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第二十一章(2)

万丽电话打过去,伊豆豆已经睡下了,接了电话,还没听到万丽的声音,就气冲冲地说,你怎么又打来了?万丽说,你以为我是谁?伊豆豆这才说,是万丽啊,这么晚了,捣什么乱?万丽说,怎么,心情不好,跟小何吵架了?伊豆豆说,他出差了,不在家。万丽其实已经感觉到伊豆豆刚才那样的口气不是冲她丈夫小何发的,但此时万丽自己的事情要紧,也顾不上关心伊豆豆了。就说,伊豆豆,麻烦你个事情,明天你请个假,陪我去一趟香镜湖。伊豆豆说,去香镜湖干什么,你什么事?万丽说,你睡吧,明天早晨告诉你。伊豆豆说,你不说清楚什么事,我怎么跟你走,万一你是去走私贩毒、拐卖妇女儿童呢。万丽说,去你的,今天不方便说。伊豆豆一时间忘了自己的麻烦,兴致起来了,说,噢,有事情要瞒着孙国海啦,新动向,好现象。万丽说,你废话那么多,到底答应不答应,不答应我不求你,我找别人。伊豆豆说,这种打掩护的事情,你找得着别人吗?万丽拿伊豆豆没有办法,这家伙脑子实在太灵。

第二天一大早,伊豆豆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孙国海接了,听出是伊豆豆,正要叫万丽接电话,伊豆豆却说,孙国海你接也一样,我和万丽一会儿要去香镜湖,住一晚上,你告诉万丽,让她在家等我,我车子过来接她,就挂了电话。孙国海告诉了万丽,就安安心心地上班去了。

伊豆豆果然叫了出租车来接万丽,一见万丽,就说,万小姐,孙国海那儿,我替你说了你说不出口的话,怎么感谢我吧?万丽确实感激伊豆豆替她解围,但嘴上却说,我感谢你干什么,自己不会说?伊豆豆道,得了吧你,你当着孙国海的面别说说出“叶楚洲”三个字,就是想到这三个字,你都会脸红心跳了,孙国海又不傻,就算他傻,再傻的男人在这方面都不傻的。万丽说,你怎么知道是叶楚洲请的,伊豆豆说,我是干什么吃的,你昨天晚上电话一来,我就猜到这一着了。万丽从伊豆豆话中听出些意思,赶紧板了脸说,伊豆豆,你别瞎想,更别瞎说啊,我跟叶楚洲没有什么啊!伊豆豆说,咦,我说你和叶楚洲有什么了吗?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就你这样子,你们孙国海能不怀疑你?万丽说,我又不做亏心事,怕他干什么?出租车司机是个快活的中年人,听她们说话,也插上来说,怎么,有第三者啦?万丽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说,你信她这张嘴!伊豆豆高兴得大笑起来。万丽等她笑够了,忽然说,我有件事情想不明白,昨天晚上计部长怎么会在叶楚洲那里?他们当初不是吵了架,叶楚洲才走的吗?伊豆豆说,此一时彼一时也,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你知不知道叶楚洲这次回南州干什么来的?万丽心里一跳,说,我不知道。伊豆豆道,不知道就慢慢看吧。万丽说,你知道?伊豆豆道,你真当我是神仙呢,叶楚洲又没有找我密谈,我怎么会知道?万丽脸一红,说,你说什么呢?伊豆豆又得意地笑了,说,不说了,不说了,再说下去,万小姐的脸皮都要破了。

她们到了南都大酒店,叶楚洲已经在一楼大厅里等候了,一眼看到万丽和伊豆豆一起进来,眼睛里掠过一丝不快,但稍纵即逝,就笑着迎上来,和伊豆豆握手。说,伊豆豆,你也来啦?伊豆豆毫不客气地道,叶总大概没有想到我会来,也不大欢迎我来参加吧?叶楚洲笑道,伊豆豆,你还是老脾气。伊豆豆说,是呀,我哪比得上万小姐,有涵养,有风度,有——万丽说,好了好了,你少说两句就烂舌头啦?伊豆豆说,叶总你看看,万丽可不是时时刻刻都有涵养的啊。正说笑着,叶楚洲的几个朋友也到了,一一介绍后,走出酒店大厅,发现车都已经等候在门口。万丽原以为是一辆面包车,不料都是小车,共有四辆,很威风,像个首长车队了。万丽正犹豫着,伊豆豆往停在前头的那一辆车走去,边走边回头向万丽挥手说,万丽,香镜湖见。万丽来不及地“哎”了一声,伊豆豆已经和那边车边的两个男士说笑起来,好像是多年老友了。这边叶楚洲说,请吧,万丽,伊豆豆顾她自己了,你还是上我的车吧。万丽只得上了车,心里觉得怪怪的,好像所有的人都胸有成竹,包括伊豆豆,就她自己心慌慌意乱乱,也说不清为什么。

叶楚洲车上只有叶楚洲和万丽两人。开车后,叶楚洲说,怎么了,不放心我,还带个保镖?万丽不知如何回答,刚才叶楚洲一见伊豆豆时眼睛掠过的那一丝不快,万丽和伊豆豆都能捕捉到,虽然伊豆豆表现得毫不在乎,但万丽心里多少有点不痛快,也再一次地感受到叶楚洲身上经常不由自主流露出来的某种颐指气使的习性。万丽沉默了一会儿,说,是我邀请伊豆豆来的,事先没有跟你说一下,你是不是觉得我做事情太冒昧、不懂规矩?叶楚洲道,你不是不懂规矩,你是不懂人心,或者是装作不懂。这话说得再明白不过,叶楚洲的意思,是希望万丽一个人来,不希望伊豆豆夹在中间。万丽心里有些别扭,脸色不由自主地沉下来。叶楚洲却笑了起来,说,万丽,你可能误解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说你不懂我的心思,我是说你不懂伊豆豆的心思。万丽吃了一惊,实在不能理解叶楚洲的话。叶楚洲说,慢慢看吧,看了你就明白。这话和伊豆豆说的几乎一模一样。万丽隐隐约约觉得,他们都是在做同一件事情,他们都是心中有数,只有她一个人是蒙在鼓里的。

叶楚洲拿出一份资料,交给万丽,说,你看看,这就是我们去香镜湖的目的。

资料的第一部分,是南州周边的几座城市开发旅游的情况统计和未来经济收入的论证。万丽有点看不明白,抬头看了一眼叶楚洲,叶楚洲指了指窗外,说,南州的自然条件不比别的地方差,就说一个香镜湖,就是人家无法比的,但为什么南州的旅游一直搞不起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旅游设施太落后,硬件跟不上。万丽这才明白过来,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叶楚洲又说了,我这次回南州,就是想看看香镜湖有没有条件搞房地产投资,根据我对香镜湖的考察了解,在香镜湖边搞一个五星级的度假旅游宾馆,是一举几得的好事情,要是搞成了,对南州可是一大贡献啊。万丽说,怪不得计部长昨天也去看你了。叶楚洲直摇头,说,万丽,你以为计部长是因为我对南州有贡献才来看我吗?万丽等他说下去,但叶楚洲却不说了,换了个话题,说,你知道行管局张汉中这个人吗?万丽说,我知道一点,伊豆豆跟我也说起过,机关大家对他也有议论,他是南州市机关最早的官商,也是市里的一个典型人物,一个有争议的人物。叶楚洲说,这就对了,据我了解,整个南州市,到目前为止,开始动香镜湖脑筋的人,也就他张汉中一个,这可是个有眼光的人物,他早已经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事情,只可惜,没有实力。万丽忽然说,这样说起来,伊豆豆是张局长让她来的?叶楚洲说,我说过,你慢慢看就会看懂的。万丽一时竟说不出来话了。叶楚洲说,我原先并不太了解这个张汉中,我在政府的时候,他就在行管局了,从底层干起,一直默默无闻的,怎么忽然一下子就开了窍,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万丽说,张局长这个人,历来很低调,不张扬的。叶楚洲侧身看了万丽一眼,说,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很张扬?万丽道,这是个性问题。叶楚洲说,这倒是的,是个性问题,不是职业问题。但也许有不少人都觉得,经商的人,发了财,就财大气粗,就张扬起来了,不成功的时候,你张扬一点人家觉得你是个性,凡成功人士,张扬了,就是人品问题了,是不是?万丽点了点头,说,是有这样的想法。叶楚洲说,你在机关时间也不短了,你知不知道张汉中有什么背景?万丽说,我不太清楚。叶楚洲说,伊豆豆没和你说过?叶楚洲这么一直问下去,万丽心里就很不舒服,闷了一会儿,说,对不起,这些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叶楚洲却没有注意到万丽的情绪,自顾自往下说,如果没有什么背景,香镜湖的开发权怎么会被他拿去的?万丽忍不住说,你刚才不是说,全市也唯有他一个人想到了香镜湖?叶楚洲说,我说的唯一,是在官商范围内,这件事情,伊豆豆从来没有跟你说过吗?这之前,围绕香镜湖的争夺大战,已经暗中斗了大半年了,但都是像我这样的外来资本在抢夺,最后却落到了张汉中手里,仍然捏在政府、捏在党手上。万丽说,既然已经落入别人手中,你不是来迟了吗?叶楚洲说,不迟,张汉中他拿在手里也没有用,他没有钱,等他筹够了钱再开发,南州已经落于别人之后一大段,赤脚追怕也追不上了,他南州市委能不着急吗?万丽说,是平书记请你来的?叶楚洲苦笑了一下,说,要是平书记请我来,我还用得着这么费心机?万丽也脱口说,也用不着带上我这个莫名其妙的人了。

话说到这里,万丽才算是彻底明白过来,果然是人人清醒,人人有方向,唯独她糊里糊涂,车都快到香镜湖了,她仍然不知道叶楚洲要她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到了香镜湖,车队停下来,前头和伊豆豆坐一辆车的吴经理下车,走到叶楚洲车前,问道,叶总,香镜湖这边,只有一家小旅馆,连空调设施都没有,我们住不住?叶楚洲说,这么热的天气,没有空调怎么住?附近还有没有其他地方?吴经理说,只有里和县委招待所了。叶楚洲说,那就住县委招待所。车队又往前行,不一会儿就进了里和县的县城,找到县委招待所一看,条件也不怎么样,房子都很旧了,但好歹最近给装上了空调,一行人勉强住了进去。万丽和伊豆豆住一间,伊豆豆情绪很高,哼哼呀呀地唱着,把空调打开,又拨弄了半天。万丽冷冷地看着她,伊豆豆说,万小姐,你别这么看着我,我身上发冷。万丽说,伊豆豆,一路上你的事情谈得怎样了?伊豆豆没事似的说,跟姓吴的谈有屁用,他又做不了主,早知这样,我就挤到你车上了。万丽说,我应该让你。伊豆豆说,那也用不着,我要和叶楚洲说话,瞒任何人也不瞒你。万丽说,你是不会瞒我,你跟我关系多铁。伊豆豆仍然嬉皮笑脸道,万小姐生气啦,跟你开开玩笑的,叶楚洲的车我怎么敢坐,轮得着我吗?万丽说,不是坐车的事情。伊豆豆说,那就是开发香镜湖的事情,我是没有告诉你,但不告诉不等于是瞒你呀,你和这事情有关系吗?我告诉你干吗?万丽阴冷冷地道,我还以为你是陪我来的呢。伊豆豆说,你想得美,我单位的事情忙得恨不得脚都要掮起来,哪有时间陪万小姐出来赏景调情啊。万丽说,我要真是想调情,还请你来干什么,我喜欢电灯泡?伊豆豆道,遮人耳目吧,我不来,你孙国海那里怎么交代?所以你得了吧,也别生我的气啦,我们是互相帮助,姐妹情深。万丽气得不轻,站起身来就想往外走,却听得伊豆豆在背后笑,说,这么沉不住气,还想混出个模样来?你这小姐脾气,别说官场,商场也一样容不了你。万丽冲道,我要谁容了?你稀罕,我不稀罕!伊豆豆说,我看得出来,叶楚洲是很喜欢你,虽然他也是利用你,但喜欢你也是真的。万丽说,他怎么利用我?我有什么好利用的?伊豆豆说,到现在你还没弄明白,真是个榆木脑袋,你不想想这香镜湖在谁的地盘上,里和县,你忘记了,谁在这里当领导?万丽心里猛的一惊,一个久违的名字跳出了脑海:向问。

叶楚洲请出万丽,就是冲着向问来的。向问在里和县主抓经济工作,叶楚洲要想在香镜湖干一番大事业,没有县里各方面的支持,是很难做成的,不说这块已经被张汉中抢在手里的宝地,就算叶楚洲能够从张汉中手里再抢过来,或者合作干起来了,光就水电之类配套设施,县里卡你一下,你就活不了死不得。但是向问的难说话,是众所周知的,几乎铁板一块。叶楚洲思前想后,最后终于想到了万丽这个秘密武器。

万丽丢下伊豆豆,径直走到叶楚洲房间,进去就说,叶总,我有点急事,要先回去了。叶楚洲说,伊豆豆跟你说了什么?她挑拨我们的关系了吧?万丽说,跟伊豆豆没有关系,是我自己要回去。叶楚洲说,万丽,我承认,我请你来,确实是冲着向问来的,因为这块骨头不好啃,事先我已经做过许多工作,可是滴水泼不进,才想到你,你是他最厚爱的人,我想只要你能来,事情可能会出现转机。万丽说,你们经商的人,是不是都这样算计?叶楚洲说,仅仅是经商的人算计吗?官场上的人不算计,不算计你会有今天?万丽说,我今天怎么啦,我觉得我今天挺好,无官一身轻,没有心理负担,没有负罪感,活得踏实。叶楚洲说,这我相信,但是万丽你要知道,一个人只有真正地进步,不停地进步,心里才会真正地踏实起来——万丽打断他说,叶总,我没有时间跟你讨论人生的哲学,我走了。叶楚洲说,你也不用走了,因为向问已经走了,你不必害怕见到他。

叶楚洲一直是和向问的秘书小邹联系的,直到昨天晚上,小邹还跟叶楚洲保证,向问明天肯定在家,肯定到场。叶楚洲说,小邹,如果方便,你可以跟向书记说,明天会有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到来,向书记一定会喜出望外的。今天早晨出来时,叶楚洲又特意打了小邹的电话,再次确认不会扑空,才上了路。哪知他们刚到招待所,小邹的电话追来了,说向书记刚刚出发,上北京跑资金去了。

万丽一颗紧张的心,才渐渐地放松了下来。她不是不想见向问,自从向问离开市机关,这几年中,万丽只是远远地见过他两次,都是在全市的干部大会上。在大会堂里,他坐在里和县的区域里,穿着县委干部们穿的灰土的西装,平平静静,面无表情。散会的时候万丽曾拖拉着脚步,希望能够遇上他,能够向他问个好,哪怕点头致意一下,但向问总是随着自己县里的同志,走在人群中间,目不斜视地往前走,根本就没有注意等在道旁的万丽。他走过之后,万丽的心总是空落落的。万丽其实非常想念向问,也很想见到他,但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时候,更不应该是这样的原因。一直到叶楚洲说向问已经离开里和县,她才渐渐地安心了,逃跑的念头也渐渐消失了,但脑子里还是一片混乱。听得叶楚洲说,这个向问,果然不好对付,现在看起来,只有先把目标对准张汉中,先把张汉中拿下了再说。万丽说,叶总,既然向书记不在家,我也就没有任务了吧?叶楚洲说,你说哪里话,你本来就没有任务,你又不是我的下属,你是我的朋友嘛。万丽笑了一下,说,你和伊豆豆都说过,有些事情要慢慢看,看了就懂了,我就慢慢看吧。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