说,没什么意思,我和陈佳谁也没当上。孙国海说,什么组织部,什么水平,瞎了眼的。万丽说,你怎么这么说话?孙国海说,我就这么说话,凭你的水平和工作能力,哪点不够当个正科,凭什么还要从外面弄个人进来?我就看不惯。万丽说,我心平的。孙国海说,你平我不平,机关怎么可以这样瞎搞?几句话说出来,万丽又不中听,赶紧说,今天星期天,不说工作的事情了吧。万丽心里惦记着要给康季平报个信,问孙国海,今天没有朋友约你出去?孙国海笑嘻嘻地说,有,有好几拨呢,但都给我回了,我星期天要陪老婆了。万丽说,我不要你陪,你还是去吧。孙国海说,我知道你生我的气,我今天一天都陪着你,你要到哪里我就陪你到哪里,你要是不想出去,我就在家陪着你。万丽哭笑不得,只得说,我有点事情出去一下,但不要你陪,你把家里的玻璃窗擦擦干净。孙国海说,遵命,不光擦玻璃,还要做一桌子好饭好菜,等你回来吃。

万丽出来,到小店的公用电话上,给康季平打了寻呼,就站在一边等他的回电,没想到用电话的人很多,她只得往旁边靠了靠。就听到店里的一男一女在议论,男的说,这个女同志好像蛮面熟的。女的说,机关小区里的嘛,天天进进出出,怎么不面熟,她先生我也认识的,人高高大大,很热情的。男的道,噢,你一说起我也想起来了,他先生每次来买东西,都给我派香烟的,是好客气,是不是那个人,姓孙?女的道,是他。男的道,哎,对了,他好像有个大哥大的。女的声音也奇怪起来,哎,对了,有一次我问他怎么不来打电话了,他告诉过我,他家装电话了,那就奇怪了,既然家里装了电话,先生又有大哥大,为什么还要跑到我们这里来打寻呼?男的“嘘”了一声,下面两个人的声音就轻了,轻到万丽想听也听不见了,心里就有点发虚,差一点想逃开了,但这时候电话铃响了起来,万丽赶紧接了,正是康季平。康季平说他带了儿子在城东公园玩,问万丽愿不愿意过去找她,万丽犹豫了一下,说,你玩吧。就挂了电话。

万丽转身往回去,但走到离家不远的时候,忽然又转了身。康季平像一块巨大的磁铁,隔那么远,还是那么强烈的地吸引着她,她两脚不听使唤地要往城东公园走,要去寻找他、见他。

到了城东公园,果然在湖边找到了康季平。康季平正带着儿子准备登船游湖,看到万丽过来,康季平赶紧招手喊,万丽,在这里。万丽心里有点别扭,但还是过来了,抱了抱康季平的儿子康小乐,奇怪的是康小乐跟她有一种自来熟天然亲,小脸紧紧地贴着她,亲亲地喊了一声阿姨。康季平笑着说,你看看,这么小,就知道喜欢漂亮阿姨了,跟我都没有这么亲热。万丽想笑,却笑不起来。康季平说,怎么,人都走到这里了,心里还别扭?恨自己不争气,恨自己怎么重新又要上康季平的贼船,是不是?万丽说,是。康季平说,上吧,你早晚得上,我们边游湖边说话。万丽说,要不,你们先游湖,我在这里等你们。康季平说,也好。就抱了儿子上船,哪知康小乐不乐意,一定要万丽上船,万丽不上船,他就不肯走。康季平道,万丽,你就上来吧,这也是天意,康小乐头一回见你,就这么亲你,有什么办法?万丽也觉得自己不应该跟一个五岁的孩子过不去,就上了船,她抱着康小乐,康季平划船,一会儿,船就划远了。万丽默默地坐着,望着波动的湖水,心里一阵一阵地荡悠着。康季平说,你们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万丽说,什么事情,你听说了什么事情?康季平说,余建芳去当你们的科长。万丽说,你怎么都知道,你是不是在机关里埋了密探间谍?康季平笑道,那当然,要不然我怎么关心你?连你的情况都不知道,两眼一抹黑,关心都是空的了。万丽说,我想了想,既然是这样的结果,研究生我也不想念了。她怀里抱着康小乐,心里却想着丫丫,不由得说,再过几个月,丫丫也该接回来上幼儿园了,到时候,我就没有那么多空闲时间了。康季平说,你现在说不读也来不及了,金老师的两个名额都已经批下来了。万丽说,怎么可能,我还没参加考试呢。康季平说,如果要你和大家一样参加考试,还要我干什么?金老师收的两个学生中,就有一个是免考生,我替你争取到了。万丽说,免考生?那要什么样的条件才够得到?你怎么做得到?康季平说,反正已经争取到了,你就别多管了。康季平见万丽心事重重,笑道,别胡思乱想了,我不会犯错误的,再说了,我没权没钱,要想犯错误也犯不起来。但做了这件事情,却有一个好处。万丽说,什么好处?康季平笑着,没有回答,康小乐却插嘴说,爸爸就不用吃药了。康小乐这话说得没头没脑,万丽听不懂,疑惑地看着康季平,问道,小乐说什么,什么不用吃药了?康季平说,小孩子的思维,大人跟不上的。虽然康季平说得很顺溜,没有丝毫犹豫,但是万丽还是隐约感觉他好像在搪塞什么,只是她没有追问下去。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